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淫穴美女

第 4 部分阅读

    跳完之后,小黑跟阿仁依依不捨地离开我,然后我们一起回到台下。一起把剩下的饭菜吃完,再来就是你一罐我一罐地喝著啤酒、聊著天,我们之间坐的距离也变得很近,几乎是腿跟腿贴在一起。

    “筱惠姐的腿真美!真想摸摸看!”

    坐在我最右边的小黑色玻Р'地盯著我的玉腿称讚道。我马上就将一双玉腿越过阿仁,伸到小黑的大腿上。

    “来,随你喜欢喔。”

    我背靠在小杰身上,淫荡地对小黑笑著说。他马上就把我右脚上的高跟凉鞋脱掉,把我那有如玉葱般的脚趾放进嘴裡吸允。

    阿仁看到小黑的动作连问都不问就直接扑到我身上,把肩带拨开后抓著奶子就开始吸允,而我也让他这麼做。

    被我靠著的小杰则是伸手抬起我的脸蛋,一张大嘴就吻上我的红唇、接著是舌头窜进我的口腔挑弄香舌,啤酒跟男人的味道混在一起,让我的身体又因為春药的关系开始发情。

    被小黑抓著舔的一双玉腿开始摩擦著股间;双手把阿仁的头压向我的奶子;小嘴也热烈回应小杰的湿吻,弄得我的嘴角流满了唾液。

    包厢充满了淫乱的气氛,我跟小杰互相吻到喘不过气后才分开,而我也在这时要小黑跟阿仁停下来。毕竟有段时间没被男人抱了,我希望能够在柔软的床上做爱。

    “回去再继续,我不想在这种地方做。”

    我这句话让男孩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他们就帮我把衣服穿好。当然途中也有摸个几下。

    “筱惠姐,这餐我请客。”

    把我的衣服恢复成进来时的模样后,小杰拿出自己的皮夹,拿起点菜单说道,其他两人也没多说什麼。

    呵呵,大概是满脑都想著跟我做爱的画面,不想浪费时间在这裡吧?不过我对小杰的印象也加了不少分。

    然后我们就离开了包厢,走到外面的柜檯去结帐,我站在男孩们的最后面。这时老板一边结帐一边色玻Р'地盯著我的身体看,而我也故意挺起傲人的双峰、微微翘起俏臀,让老板更加地性奋,结帐的速度也变得缓慢。

    最后是小杰出声催促,老板才把帐结完。然后我就跟男孩们走出了这家店,临走前我还不忘抛给老板一个淫荡的媚眼。

    第11章、美女姊妹出游-─淫乱的一夜

    再次被街上男人们视姦后,我跟小杰他们回到了我家的别墅,开门后就踩著高跟鞋、带著他们来到位於二楼的主卧室。

    “你们先把衣服脱掉吧。姊姊有流汗,等我洗好澡。你们可以看看电视之类的。”

    我就在小杰他们面前把身上的连身裙脱下,将完美的魔鬼身材曝露在男孩们的视线中。

    虽然之前看过我穿比基尼,但这次是看到几乎全裸的肉体,还是让男孩们吞了一口口水。当然我没有放过这个挑逗他们的机会,我转身背对男孩们,弯腰将丁字裤脱到脚踝。

    因為这样的动作会让我的俏臀翘起,让男孩们的性欲更加高涨,脱下来的丁字裤还牵著透明的淫水。透过双腿之间,我看见他们勃起已久的肉棒似乎又胀大了一圈。

    把吸满淫水的丁字裤丢到洗衣篮裡后,继续弯腰将高跟凉鞋脱掉。然后我就走进浴室,关上门之前还对他们抛了个媚眼。

    我开始仔细地清洗自己的身体、并刺激著全身的敏感带,一样是用会散发出让男人性欲、性能力大增的味道的沐浴乳,也有靠灌肠来把菊花清乾净。

    把秀髮跟身体都洗过一次、并把水珠都擦乾后,我把姊姊放在浴室的春药全部吃了,连浴巾都没围,直接打开了浴室的门。男孩们全裸坐在床边,床上摊满了我行李箱所有的衣物,而他们的肉棒龟头都胀得青紫,睪丸也胀得满满地。

    看见我这朵性感的出水芙蓉,男孩们的肉棒都大大地跳动了一下。看来他们对我穿的衣服很感兴趣……好,就让他们好好享受吧,毕竟我明天或后天就得回家了。

    “选你们想看我穿的衣服吧。”

    我把这句话丢给男孩们,他们马上开始翻找我带来的衣服。因為我带来的衣物都是非常曝露的,再加上不管怎麼配都能突显我的性感,所以没问题。

    不久后小杰他们把各自选的衣物拿给我,而我也就直接在他们面前穿上。

    上半身是低胸露腰露背的吊带小可爱,下半身是紧身超短窄裙,美腿则穿著过膝的网袜,脚上踩著被小黑要求穿上的高跟凉鞋。

    “喔喔……”

