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心禁锢(ACOME肉文全集)

第 7 部分阅读

    “可是她愿意吗?你有考虑过她的想法吗?”难怪她眼里藏着那么多的悲伤,被两个恶魔禁锢住了灵魂,她怎么还能开心,怎么还能快乐?

    “不管她愿不愿意,我们都不会放手!”聂仁凯的视线再次转回到秦宪明的脸上,“她的事,以后都和你无关!你最好记住这一点,你信不信我也上千种方法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你威胁我?”

    “随便你怎么想都好,你还有家,有父母,有亲戚朋友,你不会希望他们因你而出任何的差错吧?”

    “你……你……”眼前男人眼里浮现的狠绝,让秦宪明清楚地感觉到他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聂仁凯一抬手,身后的男人立刻将一张支票送到他手里,“这里有一百万,”他将支票仍到秦宪明身上,“乖乖拿了它,然后永远消失在倾心面前。

    “我是不会要的!”秦宪明狂吼着。

    “随便你,你只要记住,永远别再出现在她面前就行了,否则……”给了他一个杀无赦的眼神后,聂仁凯就走了出去!

    秦宪明很恨自己,居然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保护不了!可是,他又清楚的知道,他绝对不是那两个男人的对手,除了放手,他还能怎样?

    心禁锢 正文 第33章

    章节字数:1846 更新时间:08…12…28 17:38

    朦胧中,她感觉到有人正紧紧搂着她,她呜咽一声睁开了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了的俊颜,少了醒着时的戾气,此时的聂仁旋俊美得让她心悸,她自嘲地笑了起来,没想到,原来她和一般的花痴也没什么区别!

    轻柔的笑声吵醒了浅眠的男人。

    “笑什么?”聂仁凯从后环住了倾心。嘴唇划过雪白的背脊,倾心无法控制地一阵颤抖。

    她没有说话,脸上的神情瞬间木然到极点,仿佛一尊没有灵魂的娃娃般。身后的聂仁凯没有看见,聂仁旋却看得一清二楚。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蓦地坐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倾心。

    可是倾心却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于给他,索性闭上了眼。

    “你……”聂仁旋刚想发火,聂仁凯却插了进来。

    “你不问你为什么会全身赤裸地和我们躺在一起吗?也不好奇发生了什么?”他的语调中带着恶意,倾心的木然让他想狠狠地伤害她,看她还能不能保持一副‘死水’的样子。

    “有分别吗?知道或者不知道……有分别吗?能改变什么吗?”她冷冷地反问,她已经不在乎他们对她做什么了,反正不管她在乎或者不在乎,她永远没有权利去改变什么……

    “我们请你男朋友欣赏了一场好戏……”聂仁旋笑得邪恶,笑得色情,傻子也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倾心当下就明白了,瞬间,她感觉到一种磨人的窒息感传来,可是,不一会儿,她就平静了下来,这样也好,至少宪明就能尽快忘记她,不会为了她这样肮脏的女人浪费时间。

    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的聂家兄弟,当看到倾心脸上浮现出痛苦时,心中产生一种报复似的快感,可是,没多久,就看见她脸上又恢复了先前的木然,不由地一愣。

    “即使这样你也不在乎?”聂仁凯有点不敢相信地问。

    倾心侧过身,用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

    “说、话!”聂仁凯拉起她,他受不了她的冷然,他情愿她发疯似地打他们,骂他们,就是不能接受她的不理不睬!倾心任由他拉起她,被抓着的肩膀传来阵阵痛楚,可是她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张着双眼没有焦距地看着前方。

    聂仁凯挫败地放开了她,“好,算你狠,但是冷倾心,我告诉你,就算“只是一具尸体,我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你!”说完,他光着身子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聂仁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刚见到她时的样子,脏兮兮的她抱着luck蜷缩在小巷的角落,虽然当时的她狼狈得像乞丐,可是脸上却依然挂着天使般的微笑,就是那样的笑容,让他和哥哥怎样也无法放手。

    可是为什么,她宁愿把那样的笑容给一只畜生,也不愿意给他们呢。

    在一起这么久,她从来没有对他们真心地笑过,她看他们的眼神中永远带着恐惧,带着怀疑,她不相信他们!

