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心禁锢(ACOME肉文全集)

第 3 部分阅读

    “是我疏忽了,下次,哼,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再有机会从我手里带走她。”

    “下次?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聂仁凯的话还没说完,房间的门被踢了开来,刚刚才新鲜出炉的父亲带着一大帮的保镖冲了进来,他看见聂仁旋抱着我的腰上了直升机,“倾心……”他大声喊着我的名字……

    聂仁凯也快速抓住了绳子上了直升机,底下的呼喊声被直升机的轰轰声所掩盖,我裹着他们丢给我的毛毯,恐惧地看着他们,依我这两年来对他们的了解,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我……

    果然……

    “他有没有碰过你?说!”聂仁旋朝我吼道。

    “没……没有……”我拼命地摇着头。

    “没有?你敢说没有?”聂仁凯虽然不像他弟弟表现出的那么激动,可是他冷冰冰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让我从头冷到脚,我甚至宁愿他和他弟弟一样发火……

    他扯掉我裹在身上的毯子,看见我胸前那一个个的红印,他一把抓着我的头发将我拉向他,大手残暴地抓住颤抖的雪乳揉捏,“这些怎么来的?你自己吻的?”

    “不,痛……”胸上和头皮上传来的疼痛让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争先恐后地涌出了我的眼眶,怎么止都止不住!

    聂仁旋拉开我的双腿直到最大,让羞花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中,他伸出两根手指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埋入我的***xue中,没做任何停留地快速抽动了起来……

    “我再问你一次,他有没有碰过你?”

    “真的没……啊……”聂仁旋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我痛苦地看着他……

    聂仁凯解开了他的裤子,我感觉到他的欲望正顶着我的菊蕊,他扣着我的臀一个用力,撕裂的疼痛可怕地从结合的地方蔓延开来,我痛苦地想尖叫,可是被掐住的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开始快速地移动起他的分身,粗鲁蛮横地抽出进入,那野蛮的撞击,脖子上的压力让我的生命力逐渐流失……

    “你一件衣服也没穿,你敢说他没有碰过你?”聂仁旋每说一句,他手上的力道就加强一分,胸腔因为没有氧气的供给正剧烈地疼痛着,我的视线朦胧了,从他的眼神里,我知道他是真的想杀了我……

    我一点也不想反抗了,死,或许真的很可怕!但是,这两个比魔鬼还恐怖的男人绝对比死可怕上百倍不止……

    “你才到法国没多久就勾搭上男人,我们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找了很多男人?你给我们带过多少顶绿帽子?你说……”后面的话我再也听不见了,无尽的黑暗将我笼罩……

    恍惚中,我似乎回到了小的时候,妈妈抱着我坐在摇椅上,唱着童谣,讲着童话,讲着那个男人带给她的爱情,带给她的酸甜苦辣……

    “没用的东西,都这么多天了,她怎么还没有醒?我警告你,要是她醒不过来,你就得陪葬……”迷迷糊糊中好象听到了聂仁旋的咆哮声,我很气愤,气愤他居然连我死了都还不肯放过我!

    “二少爷,倾心小姐她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事了,照理说她应该早就醒了……”是王医生的声音,他是聂家的家庭医生,也是聂家所开的那家综合医院的院长。他怎么也在?莫非他也被那两兄弟折磨死了?

    “那为什么她还不醒?”是聂仁凯的声音,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焦急,他在担心谁,我吗?

    “或许是小姐她自己不想醒来!”

    “什么叫她自己不想醒?”聂仁旋又在咆哮了,好吵!

    “病人受了太大的刺激,所以选择昏迷来逃避现时……”

    谁逃避现实?说我吗?

    “你……”聂仁旋又想骂人了,可是这次聂仁凯却打断了他。

    “旋,够了!”他先阻止了他弟弟继续发彪,然后对王医生说,“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醒来?”

    “这……”

    他们叽哩呱啦的真的好烦,吵得我都不能安静地死了,我再也忍受不了,于是我开口道“你们好吵……”

    “女人你醒了?”聂仁旋的声音中充满了兴奋和喜悦,他抓起了我的手,“该死的我不准你再睡了!听到没有?”

    “好吵……”喉咙好疼,像无数的针在刺一样……

    “好好好,我们不吵你,但是你不能再一睡不醒了哦……”

    ……

    我终于还是没有死成,但是,我的心却留在了永远的黑暗中。

    “为什么不吃东西?”聂仁凯冷酷的声音已经影响不了我了,死过一次的我还有好什么好怕的?