    男孩们看著我这个淫荡美神,不自觉发出了讚叹声。

    我则是在充分享受过小杰们的视线后,踩著模特儿走秀时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到床边、爬上床后,双腿张开跪坐在床上。

    “来,抱姊姊吧。”

    我朝站在床边的男孩们伸出洁白的双臂,他们随即爬上床、围在我身边。不过他们却没有直接用肉棒干我,而是开始前戏。

    小杰把我的修长美腿放在肩上,并抱起我的俏臀,手指轻轻掰开阴唇、灵巧的舌头钻入我那还红肿敏感的小穴,开始有技巧地勾动、抽插,弄得我浪叫连连,修长的美腿不自觉地勾住小杰的脖子。

    阿仁有技巧地揉弄著我的奶子,嘴巴也灵活地吸允、舔弄充血的乳头;小黑则是捧著我的脸蛋跟我舌吻,和小杰比起来他算是比较温柔的,因此我的手臂也不自觉地抱著他的脖子。

    “嗯嘖…揪…唔嗯…呜嗯……嗯嘖……嗯嗯……”

    小黑把舌头伸进我的嘴裡,肆意玩弄著小香舌。这时我才发现,小黑的舌头很长,几乎可以卷住我的舌头。

    阿仁适当地挤压著乳头下方,让乳汁一点一点地喷出来,当然我也有感受到快感。被他吸在嘴裡的另一边乳头则是同时受到吸、舔的攻击,而且他还轻轻按摩著奶子。

    小杰更是猛烈地舔著我的淫穴,他的双手也没有空下来,左右手分别是挑弄我那充血的阴蒂与刚灌肠清乾净的菊花,弄得我是纤腰乱扭,脑中满满都是想马上被大肉棒搞到高潮的想法。

    本来我淫荡的个性跟这副完美肉体,是会让男人直接跳过前戏、只想狠狠干我。但是现在却让小杰他们这种年纪轻轻就上过不少女孩的男人只想慢慢享受我这个淫荡美肉。

    我想要叫出来,但是小黑捧著我的脸、整张嘴都贴在我的樱桃小嘴上,我就没办法喊出来;我因為吃了春药,所以从一开始淫穴就是搔痒的情形,虽然有小杰在帮我口交,却没有搔到痒处,反而像是在增加我的焦虑一般。

    既然没办法叫出来,我想应该可以让小杰暂时停下来。我试著将自己的下半身从小杰嘴上移开,但是他早就把我的翘臀抱得紧紧的,根本连动都没办法动。

    更别说阿仁了,他以為我扭动身体是被爱抚得太爽,手跟嘴的动作开始变得激烈,我的乳汁开始流满了整个乳球。

    小杰他们的爱抚让我一直保持在快到高潮的状态,这时只要用肉棒插我一定会让我成為他们的肉奴。但是他们却像是要玩弄我一样,只是一直持续前戏而已。

    受不了的我流下了泪水,而小黑却在这时解放我的小嘴,小杰跟阿仁也停下他们的爱抚动作,笑嘻嘻地看著我。

    “别哭啊,筱惠姐。你吃春药不就是想要获得绝顶的高潮吗?现在我们在帮你啊。”

    小杰拿出一罐还没开过的春药,打开盖子后就把整罐倒进我嘴裡。

    身体开始变得火热,搔痒的小穴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小嘴也不受控制地让唾液从嘴角流出,我的脑中变得只有想被肉棒搞到高潮失神几百次而已。

    我的双手朝小黑跟阿仁的肉棒伸去,同时扭著腰用淫水犯滥的淫穴摩擦小杰的身体,但是他们却将我整个人抱起,小杰则盘坐在我的正下方。

    终於!他们终於要用肉棒干我了!我满心期待地看著自己的翘臀慢慢接近肿胀不已的大肉棒,淫水一滴滴地落在跟比鸡蛋还大的龟头上。

    就在只剩下一点点距离时,小黑跟阿仁停了下来─然后让我一口气被小杰的肉棒贯穿。

    粗长的肉棒撑开了又紧又窄有如处女的红肿淫穴,大龟头狠狠地嵌在垂下来準备受精的子宫口上。我被这一插送上了绝顶高潮,差点爽到失去意识,淫穴也毫无隙缝地紧紧夹著大肉棒。

    “呜……啊……啊……”

    我的身体因為高潮而不停地颤抖,美丽的双眸也向上吊翻白眼。小杰没有马上就开始干我,而是在等我高潮过去,这段时间则是轻吻著我的小嘴。

    当我的身体不在高潮时,突然发觉自己的翘臀被人抬起来,接著又是一根粗大的肉棒插进我的菊花,理所当然的我又高潮了一次。

    这次不等我高潮过去,背后的小黑把我的双手往后拉住,让我的上半身向后仰,然后又开始用粗大的肉棒干我的菊花;小杰则一手扶著我的纤腰、一手揉著著晃动的乳球,大力摇摆著腰,一下一下地插著我那还搔痒不已的淫穴。

    两根又粗又大的肉棒有节奏地一进一出,带给我非常大的快感,再加上春药的作用,让我全身都变得像是小穴跟菊花一样,只要插一次就让这副身体得到极大的性感。

    “啊!啊!啊!喔!嗯啊!”

