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淫穴美女

第 6 部分阅读

    直到公车又停了下来,外劳才依依不捨地放开我的樱桃小嘴,射精的大肉棒也稍微地萎缩、从装满浓稠精液的子宫口拔出,他温柔地将我放在柔恩旁边。而且当他的肉棒拔出去时,我的淫穴居然没有马上合起,而是还保持著他肉棒的形状,最后才依依不捨地闔起肉壁。

    脑子还在空白状态的我一时不知道发生什麼事,还想将自己贴上外劳,直到柔恩从背后抓住我、将含著精液的樱唇贴上来与我热吻。

    直到精液全部被我吞下肚后,柔恩才解放我的小嘴。

    “学姊,这班车要到终点还久啦。你看这裡这麼多男人,不要只选一个人呀。”

    我随著柔恩的话扫视围著我们的外劳,每个人都挺著一根不输刚才那名外劳的大肉棒,也因為都是做苦工的关系,身上的肌肉都十分壮硕。

    “再说,今天他们听到你会来,所以都吃了壮阳药,我一个人可没办法对付他们啊。”

    每个人看著我的视线都非常火热,每个人都想马上扑上来用肉棒大干特干我的淫穴,最后再把精液射进我那发情的子宫。

    我被看得害羞不已,同时又非常期待与他们的作爱,於是我低下头红著脸,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掰开淫穴。

    公车开到终点后,我跟柔恩第一个走下车。我身上依然穿著上车时的服装,只是少了那件丁字裤,并用一根长度适中的按摩棒挡住子宫口,藉此不让子宫裡的精液倒流出来。

    后来每个外劳都排队一个一个将肉棒插进我的淫穴,并在子宫裡射出大量精液,整车外劳的精液都装在我的子宫裡,也因此我现在看起来就像个正在怀孕期间的美艷少妇。

    而被轮姦过好几次的柔恩在那之后也是被同时干淫穴与菊花,而且她还不像我有用按摩棒挡住,而是放任精液倒流,身上的精液则是随便擦一擦后就穿上自己的衣服。

    只是她身上的精液味光是在大老远就能闻到,就算是笨蛋也猜得到她刚才被轮姦,可是柔恩却完全不在意地跟我有说有笑。

    我们在一家麦当劳解决了迟来的晚餐,回到公车总站準备搭公车回柔恩家时,我们又看到了那群也準备搭公车回去的外劳。

    我跟柔恩互看一眼并笑了一下,手牵著手走向公车。

    第17章、怕寂寞的学妹─泡春药澡的淫荡美肉

    感觉到小嘴、淫穴跟菊花被充满撑开的快感,我张开了眼睛。我发现自己正含著一根把小嘴当淫穴疯狂抽插的肉棒,淫穴跟菊花也都插了粗大的肉棒并且进行活塞运动。

    “育,美女醒啦!”

    抱著我的头做深喉咙活塞的男人说道。

    当我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强姦时,敏感至极的肉体马上就到达了高潮,但是男人们还是依然继续猛烈的活塞运动。

    昨天我跟柔恩回程时又被整车的外劳轮姦内射,原本就很敏感的身体光是被插一下就有可能到达高潮。最后我们被插到完全没办法站起来,他们只好抱著我跟柔恩回来这裡。

    只是负责抱我们回来的两个外劳,才刚走进客厅就受不了又开始干起我们红肿的淫穴,而且因為难得可以独占我们两个美女,所以他们射精射到肉棒站不起来才罢手。

    “昨天没插到,没想到今天连柔恩美眉也一起搞了!”

    不过抱我们上来时又吃了不少豆腐,我跟柔恩也只能任由他们摆佈。后来我们在床上恢复一点力气后就进浴室一起洗澡,谁知道柔恩拿错沐浴乳,变成先前那罐春药沐浴乳,害我们在浴缸裡高潮了不知道多少次。

    我们好不容易走出浴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因為我们的肉体浸泡春药太久的关系,光是碰到性感带就会高潮,后来一躺上床就累得睡著了。

    直到现在,工人们把我们从睡梦中用肉棒干醒,现在应该是中午左右吧?

    “唔喔哦哦,射了!”

    深喉咙活塞的工人紧紧抱住我的头,粗大的肉棒一口气插进食道,最后放出大量的精液。

    射完后工人马上就把肉棒给抽出去,这时我得以稍微休息一下。小腹有稍微的突起,大概被射了不知道多少精液进去,菊花深处也有非常奇怪的感觉。

    我的肉体上也沾满了精液,嘴裡也是满满的黏稠精液。

    而柔恩则是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工人身上,任由肉棒在自己体内衝刺。她的状况也跟我差不多,身体到处都是精液。

    “呜嗯!”