    “回答我!”他捏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扳了过去面对着他。“你在抗议吗?”

    我别开眼,我就是不想活了,我就是不想再当他们的玩具,他们能拿我怎么样?

    “你……”聂仁旋见我连话都懒得和他们说,火气又不由地窜了上去,最好气得他再掐死我一回!

    “你不吃也得给我吃!”他掰开我的嘴将硬稀饭从我嘴里罐了进去,几天没吃东西只靠营养针维持生命的我根本就没有力气反抗,流到气管的粥让我剧烈的咳嗽起来,我趴在床边呕吐着……

    “你到底想怎么样?”聂仁凯拍着我的背,语气也放柔了!

    我搁开他的手,倨傲地看着他,“我想死!”沙哑到不像话的声音,这正是他们的杰作!

    “你……”他火了,第一次,他不再表现的若无其事,不再冷漠地酷着一张俊脸,“随便你!旋,我们走!”

    聂仁旋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却被他哥哥拖着出了房门。

    刚才的争执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我趴在床上,默默地掉着泪。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再也承受不住了,原谅我,我等不到和你团聚的那一天了!”身体那样肮脏的我就算不自杀,也是上不了天堂的吧!那么,就允许她脆弱最后一回吧!

    心禁锢 正文 第12章

    章节字数:3367 更新时间:08…11…21 21:04

    “倾心,倾心……”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叫我,我困难地张开了双眼。

    “吴妈……”一看见那张慈祥的脸,我就委屈地直想哭。

    “别哭别哭,我在这……”她轻柔地扶起我,在我背后加了个枕头,“你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来,少爷他们亲手给你熬了一碗粥……”

    我的视线越过吴妈,只见聂仁凯手上捧着一碗粥,两兄弟低着头不敢看我,就好象是做错了事等待惩罚的小孩一样。

    “我不想吃!”特别是他们做的东西。

    “别这样,倾心,你总不吃东西那怎么行,何况……”她顿了顿,“两位少爷打小就没煮过任何东西,为了熬这碗粥,他们吃了不少苦啊!”

    哼,又没有人逼他们,说得好象有多委屈似的!虽然我心里这么想,但是我的视线还是不由自主地停在了他们惨不忍睹的手上。

    聂仁凯的十根手指根根包得比萝卜还要粗,聂仁旋更夸张,居然连脸上都贴着纱布。他们这是做什么去了,打仗吗?

    “凯少爷为了切萝卜,你看看,萝卜没切好,到是先把手指全切伤了;旋少爷居然会被粥溅到,那张俊脸都毁了……”

    那关我什么事?我被他们折磨得更惨!

    “最重要的是,要是再让他们进一次厨房,我保证,这个家很快就会被烧了。”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我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死了算了,怎么可以因为他们为我做了那么一点点的小事就改变心意呢?

    “女人,你……你吃点吧……”聂仁凯将粥端到我面前。

    “就……就算是我们不好好了,你犯不着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聂仁旋坐到我床边。

    奇了,他们居然会向一个玩具道歉?

    “女人,你在想什么,再不吃就凉了……”聂仁凯舀起一勺粥吹了吹,然后拿到我的嘴边。

    “最多我们答应你以后不会那样对你了!”聂仁旋带着一丝焦急地看着我。

    说实话,我也希望自己能争气点,有骨气一点。可是当我看见他们为了让我吃东西而弄得自己受伤的时候,我居然有那么一点点的感动,有那么一点点的心疼,然后,我的嘴好象有自主意识般地张开了,好让聂仁凯将粥送入我的嘴里……

    所以说人绝对不能妥协,因为你妥协了一次就会妥协第二次,有了第二次,第三第四第五次也就会接踵而来。

    从来没想过事情会演变到现在这种情况……

    诺大的床大约能容纳5、6个人,此时我和那两兄弟正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不是因为我终于打算和他们打上一架,看能不能凭借打赢他们而换取我的自由,而是从那天我肯吃东西开始,他们就很懂得利用我心软的弱点,不但打破我的坚持,让我每天都乖乖吃东西,更离谱的是,今天他们终于如愿再次将我拐到了床上。