    或许是他们真的做了太多伤害她的事,可是,难道就真的不能挽回了吗?

    几天后,倾心和他们坐上了回台湾的飞机,一路上,三个人都没有说任何的话。飞机在沉默中抵达了台湾。

    “大少爷,车子已经在外面等了!”前来接机的管家毕恭毕敬弯下腰,等着他们走到前面。

    聂仁凯微微点了下头,拉着倾心就往机场出口走去,管家好奇地瞄了一眼倾心,他记得两位少爷去的时候没带女人啊?而且那女人脸上连一丝表情都没有,少爷们怎么会看上她?

    聂仁凯自顾自地走着,也不管倾心是不是跟的上。倾心脚下一个踉跄,直往地上摔去。

    身后的聂仁旋一个大步上前就扶住了她,看得管家的眼睛都快暴出来了,这、这、这是他们的二少爷?那个就算有人快死在他面前了也不会停一下的聂仁旋居然会去扶个快摔倒的女人?

    “怎么连路都走不好。”聂仁凯也不反省自己,劈头就是一句责骂。他转过身,刚想再说些什么,突然,背后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啊……有人中枪了!”机场上顿时响起一阵尖叫,众人纷纷朝机场门口跑去。瞬间机场里乱成一团。

    “哥,你怎么了,哥……”聂仁旋一把扶住聂仁凯软下的身子,脸上满是惊恐。

    “天啊,大少爷……怎么会……小少爷……”管家一时间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还楞在那里干嘛?还不快叫救护车!”聂仁旋狂吼着,“哥,你醒醒,别吓我啊!哥……你醒醒……”他抱着已经失去意识到聂仁凯,身上全被血给染红了…

    倾心依然木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的脑子也乱成一团,她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在骂她的男人此时却一脸惨白地躺在地上,身下的血染红了她的白球鞋,她害怕地倒退了一步,可是血还是很快就蔓延了过来……

    心禁锢 正文 第34章

    章节字数:1701 更新时间:08…12…28 17:39

    “和我去医院!”聂仁旋一脸的憔悴,那子弹只要在偏一点点,哥哥就没有救了。现在哥哥的命暂时是救回来了,却依然昏迷不醒。

    “我又不是医生,去了有什么用?”倾心仍旧没什么表情,恶魔死了,她应该是最开心的不是吗?

    “我再说一遍,和、我、去、医、院!”她就真的这么恨他们,就连他哥哥命在旦夕她也无动于衷吗?

    “我怕我去了会忍不住拔了他的氧气罩!”

    “你就这么恨我们?就这么想我们死?”聂仁旋失控地吼着。

    “是!我天天都在祈求上天让你们快点下地狱!”倾心毫不示弱地看着聂仁旋。她的确是希望他们快点死!

    “你……你……”聂仁旋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他倒坐在身后的沙发上,抱着头,一脸痛苦的表情。短短几天,就快将他逼疯了,公司因为聂仁凯受伤的事而闹得人心惶惶,警察又找不到开枪的人,聂仁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可是倾心却依然不肯原谅他们,甚至连去医院看聂仁凯都不愿意,他本来还希望她能去医院唤醒聂仁凯,没想到……他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将一切都摆平呢?

    倾心冷冷地看着聂仁旋疲惫的样子,心中突发一种报复后的快感。可是……隐约中,她又感觉到一股不舍,她知道她并不是无动于衷的,至少对于聂仁凯的受伤,她并不是全无感觉,只是,她又能怎么样呢?就这么原谅他们,然后和他们过下去?不,她做不到!她好不容易才将自己武装得那么彻底,她不能前功尽弃,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一次承受他们的伤害!

    她逼自己硬起心肠,转过身就往楼上走去。

    聂仁旋见状也不阻止,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真心,就算强把她带到医院,也不会对聂仁凯有任何的帮助。

    这次的事很有可能是冲着他们两兄弟来的,哥哥已经受伤了,他不能再冒失去倾心的风险去做无意义的事,她不想去……那……就随她吧!

    聂仁旋坐在加护病房内,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聂仁凯,眼前一阵朦胧,“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呢?”