    接著又一根肉棒插进我的小嘴,毫不留情地进行猛烈地抽插。

    敏感至极的性感肉体不断迎接一阵又一阵的高潮,工人们不断在我跟柔恩身上发洩因為看得到却吃不而累积高涨的兽欲。

    他们不断在我们的小嘴、淫穴、菊花中射出精液,白皙的肌肤也被他们搓揉到赤红。跟外劳们不同的是,工人们完全不会想到温柔,而是粗暴地摇摆腰身。

    我最后又因為高潮而失去意识。

    再醒来时,那些工人已经不见了,而我跟柔恩身上都是白糊糊的精液,嘴裡的精液更是溢出小嘴。我们躺著的床铺也都是他们射出来的精液,整个床单都是腥臭的精液。

    使力坐起来才发现淫穴变得更肿更敏感了,不过幸好是不会痛,只因為更肿的关系使得淫穴没办法闔起来。

    “嗯……柔恩……”

    吃力地爬到柔恩旁边,我发现她两眼无神地看著天花板,不过还有呼吸所以确定她还活著。

    就算是经常被轮姦的我都受不了在泡了春药之后的连续两天姦淫,柔恩会变成这样也是当然。

    “得先处理一下……”

    我扶著柔恩瘫软无力的身体走进浴室,把她放在粉红色的气垫床上,我拿起莲蓬头忍著性感先冲掉自己身上的精液,光是热水的衝击就让我差点软脚。

    用热水冲完肌肤跟秀髮上的精液后,我开始将莲蓬头往淫穴移动,同时将食指跟中指插入淫穴并慢慢撑开。

    但是光把手指插入就让我高潮了一次,我顿时脚软瘫坐在地板上。背靠著墙壁分开双腿,我再一次把手指插进并撑开淫穴,同时像是夹住肉棒一样让淫穴把精液给挤出来,右手则拿著莲蓬头冲著淫穴口。

    强烈的快感袭击全身,身体像是触电一般直发抖,淫穴潮吹连同精液一起喷了出来。

    “咿……嗯……”

    充血肿胀的阴蒂在热水的衝击下让我又到了高潮一次,我差点就失去意识了。

    清完淫穴的精液后,我对菊花也如法泡製,只是这次快感就没有这麼强,在我高潮之前就把精液清完了。工人们的肉棒虽大,但是却不像昨天那些外劳一样等插进子宫口后才开始衝刺,所以子宫裡几乎没有精液流进去。

    清完自己的身体后,我转向还没有回神的柔恩。如果用热水冲的话,她可能会因為身体敏感而高潮,要是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

    还是用舌头慢慢帮她舔掉吧。

    我慢慢爬向全身瘫软的柔恩,她依然双眼无神、看起来还没有恢复意识。我先将她身上的精液舔掉、吸入嘴裡,尽量不让她有一点快感。

    舔掉的精液我就直接吞下去,反正蛋白质对身体有益,再说我吃精液也吃习惯了。舔完身体上的精液后,我爬到柔恩的双腿之间,把她的美腿扛在我肩膀上。

    樱唇贴上红肿尚未闭合的淫穴,舌头慢慢深入其中将精液勾出来。柔恩的阴道似乎比较短,所以淫穴裡的精液几乎都在抽插时倒流出来了;接下来是菊花,大概是被肉棒插得有点鬆,所以我很容易就能把精液吸出来。

    “嗯、哼嗯……这样就好了吧……”

    结束之后,我也差不多有了一点力气,便把柔恩放进放满了热水的按摩浴缸。

    “哼嗯嗯……嗯嗯……”

    大概是身体还敏感,碰到热水有点刺激吧,柔恩的身体稍微抽动了一下。

    我走到放著沐浴乳与洗髮乳的架子,随手拿了一罐快用完的泡澡剂就走回浴缸。只是我没想到,这罐泡澡剂居然是昨天柔恩说的春药。

    打开盖子,把泡澡剂全部倒进浴缸后把罐子放在旁边,然后我也进了浴缸。热水不烫也不冷的温度让被轮姦了一天的身体疲劳得到解放,我让肩膀以下的身体全部浸泡在水裡,然后把柔恩拉过来。

    我因為国中就开始被干,对於轮姦的适应性还不错,甚至在高中毕业旅行也有被全校男学生与男老师轮姦的经验,所以觉得还好。

    不过听柔恩说,她是今年暑假才被外劳轮姦的,所以还没有习惯吧。

    “真是难為你了。”

    我轻轻抱住柔恩的身体,把头靠在她的后脑杓上。这时我发现,柔恩正在颤抖,反应就像是高潮一样。

    而我也开始觉得淫穴变得搔痒,白皙的肌肤开始变得桃红,双腿不自觉地张开想让什麼东西插进我的淫穴裡。

    “啊、咦、咦……”

    原本好不容易不再高潮的身体迎来第一次高潮,同时也渐渐地变得敏感。我还不知道发生什麼事,往放在旁边的泡澡剂罐子看过去。

    上面写著一段小字“本剂使用特殊配方调製而成,使用时女方身体会变得敏感与容易高潮,男方则会变得持久,因為效果卓越,请酌量使用。”