    “恩……啊……”我跪趴在聂仁旋的身上,高高翘起的臀部被聂仁凯牢牢掌控住,他将头埋在我的双腿间,用力地吸吮着,花汁仿佛泉涌般滴落到床上,将身下的床单弄得泥泞不堪。

    聂仁旋手指把玩着我胸前粉红的蓓蕾,拉扯着已然硬如石子的乳头。他的舌头放肆地在我的口中翻搅,来不几吞咽的口水顺着雪白的颈项而下,流入乳沟间,造成极度淫糜的景象。

    下身的快感让我的脑子糊成一团糨糊,根本忘了什么叫做拒绝。

    “啊……”臀瓣被狠狠地掰开,聂仁凯将粗大的巨龙顶在花xue外。

    “宝贝,你好湿了呢……”说完他毫不留情地将巨大的硬挺往1个多月未经人事的花xue中捅去,痛得我在聂仁旋的胸上流下长长的血痕。

    “小野猫,你是越来越狠了!”聂仁旋被抓得皱起了眉头,然后他加重了把完双乳的力道,娇嫩的蓓蕾在魔掌的肆虐下变得暗红,却也更加的娇媚。

    聂仁凯持续活塞的进入抽出很快就带给我如上天堂般的极乐快感,hua径被无情扩张的刺痛刺激了快感的衍生,让我整个人仿佛在云端飘荡。

    “啊啊啊啊……”我控制不住地放声吟叫,像个荡妇般地随着聂仁凯的撞击而放肆摇摆腰臀。

    “好棒,好紧,啊……”聂仁凯快速地动作着,几乎全部抽出,然后再狠狠撞入,动作几进野蛮。

    聂仁旋坐起身子,将我的头压向他的跨下,暗红的nan根张牙舞爪地映入我的眼帘,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就被滚烫的nan根塞满了整个口腔。

    “倾心乖,用舌头舔它,用力吸它……”聂仁旋仰着头,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或许是激情的旋涡早已经淹没了我的神志,我乖乖地舔弄嘴里的ying棒,甚至在他等不及地抓着我的头发前后抽动在我嘴里的nan根时配合他的动作吸吮着他敏感的男性顶端……

    聂仁凯的冲刺已经到了极限,在一次比一次更加狂野的进击中,他达到了高潮,然后,将所有的精华射入到hua径中。

    我哆嗦着也到了天堂,脑中一片空白,可是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聂仁旋就已经抽出了我嘴里的nan根,让我背对着他坐到他的大腿上,抬高我的臀,将永不满足的欲望之源插入仍然因高潮而不停抽搐的花xue中。

    “不……够了,我不要了……啊啊啊啊……啊……啊……”我尖叫着再度达到高朝。

    “好棒,妖精,好紧……”他不放过我的继续他的进出,手指来到充血肿胀的小核,快速且用力地弹拨它……

    “不……不要了……我要死了……啊啊……啊……”我快疯了,被一波强过一波的快感折磨疯了!

    “你好棒,刚才哥哥的东西还在你里面,滑滑地弄得我好爽!倾心……我的小妖精……哦……”聂仁旋突地将我用力一推,让我趴在床上,用力地进入到我的子宫深处后,将滚烫的热液全数射了进去。

    “啊!……”我叫得喉咙都哑了,持续不断的高潮榨干了我所有的力气!

    可是他们却仍然不肯放过我!

    聂仁旋将我抱起来到浴室,拧开水龙头让热水冲刷着我们,他拉开我的腿让我环上他的腰,然后……

    “不……放过我……我不行了……”再次进入的nan根一下一下摩擦着生嫩的hua径内壁,不堪一再蹂躏的花xue传来阵阵的刺痛,我流着泪哀求他结束激情的折磨。

    “再满足我们一次,我们就放过你!”他说完不等我抗议就封住了我的嘴,将我吻得晕头转向,恍惚中感到有东西顶在后庭外,强烈的压迫感让我想忽视都难!

    不知道什么时候,聂仁凯也来到了浴室,而且还站在了我身后,此时,他正将他的nan根顶在我的菊蕊外。

    “不……”我惊叫出声,难道他们又想要……“啊……痛啊……”还没等我想完,后庭被撕裂的疼痛马上就印证了我的猜测……

    “啊啊啊……”配合着聂仁旋的冲刺,聂仁凯对着后庭一阵狂捣……尖锐的快感伴随疼痛虏获了我,让我只能像个性爱娃娃一样夹在两个男人的中间,仍由他们将我带向天堂,或者——是地狱!