    我不管邻居是否会听到,大声地浪叫著。就算听到又怎麼样呢,我还希望他带人来一起干我呢!

    没地方搞的阿仁只好将我的头也往后仰,让小嘴跟食道成一直线后,就将大肉棒插进正在发出淫浪叫声的嘴裡,并一口气深达喉咙。然后就像是在干穴一般,开始前后插著我的食道。

    肉棒的骚味直窜脑门,我变得全身无力,任由阿仁把我的小嘴当淫穴插,而我也尽量缩紧口腔、让他得到更棒的快感。

    “妈的……她的穴有够紧的!比处女还紧!”

    小杰使劲地揉著我的奶子,大肉棒一下一下撞著子宫口说道。

    “筱惠姐的菊花也很棒啊!夹得超紧的,我好不容易才忍住不射呢!”

    小黑抓著我的手腕,肉棒一股脑地猛插著我的菊花,而且每次都会变换方向带给我不同的快感。

    “她的嘴巴才讚啦!感觉跟在干穴一样!筱惠姐一定常帮男朋友口交对吧?”

    阿仁把我口中的大肉棒暂时抽出问道。大概是看到我恍神却依然性感的脸蛋,阿仁的肉棒又胀大了一圈。

    “对……我没事就会把他的大肉棒含在嘴裡……唔嗯!”

    我才说到一半阿仁就把肉棒用力塞进我的小嘴,再次深到喉咙,并开始大力抽插。

    “要是我能早点遇见筱惠姐就好了!”

    小杰大吼著,然后提高抽插的速度与力道,每一下都搞得我欲仙欲死,而其他两人也都在痛骂自己為什麼不早点生出来,同时也跟小杰一样加快抽插的速度。

    我很快就在这样不规律的粗暴插穴下到达了第二次的高潮,上面跟下面的小嘴都不受控制地流著水,小杰他们在这时停了下来,等我的高潮过去。

    当身体停止颤抖时,阿仁把肉棒抽出去、小黑则把我向前推倒,让我趴在小杰身上,阿仁再次把肉棒插入我的小嘴中,然后他们就开始搞我的三个地方。

    他们的肉棒都有15公分以上的尺寸,但是其中是小杰的肉棒最长,每次都能确实地碰到子宫口;小黑则是最大最粗,几乎快把我的菊花撑到变形;我想阿仁应该是最持久。

    这时我稍微恢复了点力气,我抱著阿仁的屁股,用尽自己所知的口交技巧来服仕嘴中这根肉棒,同时也晃动自己的嘴巴来套弄;小杰跟小黑看到我对阿仁做的口交后,开始全力高速抽插,弄得我只得把阿仁的肉棒吐出来连连浪叫,可是阿仁又把肉棒塞回我的嘴裡。

    这一插又让我浑身无力,阿仁的肉棒直捣我的喉咙,然后开始对我的嘴进行猛烈的活塞运动。

    在这样全速抽插的情况下,男孩们的肉棒也开始射精前的徵兆,但他们更用力插著我的肉穴,根本就不想管是否快射精了。

    而我也快被插到第三次高潮,渐渐地失去意识。

    “射了!”

    小杰重重地一插,大肉棒终於插进了我的子宫,并在裡面射出又浓又多的精液。小黑跟阿仁也是各自插到底后,就在我的食道与菊花中放出大量的精液。

    而我也因此被送上第三次高潮,同时也爽到失神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则是全裸躺在床上。而男孩们大概也回去了,但是我的身体有沐浴乳的香味,我想是他们帮我洗过澡吧。

    淫穴比昨天还红肿,菊花还好一点,嘴裡则是还有点精液的味道。昨天我昏过去后,他们到底干了我多久啊……

    从床上爬起来、打算要找件衣服穿,结果发现我的丁字裤、过膝袜跟泳装都被小杰他们拿光了,而我带来的衣服又都光是站著就会让私处若隐若现的超短裙,这代表我回家时根本没丁字裤穿。