    回答他的只有仪器的‘滴滴’声……

    “哥,你告诉我,到底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这场噩梦快点醒来?”聂仁旋抓起他的手,“到底要怎么做,她才会原谅我们……”

    明知道此时的聂仁凯不会给他任何答案,可是他还是傻气地一遍又一遍地问着,他哥哥从小就宠他,父母不爱他们,于是哥哥就加倍地爱他,明明只比他大几分钟,却什么都让着他,每次闯祸,总有哥哥替他收拾,可是……当他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却什么都没办法帮他,就连凶手都抓不到……

    “哥……你快醒来好不好……”他其实只是一个很软弱的人,因为一直生活在他哥哥的羽翼之下,所以他一直都是一帆风顺的,当他的天塌下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只是一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小孩,从来没有长大过……

    “少爷……”耶米将刚收到的消息递给拉菲尔。

    拉菲尔接过一看,“知道是什么人要他们的命吗?”

    “暂时还不知道!”

    “她人呢?”拉菲尔垂下眼睑,他关心的,从来不是那两个人生死。

    “在聂家,被软禁了!”

    “是吗?”拉菲尔露出一抹冷笑,“准备好飞机,今天晚上就去台湾!”

    “是!”耶米领命出去了。

    拉菲尔随手将耶米找回来的资料扔到床上,他转动着手上的戒指,眼睛盯着书桌上照片中巧笑嫣然的女人,“这次,我绝不会再让你跑了……”

    两天后

    聂仁旋一处理完公司到事,就马上去了医院看聂仁凯,他刚想进病房,一个护士叫住了他,“聂先生,刚才有人送了花篮来给你哥哥……”

    聂仁旋一皱眉,他哥哥住在这家医院的事是严格保密的,怎么会……他满腹疑惑地接过来一看,发现上面有张卡片,他打开一看,瞬间变得冷酷无比的神色让一旁的护士看得胆战心惊。

    “拉菲尔……”他咬牙切齿地念出上面的署名,他没想到他居然还没放弃,他还想抢回倾心?他不该意外的,不是吗?就像他们没办法放手一样,他也绝对不可能会放过倾心!

    看着依然昏迷的聂仁凯,聂仁旋暗暗发誓,这次换他来保卫他们的女人了,“哥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让他抢走倾心的!”

    心禁锢 正文 第35章

    章节字数:1972 更新时间:08…12…29 19:01

    聂仁旋拿着警方给他的资料,眉头紧锁。他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以前的风流帐才惹来一身腥。

    他们两个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玩腻了之后就用钱打发走,除了倾心,所有的女人都是心甘情愿被他们玩弄的。从一开始,警方就是从他们的风流帐那里着手调查的,李玉琴,职业杀手,长相清纯,却毒如蛇蝎,男人往往就是因为她清纯的长相而放下戒心,结果却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聂家兄弟则是因为她的眼睛长得和倾心的有7分相似,才和她有了短短几天的露水姻缘。而之所以会那么短暂,是因为他们看见了女子眼中的贪婪,这种女人太危险,所以他们马上就断了和她的关系,没想到她居然会来报复!

    聂仁旋阴沉着脸,难道真的是因为造了太多的孽,所以现在遭到报应了吗?

    “副总裁……”聂仁凯的特别助理,方利文走进了办公室。

    “什么事?”聂仁旋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对于哥哥这个特别助理的能力,他相当放心,很多事现在都基本由他代为办理。

    “我查到李玉琴在总裁出事的当天就搭飞机去了日本,可是……”方利文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

    “警方已经请求日本警方配合调查她的行踪,可是,却没发现她任何活动的迹象,而且他们猜测,很有可能,她已经换了身份了……

    “也就是说,她可能已经又借由另外一个身份回到了台湾!”

    “警方的确不排除这个可能!”

    聂仁旋在心里咒骂了千百次,可是他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目前最要紧的就是保持冷静!

    “我知道了,你继续查,从最近来台湾的人中一个一个仔细地查!”

    “是,副总裁!”虽然嘴上应了下来,方利文心里却叫苦连连,一个一个查,那得查到什么时候啊?