    生活又回到了原点,我依然是那两个男人的玩具!但是,至少他们现在对我的态度不再像一开始的那样轻蔑,那样残暴,这应该算得上是一种安慰吧!

    我每天要做的事除了吃和睡,就是满足他们不知餍足的欲望,就凭我——弱小的女子一个,体力是永远不及那两个男人的,也许我连一个都吃不消吧,所以,白天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拿来补眠的!

    偶尔我会想起那个刚认的父亲,还有——拉菲儿!想着他想占有我时那狂乱的眼神,想着他坚定的宣誓……他——还好吗?他看起来是那样骄傲的人,被人当面抢走想要的女人,他会怎么样呢?会气得想杀人吗?

    其实,我总觉得他和那两兄弟很像,认定想得到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想起他在聂家兄弟带我走前说的那几句话,我的心就一阵乱跳,他……是不是还没有放弃呢?是不是还在想着怎么夺回我呢?

    当然,关于拉菲儿的一切我都只敢在心里想,要是被那两个男人知道我居然惦记着别的男人,我想我一定会再死一次的!

    这天,难得因为月事来他们没有碰我,我白天不至于没有体力做任何事,我让司机王伯把我送到了百货商店,不是为了买东西,只是为了——透透气!

    走进一家店,随便跳了件衣服进去试,看着镜子中娇媚的自己,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该庆幸上天给我的这张脸吗?因为它,我不用工作就能享受到顶级的服务,就像我现在试的这件衣服,恐怕要寻常上班族半个月的工资才能买上一件吧,可是我现在买下它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很幸运了,不是吗?

    刚刚脱下换好的衣服想换上原来那件,更衣室的门忽然被打了开了。

    心禁锢 正文 第13章

    章节字数:2285 更新时间:08…11…21 21:07

    “啊……”我尖叫着抓起一旁的衣服遮掩住只着内衣的身体。“谁……啊?拉菲儿,怎么是你?”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拉菲儿本人!他怎么会在台湾的?他,是来抓我的?我惊恐地盯着那张俊美无寿的脸庞,拉菲儿缓缓地露出一抹微笑。

    “我说过,我会再次得到你的!”说完他扯掉我遮在胸前的衣服,不顾我的捶打将我拉入他的怀里,然后,形状完美的薄唇覆上我的小口……

    “不……不要……”我左右摇晃着脑袋,不想让他得逞,“住手,这里是更衣室,你怎么敢?不……”这家店的店员呢?就这样放任他进来而不阻止吗?

    “外面都是我的人,这次你跑不掉了!”他动作粗鲁地除掉了我身上所有的束缚,低头就将粉色的蓓蕾纳入口中吸吮。

    “住、住手……不……”我拉扯他的头发,他一吃痛就狠狠地咬了一下他口中的蓓蕾,我痛得尖叫起来。

    “这次我要先得到你,谁也别想阻止我!”他抬起头,眼中的势在必得让我心惊,天,这次真的逃不掉了吗?

    “不……不要……”我做着不怎么有用的挣扎,拉他的头发,抓他,甚至咬他,可是,一点用也没有,他仍然固执地吸吮着娇俏的蓓蕾,色情地发出‘啧啧’的吸吮声。

    “不……”胸前传来的快感减弱了我的挣扎。“啊……你……”我不得不承认,他的技巧好到快让我忘了什么叫挣扎。

    他将我抵到更衣室的墙上,旁边巨大的镜子照出我们两个紧紧交缠在一起的身影,暧昧的画面让我的脸像被火烧一样热辣辣的!

    男性炽热的顶端隔着他的西装裤在花xue外轻撞,我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着。

    “不……啊啊……你……放开……”我断断续续地说着,逐渐上升的欲望使我的理智开始迷乱了起来。

    “宝贝,我要你……”抓着眼前跳动的双乳,他加重手上的力道,将乳房挤压、变形,原本雪白的双乳被一条条红指印占满。

    “啊啊啊……”快感占满了整个脑袋,我手抵在他胸前,无意识地做着象征性的抵抗。

    “我等不及了,先满足我一次……”他咬着我的耳垂,在我的耳边低语。

    “不……”闻言我的神志突然有片刻的清醒,我开始继续那无意义的挣扎。

    可是他已经解开了他的裤头,我清楚地感觉到巨大的nan性正顶端压迫花cur,企图将花茎开出一条缝。

    “不要……求你……啊……”粗大的性器毫不留情地贯穿了我,我哆嗦着承受他暴雨般的进击。他没有给我任何适应的时间就开始狂暴地律动了起来,肉体相击的声音,我的后背撞击墙壁的声音,在小小的更衣室里面交织成极度淫糜的乐章。