    算了,反正我经常不穿内裤,小事一桩。说不定回家时还会被强暴呢……

    我拿了一件小可爱套在上半身后,就下楼找姊姊放在冰箱裡的食材,自己做了份早餐,一边看著美丽的大海、一边悠閒地吃著早餐。

    第12章、美女姊妹出游─大街上发情后的春梦

    整理行李跟打扫别墅这两件事让我忙到晚上,都弄好后看看时间也该回家了。

    反正没有内裤穿,那就彻底一点,将自己的完美肉体曝露在所有男人面前吧。

    我穿上只能遮住我三分之二乳球、露出白皙背部的吊带小可爱;裙子则是短到光是站著就能隐约看见我阴部与露出股沟的超短裙,这件裙子的左边完全就是只靠上面的带子绑住,下面就是像开高叉的形式,把绑结扯掉的话裙子就会掉下来,当然连丁字裤都不穿。不过為了以防万一,我把它放进包包。

    最后将高根凉鞋穿上后,走到全身镜前欣赏我的美姿。

    我自傲的一双修美腿完美地露在超短裙外,加上高根凉鞋就更加地性感,丰满的翘臀与纤细的腰身、傲人的胸部与美艷的脸蛋组成完美比例。

    “嗯,真美。”

    最后在脸上画上淡妆,完美的淫荡女神就映在镜子中,自己看了都想拿按摩棒自慰到失神。

    不过我要让自己上大街上被视姦,好好地享受男人们火辣的视线,说不定会有人忍不住直接把我推倒在地上硬干呢……

    决定好后,我把行李放在门口,打电话请宅配来帮我送回家后,就提著自己的包包往火车站的方向漫步走去。本来我是打算让宅配人员第一个视姦我,不过我实在很期待待会儿的大街曝露,就只好放弃了。

    因為我家别墅附近有一家大饭店,所以路上的游客不少,而其中男人的视线一看到我就一直钉在我身上。

    每走一步傲人的奶子就会上下抖动,丰满的翘臀也左右扭动,更别说超短裙下若隐若现的私密光景。

    才刚走过饭店门口,我的淫穴就已经湿得一蹋糊涂而且一直轻微地高潮,乳头也充血僵硬,从衣服上就能看到两点激突。

    每个男人的视线都像肉棒一般想要狠狠干我的淫穴,他们的眼神像是只要我说可以就会把我扑倒在地上猛干一样地贪婪。

    现在我好想把裙子翻起来对他们说:『快来干烂筱惠的骚穴。』。可是不行,要是我这麼做就不算享受曝露的快感了。

    於是我就在眾人的视姦下,保持著轻微的高潮与高涨的性欲一步一步走向火车站。在买票时有不少男人都走到我的后面排队,从眼角的餘光我看到他们一直瞄著我的翘臀或短裙。

    在轮到我买票时,我故意弯腰翘起屁股让这群色胚更爽,最后拿了莒光号的票,赶上刚好进站的火车,那群色胚只能看著我的倩影离去。

    我走进的车厢完全没有一个人,所以我就随便挑了个车厢中段的靠窗位置坐下。因為裙子被卷起来,湿漉漉的阴部就这样曝露在空气中。

    我很想在这裡好好地自慰一番,但要是在这裡就把高涨的性欲给排解掉的话,待会儿下车就一点都不刺激了。

    於是我把已经很短的裙子拉了拉,然后用小包包遮住溼答答的阴部,好让自己不会去想要自慰。然后火车就开始离站,或许是我这几天做爱太累吧,很快地就陷入梦乡之中。

    当我因為觉得身体怪怪的而张开眼睛时,我发现自己并不是在火车车厢内、是在一处上下左右看起来是肉组成的密闭空间中,我的衣服都还在,包包则躺在不远处。

    “这裡是哪裡……”

    从软软的肉质地板上站起,我想要找到出口,不过不管哪裡都是密闭的。这裡的味道非常地像男人肉棒散发出来的腥味,而且到处都是透明的黏液。

    就在我要走向肉质墙壁时,修长的白皙美腿忽然被地板伸出的数根触手给缠绕住,柔嫩的肌肤也沾上了触手的透明黏液。

    “这、这是什麼!”

    我惊恐地想把触手给解开,但是地板却又伸出触手把我的纤细双臂高举,同时把我整个人吊到空中,双脚也被大大地分开。

    “放开我!”

    我努力挣扎著,但是触手们却紧紧绑著我的四肢。

    这时天花板、四周的墙壁也伸出一堆粗细大小不一的触手,细小的触手像是跟我十指相交一般地环绕、或是窜进脚底与凉鞋的隙缝,卷起我有如玉葱般的脚趾。

    粗大的触手则像是男人一般地把我的小可爱拨开,露出傲人的奶子。这时我知道了这些触手想插我,但是我一点都不想跟这些不是人的东西做爱,所以就竭尽所能地挣扎。

    可是触手还是把我绑紧紧的,有些触手绑住我的大腿、将我的下半身抬起,让我从立姿变成躺姿。

    “不、不要!唔嗯!”