    聂仁旋从医院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凌晨1点了,他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楼,明明身体已经累得可以睡上好几天,可是脑子却又清醒得很。

    他打开了倾心房间的门。坐在床边,月光从未拉拢的帘子中透进来,洒在熟睡的可人儿脸上,聂仁旋呆呆地看着她,睡梦中的她没有了白天刻意武装出来的冷漠,没有了浑身弩张的尖锐,现在的她,就和几年前的一样,纯洁地像天使……

    可是他们却禁锢了她的灵魂,染黑了她雪白的羽翼,让她在他们设下的监牢中渐渐枯萎……

    他伸出手缓缓地磨蹭着她的脸颊。“倾心……”他低声唤着她,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绝对不会再那样伤害她,他知道他哥哥也不会!

    “女人都是水性杨花的,生下我和哥哥的那个女人是这样。所有围绕在我们身边的女人还是这样,就连你……”他顿了顿,他的表情因回忆而显得有些扭曲。“就连你……也背叛我们!当你选择拉菲尔到那一瞬间,我的心就像被箭狠狠地刺中一样的痛,我知道哥哥也是这样。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是不能对你放手,即使你选择背叛我们,我们还是想要你。即使你有过别的男人,我们还是想要你……有时候连我也看不起我自己,为什么对你就是潇洒不起来……”

    “古人明明说过‘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可是为什么你能那么轻易地就放开我们,而我们却怎么也没办法忘记你呢?是因为你从来没有爱过我们、从来也没有沉迷于爱情吗?”聂仁旋小声地问着。

    “在我们身边就真的那么痛苦吗?倾心……你恨我们恨到连哥哥受伤都不愿意去看他一眼。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们只是因为太爱你,所以才无法忍受你的背叛!我们只是不知道怎么爱人,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你。可是我们也很痛,我们也会伤心,自尊不允许我们显示软弱的一面,除了用伤害你来掩饰我们的痛苦,我们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聂仁旋缓缓地低下头,在倾心的唇上落下一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他叹了口气,走出了她的卧室,为了不再造成她更大的反弹,从回到台湾那一天起,他们都是分房睡的。

    门阖上的那一刹那,倾心隐忍多时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其实从聂仁旋坐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他所说的所有的话她都听见了……

    原来,他们是真的爱她,可是却因为无法信任而伤害她。她的背叛真的伤到他们了……

    天,她该怎么做,她该原谅他们的伤害吗?还是继续她的伪装,继续假装她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她的恨,继续她的怨……

    只是,听了他这番话,她真的还能让自己恨他们吗?她真的还能继续她的无心无情吗?

    忽然,她听到了细微的响声,她以为是聂仁旋又回来了,马上侧过身继续装睡,可是又一想,不对,声音好像是从阳台那里传过来的。她睁开眼,发现床边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你……”她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就被男人用手绢捂住了口鼻,她只闻到一种奇特的香气,随后,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

    “对不起,倾心小姐,得罪了……”耶米迅速将倾心扛到肩上,从二楼的阳台越下……

    心禁锢 正文 第36章

    章节字数:3141 更新时间:08…12…29 19:03

    当倾心睁开眼看见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拉菲尔时,她突然想放声地大笑!而她,也的确这么做了!

    “你笑什么?”她突如其来的大笑让拉菲尔诧异极了,他想过千百种她醒来看见他时的反应,唯独没想过她会笑得像疯子一样!

    “你不觉得很好笑吗?哈哈……”

    “我的确不认为有什么事值得你笑成这样!”

    “事情又回到原点了,不是吗?他们囚禁我,然后你绑架我,过不了多久,他们又会把我抢回去,现在呢?我又落在了你手里,过不久,他们又会把我抢回去吧?我们就这样一直轮回,一直轮回,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很可笑吗?”倾心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不会再让他们抢走你了!”拉菲尔狠狠地说。

    “随便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什么都无所谓了,躺下身继续睡,在哪里还不是一样,都是被关在笼子里,既然这样,她还有必要在意什么吗?