    “好紧……哦……”他疯了似地将他的硕大一次一次往更深的地方戳去,子宫口强烈的压迫感让我控制不住地吟叫着。

    “啊……啊啊啊啊……啊……”我甩着头,汗湿的头发粘在了脸上。在公众场合做爱的羞耻感,背叛两兄弟的罪恶感奇迹似的让快感比以前更加强烈。

    在他越来越粗野的律动中,我尖叫着达到了高潮,然后,昏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在更衣室了。我坐起身,惊恐地看着周围不熟悉的装饰。我又被虏了?

    “小姐,你醒了?”这时候走进来一个大约14、5岁的小女孩!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我将被子拉到胸前,问着眼前的小女孩。

    “我叫阿碧,是拉菲尔少爷派我来照顾小姐的!这里是少爷的游轮,他要带你去……”

    “你说什么?我们已经离开台湾了吗?”怎么可能?我昏睡了这么久吗?

    “是啊,少爷说是开去爱琴海的,少爷要带你去旅游玩耍啊!”小女孩的脸上带着羡慕的笑容,歪着头看着我。

    我的心一阵悸动,他……要带我去……可是,那两兄弟怎么办?他们要是发现我不见了,不知道会怎样地爆怒?他们会以为是我偷跑?

    “小姐,你怎么了?不开心吗?”阿碧关心地走上前问我。

    “我……”就在我慌乱无措地时候,拉菲尔走了进来。我一看见他,就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抓着他的衣服,着急地说:“你……你让我回去吧,他们要是知道我不见了,会很生气的!我……”

    “不可能!”他不耐烦地打断了我,“我怎么可能让你回去,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你,绝对不可能再将你还给那两个人!”

    “可是……可是……”如果再被他们两个发现她是和他在一起,而且她还和他……后果真的不是她能承受的啊!

    “总之,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他抬起我的下巴,将他性感的薄唇印上我的。

    “不……”我推开他,“你不明白,我不能离开他们的,我……我……”我怕他们的怒气,更甚者,我怕……我怕离开他们!

    “你爱他们?你爱聂家两兄弟?”他忽然发狠地掐住了我的下巴,我疼地眼泪直流。

    “我没有,我不爱他们……”我哭地更加厉害,不知道是因为下巴传来的疼痛,还是……那不堪的事实——我可能爱上了那两个伤害我的男人?

    “说谎!”他将我推倒在床上,“出去!”他对着阿碧吼道,阿碧害怕地跑了出去。然后他转身居高临下地望着我。

    “你是属于我的,你明白吗?”

    “我……”不,我不想属于任何人,我只想属于我自己,我摇着头撑起身子,“我不属于你,我也不爱他们,我只想离开你们,离你们远远的……”让你们再也伤害不到我!

    “你……”他闭上眼深呼吸了几次,“我不会放你走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选择留在我身边,说着,他大步地离开我房间。

    我趴在床上哭着,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再来一个?两个男人伤害她伤害得还不够吗?为什么上帝还要再派一个人来折磨她呢?

    心禁锢 正文 第14章

    章节字数:2513 更新时间:08…11…23 18:25

    我想,我终究拒绝不了那个男人。

    以风车作标志的米其龙士岛是爱琴海群岛的代名词。窄巷、小白屋、或红或绿或蓝的门窗、小白教堂,海滨广场旁白色圆顶教堂不远的几座风车磨坊,更使它成为各岛中的佼佼者。

    波罗斯岛是座风光秀美的岛上山城,山城上点缀着柠檬树和橄榄树的青翠,葱茏中掩盖着清晰明亮的白色屋檐。岛上的建筑以白色为主,式样古拙,在白墙的氛围中不时透出烂漫的花丛,云涛海浪中,一条石板铺就的甬道蜿蜒而上,渐行渐远,延展到了历史记忆的深处。

    暮色黄昏,五色斑斓的船只在壁立的白色城市下面扬帆待行,令人想起了阿伽门农的舰队。远眺伯罗奔尼撒半岛,哪里是温泉关?哪里有列欧尼达斯和他的三百勇士?