    一根触手伸到我的眼前,从前端张开了没有牙齿像是嘴巴的器官,其中有无数根正在蠕动的细小触手,然后那分成两半的嘴巴就贴上我的小嘴。

    细小的触手群夹著我的小舌猛舔,就像是在跟我舌吻一样,同时也分泌出一种香甜的浓液让我喝下,原本还在抵抗的我全身瘫软。

    接著那些攀爬在我身上的触手前端开始变化,有些从尖端伸出与我嘴中一样无数条的细小触手,把我一对奶子圈住后,开始爱抚我充血勃起的乳头,圈绕住奶子的躯干部份则挤压著我的乳房,让乳汁不断从乳头喷出。

    有些则卷起我的纤腰,或是分出细小触手来爱抚我身上的性感带,又或是变形成类似舌头的海绵体来舔弄我白皙的脸颊、耳朵或大腿。

    “唔嗯……嗯嗯……”

    因為触手的爱抚与那些香甜浓液的关系,我的淫穴流出不少淫水、也像是吃了春药一般地异常搔痒,而我开始觉得被触手干也是不错的选择。

    我不自觉地把腰往那些浮在半空中没有动作的触手挺起,触手似乎知道我已经开始发情,便开始蠕动变形。

    缠在我美腿上的触手像是舌头一般地舔著有如玉葱般地脚趾,同时也在分泌另一种浓液,跟姊姊用来涂在我身上的春药很像。

    一些触手将我的菊花温柔地掰开,然后一条比其他还要粗且长有突点、龟头的触手慢慢将前端刺入,我感受到狭窄的菊花被慢慢撑开,但是一点都不痛反而跟淫穴被插一样,因為那条触手在慢慢前进的同时也在分泌浓液。

    “唔嗯……啊欸……”

    我爽到把舌头吐出小嘴,跟我接吻的细小触手也就吻得更深入,大量的唾液从嘴角流出;爱抚乳头的触手忽然离开,换成两条前端像是吸乳器的移动过来,吸乳器内侧也有无数条短小的触手在蠕动,然后就盖在我的乳头上。

    吸乳器触手开始把我的乳汁吸走,可是非常地温柔,就像姊姊喝我的乳汁时一样。再加上卷住乳房的触手温柔地按摩,让我更加地想跟触手做爱了。

    我感觉菊花中的触手插到了肠道,而触手在这裡就停下─然后开始吸我的粪便,突如其来的异样快感让我瞬间到达高潮,淫穴开始颤抖、潮吹,而突点则是开始蠕动。

    接著又有好几条从前端伸出细小的触手,移到我的淫穴前,开始爱抚我充血肿胀的阴蒂,让我的淫水流得更多、淫穴更加地空虚。

    我开始扭动纤腰,但是攻击阴蒂的触手反而更加剧烈,让我流下了难受的眼泪。

    “快、快插我……”

    一边扭著纤腰,一边含糊不清地说著。

    一条几乎快跟我小腿一样粗的触手慢慢地抬起,跟我的脸蛋一样大的龟头上有著无数颗蠕动的突点,外表也都是透明的浓液。

    终於!我要被插了!就在我这麼想时,触手们保持著现在的状态把我放回地板上。

    在触手的帮助下,我很快就让有点瘫软的双脚站在地板上,这时跟我舌吻的触手还有绑住我双手的触手离开了。接著我感觉到自己正下方的地板正在蠕动─往下一看,地板上生出一个类似香菇大小的东西,看形状那似乎是肉棒,不过尺寸却小了些。这时几根肉棒将我的泪水舔乾,而巨大的肉棒触手轻轻碰了碰我的小嘴,我才知道它想要我做什麼。

    它想要我口交。

    “呵呵……”

    我轻轻笑著,忽然觉得触手们很可爱,也很温柔。虽然我很淫荡,也很习惯经常被男人硬来,可是我更喜欢温柔对待我的男人,但没想到应该会粗暴侵犯我的触手对我居然如此温柔,既会擦乾我的泪水、想要我口交还会先告诉我,為了减轻一点我的搔痒还多生出一根肉棒。

    “好呀。”

    我先将淫穴对準地上那根短短的肉棒,然后慢慢地跪坐下去。表面上满是透明浓液的肉棒撑开了我有如处女的紧嫩淫穴,当我完全坐在地上时,这根肉棒刚好抵在我的子宫口。

    刚才触手们爱抚造成的空虚与搔痒稍微减轻了点,菊花的触手也不再吸我的粪便,而是小幅度地来回抽插。

    “嗯……嗯嗯……来……”