    发现她完全无视于他的存在,拉菲尔恼火地想杀人,他的拳头捏地‘咯咯’直响。但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毕竟,当初如果不是他太冲动,或许,他们现在过得会很开心……既然他如何也放不下她,那折磨她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早点学会遗忘呢……

    想到这,拉菲尔比较能心平气和地和倾心说话了。“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幽幽地叹了口气,他坐回到了沙发上。

    倾心虽然闭着眼,但是如果说她在这种情况下真的还能睡着的话,那她就不是冷倾心了。

    “聂仁旋,应该已经发现我不在了吧?那他会知道是拉菲尔绑走了我吗?”倾心在心里想着:“他要忙他哥哥的事,又要忙公司的事,现在我不见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发狂……”不可否认,聂仁旋在她床边说的话在她心里起了极大的化学反应。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软化了。

    其实被绑架了也好,至少她有段时间不用面对聂仁旋了,她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对待他,她已经没办法斩钉截铁地告诉自己,她恨他,可是,她也没办法就这么原谅他……

    而拉菲尔,她真的很矛盾,她恨他,可是另外一方面,她又觉得亏欠了他,毕竟,她让他丢尽了脸,让他成为所有人的笑话。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他对她一直以来都是很呵护的……

    而聂仁凯呢?生死未卜!在她心中,她最在乎的,是那个永远冷着一张脸的男人,正因为在乎,正因为在她心中他是不一样的,所以她才更加无法原谅他的伤害……可是如果他就这么死了呢?她不禁因为这个想法而打了个冷颤,如果他死了,如果他就这么离开了,那她……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不见了,这么大个人怎么会不见了!”聂仁旋一早起来,习惯性地在上班之前到倾心房里去看看。却发现她不在房里,问遍了所有的人,统统都说不知道,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小少爷,你冷静点……”管家硬着头皮上去当炮灰。

    “冷静点,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你叫我怎么冷静?”聂仁旋疯狂地摔着东西,直到身边的已经没东西让他摔了,他才一脸颓废地倒在了沙发上,痛苦地呢喃着:“哥,我对不起你,我没有保护好她……”他对不起哥哥,他明明答应哥哥要保护好她的,可是他没有做到,他居然在自己家里弄丢了她……

    “叮铃铃……”突然,电话响了起来,管家战战兢兢地上前接电话,听了没几句,突然脸色大变,“小少爷,不好了,医院来电话说大少爷快不行了……”

    闻言聂仁旋面如死灰,“不……不会的……哥哥不会有事的……”他跌跌撞撞地冲向门口,“哥,你不要丢下我……”倾心不见了,现在连哥哥都不要他了吗?他飞奔到车库,然后猛踩油门,往医院的方向开去……

    “……聂氏集团总裁聂仁凯所在医院于今天早上7点正式发出病危通知,造成聂氏集团的股票大幅度下跌……”拉菲尔看着报道,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而坐在一旁的倾心则是一脸的苍白,真的,熬不过去了吗?聂仁凯,你真的……不行了吗?

    拉菲尔看到倾心神情悲痛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来聂仁凯这次是死定了!”

    “不会的!”倾心失控地大吼,“他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哼,都发病危通知了,想来是活不了多久了!”原来上天对他还不错,居然让他的诅咒应验了,这实在是大快人心啊!

    “不……”倾心不自觉地摇着头,难道,他们就这样天人永隔了。不,她不要……

    倾心突然跑到拉菲尔身边,“你让我去医院看看他好吗?”或许,那会是最后一面……

    “不可能!”拉菲尔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求你了,让我去见见他,好吗?”

    拉菲尔蓦地站了起来,他抬起倾心的下巴让两人的目光相接,“你以为我还会给你机会回到那两个男人身边?”

    “我保证我不会回到他们身边,我只想去看看他……”

    “保证?呵……你的保证有用吗?”

    “他快死了啊,他快死了!”倾心终于痛哭出声,她不想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去的!”拉菲尔是铁了心要断了她和聂家兄弟之间所有的联系。

    “你……”倾心眼角突然瞥到放在一旁的水果刀,她一把将刀子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想做什么?”拉菲尔伸手想抢刀,倾心立刻退后一步闪了开去。

    “如果你不让我去,我就给聂仁凯陪葬!”

    “你威胁我!”为了见那个男人,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吗?

    “你让我去见他一面,之后我保证和你走,我和你回法国,我会彻底忘记他们,好不好?”