    太多太多以前只能在书上、在电视上看见的世界是那样真实地展现在我的眼前,身旁的他强势地拥着我,在无可奈何的同时却隐约让我感受到了一点点的关爱,一点点的不同于那两兄弟的对待。

    如果我曾经恨他强硬地逼迫我,那么,在这几天的相处过后,我无法在骗自己,或任何人,我对他只有讨厌!

    我想我只是一个还会做梦的女孩,当我睁开眼,看见那娇艳欲滴的玫瑰;当我漫步在昏暗沙滩上,突然而起的烟花是那样的绚烂;当我置身于那美丽的大自然中;当他用磁性的嗓音诉说着一个又一个美丽的传说;当他把我当一个女人宠爱而不是宠物时,我知道,我沦陷了,沦陷在他霸道的温柔中……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真的是爱上我了吗?可是那天之前,我们连见都没见过,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吗?

    “我想对你好,所以就这么做了,没有为什么!如果真的要什么理由的话,那就是,我喜欢!”拉菲尔说话的表情好认真,认真到我觉得不相信他是那样罪恶的事!

    “可是……”他不介意我以前的事吗?不介意我还和两个男人牵扯不清吗?

    “没有什么可是!你不用担心那两个男人,我会解决的!”

    我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他已经将唇覆上我的!闭上眼不再反抗,我知道自己的心已经动摇了,我突然有股想留在这个男人身边的冲动,因为至少,他现在真的对我很好!

    可是,上天不会让我幸福,也许我上辈子做了太多的错事,所以,我的今生,是用来赎罪的!

    在回饭店的路上,我的心突然七上八下的,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你不舒服吗?怎么心神不宁的!”

    “我……我没事……”应该是我多想了吧,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可是,所有的自欺欺人,在看见饭店门口那两个熟悉的身影时,成为最大的笑话!

    拥着我不停发抖的身子,拉菲尔的眼神在看见那两个男人的时候变得幽暗。

    聂仁旋一看见我们马上跑了过来,“谁允许你碰她的?”说着就想上前拉我。

    拉菲尔嘴角一勾,快速地将我扯到身后。“我不知道原来我做什么事还需要经过聂二少爷的同意!”嘲讽的语气当下将聂仁旋的火气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你……”

    “旋!”聂仁凯也跟了上来,“拉菲尔,我以为你已经放弃了!看来你还是学不乖啊!你在逼我们动手吗?”

    “想两个打一个?没问题,我奉陪!”拉菲尔依然镇静自若。

    “你到底想怎么样?别告诉我你真的爱上她了!”聂仁凯不屑地轻笑。

    “如果我说是呢?”

    “堂堂法国首富,居然对我们玩过的破鞋有兴趣,你不觉得可笑了点吗?”聂仁旋恶毒的话让我不禁脚下一个踉跄,身体也摇晃了一下。拉菲尔赶紧将我拉到他怀里。

    “既然她这么不值钱,两为又何必紧追着不肯放手呢?”

    “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宁可毁了她,也不会让别人得到!”聂仁凯的话让我大大地打了个冷颤,我知道他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看着我害怕地样子,聂仁旋笑了,似乎很满意他哥哥的话造成的效果。“怕了吗?呵~过来!”他的眼神好恐怖,好象如果我不过去,他就会杀了我一样!

    “我……”我咬着下唇无助地看着拉菲儿,帮我!我哀求他,因为现在除了他,我不知道还能依靠谁。

    聂家两兄弟因为我的迟疑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然后又看见我瞧着拉菲尔的样子,当下处于爆发的边缘,我看见他们忍得额上青茎都暴出来了。

    “我不知道原来两位有为难女人的嗜好!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你们真的有缺女人到要用强迫的地步吗?”听到这话我一怔,然后将带点奇怪的眼神投注在他身上,因为听他说这话真的很奇怪,他先前还不是用强的将我带到这里的!

    拉菲尔的话瞬间引发战争,“该死……”聂仁旋抡起拳头就要打过来,聂仁凯拉住了他,“冷静点,旋……”

    “哥,他……”

    “拉菲尔,你在试图激怒我们吗?”聂仁凯没有理会他弟弟的不满,只是冷冰冰地看着我和拉菲尔。

    “我怎么敢,我只是觉得大家都是文明人,不应该用和平一点的方式解决问题吗?”