    肉棒触手移动到我的脸前,外表上的浓液发出的香甜气味窜进我的脑子,我捧著眼前这根大肉棒,低头吻了一下龟头的马眼。

    然后尽量用小嘴奉仕温柔的触手,双手也适度地帮龟头、肉棒按摩,不时亲吻龟头、舔弄伞状的下方,我的口交充满了爱情。

    或许是认為我不会再抵抗吧,还在爱抚我身体的触手们纷纷离开,只留下淫穴中那根。这让我非常地感动,於是我停下口交─“不要离开,继续爱抚我吧。”

    听见我这麼说,触手们又回到原本爱抚的位置,甚至还有更多触手缠绕在我身上,简直就像是抱住我一样,而且也不像刚才一样激烈,是非常温柔的爱抚。

    因為触手不再用吸奶器,所以我就连奶子都用上,一对还掛著白色乳丝的白皙奶子夹著龟头以下的部份。

    除了舔弄与亲吻,我还不断把触手所分泌的香甜浓液给喝下,再加上环绕全身的触手浓液,使得我的身体越来越敏感,身体被爱抚一下都快要达到高潮似的,要是淫穴那根肉棒开始抽插我一定会高潮。

    但是我不希望那样,因為我的高潮要给眼前这根触手才行。而淫穴那根肉棒也没有任何动作,就只是插著而已。

    “揪嘖嘖……揪……嗯嗯……你好硬喔……”

    享受我舔舐的肉棒似乎又硬了一点,触手抖动了一下。

    “嘻嘻……舒服吗?”

    我用奶子摩擦著触手,小舌则沿著马眼舔下来,然后将小嘴张到最大、盖住整个马眼。

    触手忽然开始剧烈抖动,然后有大量的浓浊液体从马眼喷出、直射进我的小嘴。因為量实在太多,我的小嘴没办法完全接住,使得浓浊的白色精液喷了我满身,而我也被精液稍微呛到。

    我的身体到处都是触手射出的精液,不过不像男人的精液,触手的精液没有很重的腥味,而是跟它表面一样的甘甜。

    因為衣服都被精液弄得黏搭搭的,穿在身上不是很舒服,所以我就把衣服给脱掉,而裙子只要拉一下绑带就脱了,最后把凉鞋给脱掉。

    现在我的身上就只剩下触手射出的大量精液还有持续爱抚的触手,不知道為什麼就连我的背部也沾到了。

    “呼……好了,接下来你想干嘛呢……”

    爬在腿上的触手开始把我的姿势换成横躺,一直插在淫穴裡的肉棒也因此拔出。

    那条巨大的肉棒触手移动到我的两腿之间,龟头上的突点开始蠕动。这时又有几条比较细的触手伸过来,从前端伸出更细的触手,然后慢慢掰开我的阴唇。

    “来……嗯……狠狠地搞我吧……”

    只见肉棒触手稍微地往后退─然后一口气插进我的紧窄淫穴、并直达子宫口,我因為这一插的快感实在太大,害我有一下子眼睛只看到白色而已。

    累积至今的性欲也在此时爆发出来,身体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全身都颤抖不已。强烈的快感让我爽到流出泪来,乳汁跟口水也不由自主地流出。

    “啊啊……好、好棒……”

    之前跟我接吻的触手伸到我的面前,伸出许多细小触手与我接吻,也一直分泌出香甜的浓液春药让我喝下去。

    我那完全没有赘肉的平坦小腹现在正因為触手肉棒的关系而隆起,让我看了是更加地兴奋。淫穴跟菊花的触手开始大幅度抽插,一条进就一条出,有节奏的抽插让我的快感一直保持在高峰。

    缠著我双手双脚的触手像是舌头一般贪婪地舔著我白皙的肌肤,纤腰上的触手则像是手臂一样将我抱住。

    猛力抽插淫穴的触手忽然开始变形、更加膨胀,原本就被触手撑起的小腹更加突起,从外面就能看到触手的变形。

    然后我感觉到子宫口被触手撑开,授精用的触手伸入了我的子宫,并开始射出滚烫的精液、好让我生下牠的后代。

    而抽插菊花的触手也开始喷射大量的春药,就算是射精也能让我不断到达高潮。

    在子宫装满了精液后触手还是继续射精,我看著我的小腹像是怀孕一样渐渐胀起,变态的性快感让我更加兴奋。

    最后子宫装不下精液的时候,我的肚子也鼓得像是临盆前一样,触手慢慢从子宫退出、同时也把淫穴装满精液,然后就从我的淫穴抽了出去。

    这时我已经爽到翻白眼,肉质的地板积了一摊淫水形成的水漥。

    一根与刚才不同形状的触手伸到我的淫穴前,然后射出绿色的黏著物体将我的淫穴口给封住,好让射满我淫穴与子宫的精子不会倒流出来。

    吊著我的触手们把我放在地板上,与我接吻、插著菊花的触手也在这时离开,留下刚被授精的大肚子的我。

    我跪坐在肉质的地板上,一边满心期待自己会生下怎样的孩子,一边因為性交的疲累而沉沉睡去。

    “嗯……”