    四周变得死一般的寂静,过来许久,拉菲尔才开口:“好,我就让你去见他最后一面,之后不管他是生还是死,你都得马上和我走!”说完,拉菲尔对一旁的耶米说:“耶米,备车!”

    “是!”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谢谢!”倾心缓缓地将刀放下。

    “希望你能记住你刚才答应我的事!”

    “你放心,我会遵守我的承诺!”

    车子从拉菲尔的别墅缓缓驶出,可是才开了没多久,忽然,只听见“噗”的一声,车头歪向了一边。

    “耶米,怎么了?”

    “少爷,好像是爆胎了。”

    拉菲尔闻言拧起来双眉。“怎么好端端的会爆胎?”

    “我下车去看一下。”耶米将车停在了路边。他刚打开车门,突然后边一阵劲风传来,他连忙退回到车里。险险躲过一颗子弹。还没来得及弄清楚状况,后车门就被人打开了。

    “你是谁,想做什么?”拉菲尔以为是有人想绑架他,刚想把倾心拉到身边,来人却抢先一步将倾心给拉出了车子。

    “放开她……”他想跟着出去,却被那人一枪指住了脑袋。

    “我要的只是她,你最好别多管闲事!”那人全身黑衣,就连头也被黑色的头罩盖住,不过听声音,应该是个女人。

    “你抓我想干什么?”倾心用力地挣扎着,可是那女人的手劲居然出奇地大,她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

    那女人似乎是不耐烦了,用枪柄用力敲向倾心的后倾。

    一阵剧痛传来,倾心顿时失去了知觉。

    女人快速地将倾心带上她的车。

    “你究竟是谁,抓她做什么?”拉菲尔想去救倾心,女人眉头一皱,突然抬手就是一枪。

    “少爷……”耶米猛地一个向前,将拉菲尔扑到在地,躲开了那一枪。

    女人踩动油门,很快便消失在了拉菲尔眼前。

    “该死!”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拉菲尔用力地捶了一下地面。究竟是谁会和倾心有仇呢,她几乎都是被那两个男人软禁起来,根本没机会得罪人的。看那女人的身手,很有可能是职业杀手,谁会恨她恨到请职业杀手杀她呢?除非……和那两个男人也关……

    “耶米,回去再开一辆车来,我们去医院!”也许,聂仁旋会知道是谁抓了倾心!

    心禁锢 正文 第37章

    章节字数:1582 更新时间:08…12…31 18:50

    “嗯……”倾心呜咽一声醒了过来,颈部传来一阵阵的酸痛,刚想用手去揉一揉,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嘴上还贴着胶带。她刚想动,一个女声就阻止了她。

    “我劝你最好别乱动,否则,炸弹爆炸了可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

    闻言,倾心果然不敢再轻举妄动。她惊恐地看着眼前全身黑衣的女子。四周变得极其安静,隐隐约约间,她听见了‘滴滴’到声音。

    “唔……唔……”你到底是谁,抓我做什么?

    女子冷笑了一声,缓缓走到倾心面前,拿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果然是漂亮得不可思议,怪不得有这么多男人为你神魂颠倒!”女人口中呢喃着,那神情格外的另人胆战心惊。

    倾心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仿佛感觉到了她的恐惧,女人突然目光一凛,狠狠地抽了倾心一巴掌。将倾心的头打歪倒了一边,随即又钳住她的下巴,逼倾心与她对视。

    “我一直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可以抓住那两个男人的心!没想到,也不过是个空有脸蛋的花瓶而已!”她甩开手,然后退开身,“不过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了,对不起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唔……唔……”你想做什么?快放开我。什么意思,什么男人?

    “这炸弹两个钟头之后就会爆炸了,不过你不用怕,很快,那两兄弟就会去陪你的!哈……哈哈哈……”李玉琴狂笑着离开了这间旧仓库。

    “唔……唔唔……”你想去干什么,不,别走……倾心恐惧地张大了眼睛,那个女人究竟想做什么,为什么绑架她?两个男人,什么两个男人?难道……天啊,她指到该不会是聂家那两个男人吧?莫非聂仁凯就是被她……想到这一点,倾心顿时心急如焚,她抓她是为了去要挟聂仁旋吗?那聂仁旋不是很危险吗?不……她不能让他有事,她一定要想办法逃走,一定要……

    聂仁旋呆在手术室外,不断祈祷着,祈求上天能放过他哥哥。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想了起来。

    “我是聂仁旋!”