    “你想耍什么花样,你说吧!”

    “哥,你别上他的当,他……”

    “你闭嘴,让他说!”聂仁旋愤愤地闭上了嘴,狠狠地盯着我!

    “你不觉得我们应该绅士一点吗?让倾心自己选择不是很好吗?”我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要我做选择?

    “你似乎很有信心的样子,你就那么有把握她会选你?”聂仁凯嗤之以鼻。

    “那就让我们试试看吧!呵~”

    “试就试,你以为我们怕你吗?女人,说,你要选谁?”聂仁旋问我,恐怖的眼神似乎是在告诉我,‘你要是敢选他,你就死定了!’

    我下意识地将头埋进了拉菲尔的怀里,紧紧地抓着他的衬衫。

    “看来她选择的应该是我!”拉菲尔搂着我的腰,露出了胜利的笑容!聂家两兄弟的脸上一片乌云密布。“两位应该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你……”聂仁旋又想冲过来了,可是聂仁凯拉住他,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拉菲尔,“你很聪明,这次是我们输了,但是……”他没有说下去,拉着他弟弟就走了。

    我不想承认的,可是,心好痛,虽然应该可以说是我自己的选择,可是……说不上后悔,但是一想到从此我可能不会再和他们有关系了,我的心好像被挖了个大洞,空荡荡的……

    心禁锢 正文 第15章

    章节字数:2330 更新时间:08…11…23 18:28

    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所有的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拉菲尔很快就带我回到了法国,在那里,我第二次见到了那个声称是我父亲的人。

    “倾心,你终于回来了……”他看见我很激动,紧紧地将我拥在他的怀里,那感觉——说实话,不是很好受,可是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那种感觉!

    “我……我……”我无助地看在和拉菲尔,他笑着上前拉开了我。

    “父亲,倾心她很累了,让她去休息好吗?”

    “好好,让她去休息,让她去休息!”老人连连点头,我咬了咬下唇,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些什么就和拉菲尔回房了——他的房间!

    “你先睡一会儿,我有事要回公司一下!”他亲了亲我的额头就出去了!

    洗完澡后,我睡在床上,辗转反侧地睡不着,心里一直想着那两个兄弟,他们怎么样了?真的放弃了?以后都不会来找我了吧?

    说不上心里发堵的原因是什么,难道,我……“啊……”我敲着自己的脑袋,我是花痴吗?为什么爱上一个又一个男人?

    我骗不了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我是相当依赖那来两兄弟的,可是,我也很怕他们,很怨他们,矛盾的心理整折磨着我,所以当另一个男人出现,一个几乎实现了我渴望的男人说要带我离开他们,我犹豫了,甚至,我同意了,只因为,我不想再被矛盾束缚,不想恨着他们的同时又要骗自己一点也不爱他们,不想承认其实我是被虐狂!

    想着想着,渐渐地,我失去了意识……

    “啊……恩……”热,越来越热了,而且还很痒!

    “还没醒吗?”迷迷糊糊地张开眼,只看见拉菲尔的头埋在我的胸口,磨蹭磨蹭。我缓缓张开了朦胧的大眼。

    “你回来了?”抓着他的头发弓起身,现在的我已经很习惯他的碰触了。

    “你好香……”继续舔吮着。手指滑过高耸的胸部,在滑腻的大腿上停留,抚触。

    “恩……”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快感一如既往,很快便占领了我所有的神志。

    “你越来越懂得享受情欲了!倾心,你真的是个很好的学生……”魔魅般的嗓音穿过耳膜的阻挡传至脑海深处,激起更为强烈的晕眩,不知不觉中衣服已完全脱离了身体。赤裸的大腿被用力分开到极限,羞花在空气的吹拂下泛着微微的湿意。甜腻的香味开始占领房间的各个角落……

    拉菲尔湿热的吻一直往下,在小巧可爱的肚脐处稍作停留,然后便毫不犹豫地继续向下……“啊……”在尖叫身中,拉菲尔将我的大腿架上他的肩膀,灵活的舌头不断刺探着紧闭的小xue……

    “不……不要……啊……”像个荡妇般高声吟叫着,浪荡的声音似乎更加促进了他的情欲,他的动作开始变得粗鲁起来,牙齿啃咬着肿胀的花核,将激情的温度再提高三分。

    “拉菲尔,不要……啊……啊啊啊……”控制不住地在枕头上甩着头,汗湿的头发粘在脸上……

    “我要你……”拉菲尔放下我的腿,将粗大的性器对准花xue后,猛地一个用力……

    “啊啊啊……”瞬间被充满快感令我抑制不住地呐喊出声!