    慢慢张开双眼,我发现自己回到了火车的座位上,身上曝露的衣服也完好如初,只是不知何时小可爱已经被我自己撩了起来,原本就很犯滥的淫水更是流满了整个地板。

    而火车也到了我的目的地。

    “原来只是梦呀……”

    我有点惋惜地从位置上站起,整理好衣服后就下了火车。

    第13章、怕寂寞的学妹─被工人们玩弄的美肉

    我拖著行李箱来到一栋白色的豪宅外,身上穿著的是符合夏天季节的露腰吊带小可爱与一边用绳子绑住的超短裙,鞋子则是高跟凉鞋。才刚走到大门口就看到穿著跟我差不多的长髮女孩就站在那裡。

    “学姊!”

    比我矮的的马尾女孩跑到我前方,然后一把抱住我。她是我高中时的学妹,名字是徐柔恩,高中时身材明明就只有一般,上大学后却忽然变得特别好,当初再见面真是吓了我一跳。

    不过柔恩跟我不同,她是清纯可爱型的。

    “好久不见了呢,柔恩。”

    “筱惠学姊又变更漂亮了!”

    “柔恩你才是更漂亮了呀。”

    柔恩牵著我空出来的手,我们就这样走进她家的大门。当我们走进去的时候,我发现有好几台小货车停在门口附近,小货车旁边则有十几名光著上身的中年男子坐在那边休息。

    他们一看见我跟柔恩火辣的身材就睁大双眼,色玻Р'的视线钉在我们那光是走路就会轻微摇晃的奶子、单手就能环绕的纤腰、以及修长白皙又均匀且完整露出的双腿上,那种眼神看起来恨不得把我们压在地上用肉棒猛干似地铮省?br />

    我身上的裙子是短到内裤快露出来,而柔恩则是穿著跟三角泳装一样的热裤。两名穿著曝露清凉的性感美女走在眼前,任何男人都不会想移开视线吧。

    “我家人都出国去玩了,只留我下来看家裡的装潢情况。”

    柔恩不满地都起小嘴,用另外一隻手开门。

    “所以才找我来陪你吗?”

    门一开,原本应该是装潢得很漂亮的客厅现在几乎都被拆了下来,墙壁旁边放著一堆装潢用的材料。宽广的客厅裡面也有好几个光著上身,甚至脱到只剩四角裤的男人。

    “不然人家很无聊嘛。”

    我们一走进去,那些男人也跟外面的一样,视线全都钉在我们身上。不过柔恩似乎没有发现,她继续牵著我的手往二楼走去,就在我们走楼梯的时候,我发现有好几个男人在楼梯底下往上看,他们在偷看我的丁字裤。

    因為裙子短得平常走路都有可能会被看到,现在就算用手遮都遮不住,所以我乾脆当作没发现,继续让柔恩带到二楼。结果二楼也有数名跟下面一样的男人,只是柔恩一样把他们当作空气,牵著我的手走进她位於二楼的房间。

    一走进柔恩的房间就有一阵凉风迎面吹来,跟外面大热天的天气完全相反。结果在我把房门关上的同时,柔恩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得只剩下蕾丝内裤,然后把自己抛向宽广柔软的双人床,坚挺丰硕的奶子就算躺著也没有外扩,依然保持漂亮的形状挺立著。

    “柔恩,冷气开这麼强还脱衣服,不会冷吗?”

    “外面很热嘛。学姊要不要也脱衣服呀?很舒服喔。”

    “既然学妹都邀约了,做学姊的怎麼能不答应呢?”

    我笑著回答,然后就将自己的衣服脱到只剩丁字裤,把衣服放在行李箱上就躺在柔恩旁边,才刚躺下去柔恩就趴在我身上抱著我。

    “嗯~好久没有躺在床上抱著学姊了,而且学姊的身材又更好了……”

    柔恩不甘心地轻轻搓揉我那双奶子。

    “啊嗯……柔恩还不是一样,跟高中的时候差好多喔!”

    我把手伸进她的蕾丝内裤裡,抓了柔恩的小翘臀一把:“上大学应该有交男朋友吧?”

    “他们都是一群色狼。”

    柔恩伸出小舌,灵活地舔舐著我那坚挺的白皙奶球,像是吃冰泣淋一样地偶尔吸允一下:“学姊有男朋友吗?”