    “聂大少爷,好久不见……”

    “你是……李玉琴?”聂仁旋突然喊出声,吓了周围的人一大跳。

    “少爷……”管家上前想问什么,聂仁旋一摆手,示意他别说话。

    “不错嘛,居然还记得我的声音!”

    “你究竟想怎么样?”聂仁旋隐忍着即将爆发的怒气,他相信她会打他电话,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想怎么样,呵呵,只不过是想和你叙叙旧而已!”

    “如果我说我一点也不想和你叙旧呢?”聂仁旋一阵冷笑,叙旧?他们之间有什么旧可叙?

    “不想?唉,真可惜,本来我以为你应该很乐意才对的。我也不想强人所难,你不想来就算了,我和你的小情人聊聊也很开心……”

    “你玩什么把戏?”什么小情人,他哪来的情人,他一向都只有女人,没有情人,除了……除了……倾心!聂仁旋惊恐地喊了出声:“你抓了倾心?”

    “我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美人,居然能掳获两位聂少爷的心啊……”

    “我警告你,李玉琴,你要是敢伤倾心一根汗毛,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好怕……”

    “你……”

    “我给你半个小时,立刻到XX那边的仓库来见我,记住,一个人。否则……”说完,李玉琴就切断了电话。

    “该死!你在这等手术结束,我现在有事要出去!”聂仁旋快速地下达命令。

    “可是,小少爷……”

    “什么都别问,这事我自己会处理!”说完他深深地看了手术室一眼,哥,我现在就去救倾心,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然后他跑着冲向了电梯。

    “少爷,那不是聂仁旋吗?他这么急是去哪?”

    拉菲尔一到医院门口,还没下车,就看见聂仁旋飞车而去。这么急,难道是去救倾心?拉菲尔眼神一暗。“耶米,跟上去,不过别给他发现!”

    “是,少爷!”耶米赶紧踩紧油门,追了上去!

    心禁锢 正文 第38章

    章节字数:3220 更新时间:08…12…31 18:54

    “李玉琴,我到了,你出来吧!”聂仁旋飞车来到了李玉琴说的地方,四周全是废弃的汽车,没有看到李玉琴的人影。

    “李玉琴……”聂仁旋继续喊,此时,一个女声在他身后想起。

    “聂二少爷,你总算来了!”

    聂仁旋转过身,看见李玉琴全身黑衣地站在那里,可是他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倾心。“倾心人呢?”

    “倾心、倾心,你的眼里就只有倾心!你难道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废话少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哥哥现在还在手术室里,这样你还不肯放手?”聂仁旋冷静看着他,他知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而在此时,拉菲尔和耶米躲在废车后面,耶米低声地问身边的拉菲尔:“少爷,现在我们该怎么做?”拉菲尔看了看四周。“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找倾心!”

    “可是,少爷……”那样很危险啊!还不知道她有没有同伙!

    “这是命令!”

    “是,少爷你自己要小心!”

    “我知道了!还有,报警!”说完,拉菲尔就往不远处的一个仓库跑了过去。这里也就那个仓库能藏人了!

    “放手?哈哈……”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般,李玉琴狂笑了起来。

    “够了,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了倾心?”

    “聂仁旋,现在是你有求于我,求人的态度是这样的吗?”

    “你……”聂仁旋深呼吸了一口,闭了闭眼睛。“对不起你的是我们,和她没有关系……求你……放了她……”

    “诚意好像不太够啊?我要你跪下来求我……”

    “李玉琴,你不要欺人太甚!”聂仁旋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这个他想千刀万剐的女人。

    “不肯吗?哼!”李玉琴冷哼,“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在你心爱的女人身上装了炸弹……”她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手表,“估计再过个十分钟就要爆炸了呢……”说完还故作惋惜地摇了摇头。“真是红颜薄命啊!”

    “你……”聂仁旋冲上去就想揍人,李玉琴却一把用枪抵住他的脑袋。

    “我劝你最好别轻举妄动!”