    技巧性地冲击着体内最为敏感的一处软肉,噬人心魂的快感刺激地我连脚趾都卷缩起来,双手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随着男人的律动不断将下身挺向他……

    “宝贝,你好棒!哦……夹得我好紧!”拉菲将我的大腿架上他的肩,下身往深处一沉……

    “啊……啊啊啊……够了……够了……”太多是激情令我疯狂,啜泣着哀求他的饶恕,可是男人此时已化身为淫兽,只懂得掠取甜美的汁液和无上的快感……粗大的性器快速地在紧窄的花径中摩擦进出,不时压迫子宫入口,将快感提升到近乎可怕的地步!

    “好舒服……再给我……啊……啊啊啊……”男人粗鲁的撞击让我的脑海呈现一片空白,只感觉得到那被不断充满的喜悦和希望被更加满足的渴望……

    ……

    时间不知不觉得过去了,在法国已经呆了将近快一个多月了,拉菲尔真的对我很好,一有空就会带我去法国各处游玩。

    我们居住在巴黎,这里应该是所有女人梦想中的天堂!

    坐落在巴黎市中心星形广场中央的巴黎凯旋门,是法国为纪念拿破仑1806年2月在奥斯特尔里茨战役中打败俄、奥联军而建的,12条大街以凯旋门为中心,向四周辐射,气势磅礴,形似星光四射。

    坐落巴黎市中心塞纳河南岸,堪称世界上第一座钢铁结构高塔的埃菲尔铁塔。还有卢浮宫,巴黎圣母院,巴士底狱遗址,先贤祠,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巴黎协和广场……巴黎的一切都让我着迷!

    最值得一提的应该是香榭丽舍大街,它是横贯巴黎且最具特色、最繁华的街道之一。在法文中“香榭丽舍”是“田园乐土”的意思。过去,这里曾是一片低洼潮湿的空地。17世纪路易十四在位时,曾在这里植树造林,使之成为专供宫廷贵族游乐的禁区。后来,图勒里公园的东西轴线向西延伸,在这里建成了近1公里长的林荫道。以后又加扩展。1709年才将其命名为香榭丽舍大街。大街以南北走向的隆布万街为界,分成风格迥异的东西两段。幽静的东段体现了田园风光,一排排梧桐苍翠欲滴,街心花园夹在万木丛中时隐时现。东端的星形广场中央有巍峨雄伟、遐迩闻名的凯旋门。大街附近有波旁宫、玛德琳娜大教堂。这里还有图勒里公园、卢浮宫、市府大厦和爱丽舍宫等名胜古迹。

    当然这里少不了价格昂贵的精品店和各大贵得咋舌的饭店,这里是有钱人的天堂!

    我以为我终于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可惜,接下来的日子里,却不断发生让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于是,我不得不承认,上天真的很喜欢让感受我从天堂掉落地狱的滋味!

    一切的噩梦从拉菲尔开始忙着一项并购案,并且一天比一天晚回家,有时候甚至不回家开始……

    心禁锢 正文 第16章

    章节字数:2145 更新时间:08…11…25 19:19

    “好无聊啊!”托着下巴望着阳台外,我幽幽地叹了口气。拉菲尔已经两天没有回来了,抱着留有他余味的枕头,我一整个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好起身呆呆地坐在阳台上,他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房门被推开了,我定睛一看,没想到居然是——我的父亲。

    “璎璎,璎璎……”他满身的酒气,嘴里不停地喊着我妈妈的名字。

    “你,你喝醉了!”我过去扶他来到床边坐下,刚想帮他去倒杯水,没想到他一把抱住我将我压在了他身下。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剧烈地挣扎了起来,“我不是妈妈……你放开我啊……”

    “璎璎,你就是我的璎璎,为什么你要拒绝我,为什么?为什么?我爱你啊……”我的心被一阵巨大的恐惧感占据了,因为,我清楚地看见了他眼里突生的欲望,他略显苍老的手抚摩着我的脸颊,“你还是不爱我吗?还是只爱我哥哥吗?为什么?我还不够好吗?还不够爱你吗?为什么不能爱上我……”他痛苦地呢喃着。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