    “嗯……分手了……啊……不要吸啦。”

    但是柔恩却一边舔一边吸允,直到奶子都是她的唾液,她的小嘴又含住我那逐渐充血的乳头。

    “嗯揪……嘖嘖……学姊这麼漂亮,居然还有男人想跟你分手?真不知道在想什麼……嗯……”

    柔恩吸著右边的乳头,另一边则是用手轻轻搓揉、拨弄。

    “啊呀……柔恩……嗯……啊……呀……”

    “学姊的身材这麼好……揪嘖……这麼诱人……嗯嗯……”

    柔恩空著的右手开始往我的下半身游移,最后来到丁字裤的绳结。原本放在柔恩小翘臀上的双手变成抱著她的背,而我的一双修长玉腿也不自觉地张开。

    “皮肤又细嫩……揪……嗯……哈……”

    放开沾满唾液的乳头,柔恩的小舌开始往上移动,最后来到了我的面前。

    “怎麼还会有男人想放开这张小嘴呢……嗯……嗯嗯……”

    柔恩吻上我的樱唇,灵活的小舌窜进口腔与我的舌头激烈交合,丁字裤的绳结也被她给解开。

    其实从高中的时候我们就会玩这种亲热的游戏,有时候乾脆在学校厕所忍著不出声,在家裡当然就是尽情大玩特玩萝。不过我们的性向都很正常,我就不用说了。柔恩也有交过男朋友,可是也分了。

    不过我没想到,就在我们重温亲热游戏的时候,柔恩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点,而我们亲热的过程居然被完整偷拍下来了。

    后来我们一直玩到中午才结束,刚好也要吃午餐了。柔恩说因為连厨房都在施工,所以只好连同工人的便当一起叫,便当送来的时候再下去拿就好了。

    “学姊,要一起洗澡吗?”

    柔恩从背后捧起我的一对奶子搓揉,香舌舔著我脖子的性感带问道。从早上玩到现在我已经高潮好几次了,因為柔恩比谁都清楚我身上最敏感的地方,那些敏感点也都被柔恩种上鲜红的草莓。

    “让我休息一下……嗯……”

    “真可惜……嗯哼……嗯揪……”

    柔恩在我又一次高潮时吻上我的小嘴,香舌在我口腔裡激烈交合好让我的身体保持在高潮绝顶的状态,同时搓揉有点桃红色的奶子让高潮更激烈。

    原本就被分开的美腿又张得更开,溼答答的淫穴更是不断抽动,整个身体像是触电一般地抖个不停,持续性高潮让我差点就昏过去了。

    “嗯嗯……哈……”

    “嗯呀……啊啊嗯……哈……”

    任由唾液从嘴角流出,我吐著香舌在柔恩怀中微微抖动著,敏感的身体还沉浸在高潮餘韵中。

    “真的不跟我一起洗澡吗?”

    柔恩一脸可惜地放开我的奶子,让我躺在床上后走到浴室门口前捧起自己的奶子问了我一次:“这次换学姊了育……”

    “不要……嗯……哈……”

    要是我答应跟柔恩一起洗澡的话,我一定会被她玩到高潮失神,而且柔恩洗澡通常都洗到两三个小时以上。真是的,许久没见居然还记得怎麼玩弄我的身体。

    “嗯……那学姊就好好休息吧,等一下便当就会来了,麻烦请你下去拿萝。”

    说完柔恩就走进浴室,把门关上后就开始洗澡。

    一直到高潮的餘韵完全退掉,我才从床上起来,双腿之间都是先前高潮时的淫水。用卫生纸擦乾股间,我重新将衣服穿上。

    反正到时候柔恩一定又会把我的衣服给脱掉,所以我乾脆不穿丁字裤,直接套上超短迷你裙与小可爱。不过一穿上小可爱我就发现乳头激突……也只好这样了。

    “柔恩,我下去拿便当萝。”

    我走到浴室门前敲了一下后说道。

    “嗯,谢谢学姊萝~”柔恩似乎在听mp3的样子。

    我穿上高根凉鞋,走出了柔恩的房间。原本在走廊上工作的男人通通都不见了,这时我也才想起来他们曾经偷看我的内裤。

    “应该没关系吧……”

    我走到一楼,全部的工人都在一楼客厅围成一圈休息或是吃便当,用塑胶袋装的便当就放在他们中间。而我一下来他们的视线全部都钉在我身上。

    “喔,美女吃饭啊。”

    “嗯、嗯……”

    我沐浴在二十多个男人的火热视姦之中,跨出脚步走向放在工人们中间的便当袋,我想我的脸一定很红。

    就在我经过坐在地上的工人旁边时,眼角餘光看到那些工人都故意压低身子,想偷看我的裙下春光,事实上也让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便当被放在地上,所以我得弯腰或是蹲下才能拿到。反正不管怎样都会曝露春光,再说都已经被看过了,我决定弯腰去拿。

    我弯下纤腰伸手去翻开塑胶袋,故意装做在找自己想吃的便当,同时也用眼角餘光偷瞄工人们的反应。后面的工人走到我背后?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