    一旁的耶米听得胆战心惊,有炸弹,那少爷不是很危险?他转身就想往仓库那边跑去。却不小心踢到了一旁的废铁,顿时发出很大的声音……

    “谁?”李玉琴把枪指向了耶米,然后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聂仁旋趁机一个纵身,将李玉琴扑倒在了地上。枪飞了出去。两个人顿时扭打成一团。

    耶米的左腿被子弹击中,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李玉琴一个翻身骑在了聂仁旋的身上,一拳狠狠地揍在他脸上,打得聂仁旋脑袋一阵晕眩,好在他的身手还不错,长腿一抬,从后踢在李玉琴的背上,将她踢离了自己的身体。

    他刚站起来,李玉琴又飞起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同时,聂仁旋的拳头也落在了李玉琴的脸上。两个人越打越激烈,虽然聂仁旋是男人,在体力上占有明显的优势,但是李玉琴毕竟是经过专业的杀手训练,一时间,聂仁旋也没有占到任何便宜……

    另一边,拉菲尔一跑到仓库,就看见倾心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倾心……”他赶紧跑来过去,“老天保佑,你没事……”他将她的头按入自己的怀里。

    “唔……唔……”拉菲尔,你怎么会来?

    拉菲尔连忙撕掉胶布,倾心迫不及待地问:“你怎么会来?”

    “我是跟着聂仁旋的车子来到这里的。”边说边解着倾心身上的绳子。

    “聂仁旋?”倾心一愣,真的是和他有关。“那他现在在哪?”她着急地问。

    “他和那个女的在外面,先别说他了,我们快走!”说着就要拉她起来。

    “不行,有炸弹……”倾心连忙稳住身子。

    “什么,炸弹?”拉菲尔心里一紧,趴下身子往椅子下一看。“àdeuxballes!”他小心翼翼地检查这炸弹,他有个朋友是这方面的专家,在他那里,他看过这种炸弹,一旦没有了压力,它爆炸的速度将会加快,依照现在所剩的时间,一旦倾心离开这把椅子,十几秒的功夫炸弹就会爆炸了,怎么办?可是就算不走,也等不及警察来了啊……

    “你快走,别管我了……”倾心推着他,她不能让他陪他一起死。

    “你以为我会扔下你自己走?”

    “我求求你了,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好吧?你还有大好的前程,犯不着为了我……”倾心痛哭着哀求他快走。拉菲尔却吻住了她的唇。

    “要走一起走,我绝对不会扔下你的。你听着,我们有十秒钟的时间,我喊1、2、3,然后你跟着我马上跑,千万别回头,听清楚了吗?”

    “可是……”她怎么能让他和她一起冒险呢?

    “什么都别说了,要不我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拉菲尔胡乱地抹掉了倾心脸上的泪水,“1……2……3!”话音刚落,拉菲尔就拉起倾心,批命地朝仓库外面跑去。刚跑到外面,就听见‘轰’到一声传来,拉菲尔反射性地朝前一扑,将倾心压在了下面……

    聂仁旋一脚将李玉琴踢到了一辆废车上,李玉琴在车顶翻滚了一圈后掉到了地上,她拾起周围的一根铁棍站了起来,又冲向了聂仁旋,聂仁旋不停地用手臂挡着棍子的击打,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一旁的耶米拾起李玉琴掉落的抢,拉开保险,扣动扳机……“砰”地一声,李玉琴瞪大了双眼跪倒在了地上……聂仁旋冲过去抓着她的肩膀问,“倾心人呢,她人么?”

    李玉琴笑了,“着急了?我要她给我陪葬,哈哈……聂仁凯也会给我陪葬……哈哈哈哈……”

    “你……”就在聂仁旋火得想掐死她的时候,忽然,不远处的仓库传来一声巨响!聂仁旋的脸唰地一下变得惨白。

    李玉琴笑得更加放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不会的……”聂仁旋甩开她,朝仓库那里飞奔了过去。

    “少爷……”耶米忍着脚上传来的剧痛,勉强站起来,也朝仓库那走了过去。

    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过去后,倾心终于恢复了过来,全身像被卡车碾过一样的疼。她挣扎着想起身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