    然后,我就因為连续的激烈高潮而昏了过去。

    第18章、淫乱的周末─精油爱抚高潮

    那天我们被工人轮姦了一整天又不小心泡了好几个小时的春药澡之后,我们休息了大概三天,一直到身体恢复,柔恩跟我才敢穿上衣服。

    因為之前一旦穿上衣服就会让乳头摩擦,敏感至极的肉体就会自顾自地高潮。还好那天工人轮姦我们是因為装潢工程结束,所以他们累积好几天没发洩的兽欲才会一口气爆发。

    没穿衣服的日子就只能用柔恩家的厨房作饭来吃,还好我的手艺不错,不然不会做菜的柔恩早就饿死了。

    现在我穿著黑色比基尼躺在柔恩家泳池边的躺椅上,而柔恩则穿著跟我相对的白色比基尼躺在我旁边,脚上戴著脚鍊。难得今天太阳很温和,我跟柔恩就决定来晒一下太阳,我们的泳装一样都是绑带款式,只要拉掉泳衣前面跟泳裤两侧的绳结,就能让我们变成裸体。

    就在这时,我发现有两个黝黑的壮硕男人手中提著袋子从房子那裡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人就是坐公车那天第一个在我子宫裡中出的壮硕外劳,今天他身上只穿著一条紧绷的三角泳裤,粗大的肉棒被三角泳裤绷得紧紧的,他那时的温柔举动至今还是让我小鹿乱撞。

    “HI。”那外劳对我打招呼,然后就朝我直直走来,我从躺椅上坐了起来。另一名外劳则是走向柔恩。

    “Hi……嗯哼!”

    他一走到我旁边就紧贴著我坐下,一手抱住我的纤腰,一手挑起我的下巴,大嘴就吻上我的樱桃小嘴。跟之前一样,温柔的吻技马上就让我举手投降,手臂抱著他的脖子热情回应他。

    “嗯嗯、揪嘖……嗯嗯……啊……”

    不过他很快地就放开我的樱唇,害春情荡漾的我想追上去继续跟他接吻。

    “嗯嗯嗯……呼……怎麼样呀?那天我看学姊还满喜欢他的,就找他们两个来陪我们过周末了。啊,这个是我特别中意的……嗯哼嗯嗯!”

    刚说完柔恩就被外劳压在躺椅上强吻,双手也在只穿著比基尼的肉体上下其手。

    这时外劳拉著我的手去放在他那快要把泳裤撑破的大肉棒上。

    “Like ?”我害羞地别过头去,可是隔著泳裤感受肉棒热度的手却情不自禁地抚摸著。起身坐在外劳健壮的大腿上,双手爱怜地隔著泳裤抚摸那根肉棒。

    “I Love……嗯……揪嘖、嗯哼、嗯……”

    我们像是一对恋人一样热吻,而且还是我主动吸允他的舌头与唾液,他也乐意地将舌头伸到我嘴裡让我吸允。

    对他们来说,身材曼妙的美女主动献吻,这是多大的艳福呀。

    柔恩张开美腿紧紧夹住那个外劳的熊腰,整个人像个章鱼一样缠在外劳身上热吻。那天她明明一开始就被两三根肉棒搞到全身精液还失神,居然还有力气去记男人怎样对她呀……

    这次没有其他人的催促,我跟外劳享受著舌头唾液与对方完全混在一起的感觉,双手也没有停止抚摸肉棒的动作。我们四个人就在柔恩家的泳池旁边热吻了好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劳才放开我的樱唇,我跟他的嘴角都流著不知道是谁的唾液。

    “嗯、哼嗯……”

    “趴著。”

    外劳轻鬆地把我从他腿上抱起,我照著他说的话趴在躺椅上后,他从袋子中拿出一罐黄色的精油。旁边的柔恩也跟我一样趴在躺椅上。

    外劳打开罐子把精油从粉颈开始沿著脊椎,一直倒到我的翘臀。精油冰冷的感觉触动我因為接吻而发情的肉体,唾液又从嘴角流了出来。

    然后我感觉到他的一双大手放在我的背上,用适当的力道按摩著我的裸背,并把精油推开。粗大的手掌让这几天来的疲劳完全消失,同时也勾起我的淫欲。

    “嗯、嗯嗯……哼嗯……”

    大手从裸背移到还穿著泳裤的翘臀,外劳轻轻地将两旁的绳结解开。把盖在翘臀上的布料移到大腿之间,淫穴还是被盖著的状态。

    他先是把我的翘臀推得到处都是精油,接著用两根手指滑进股沟、轻轻扫过紧缩的菊花,然后手掌大张抓住翘臀,用手掌来按摩我那柔软与弹性俱佳的翘臀。

    “哼嗯、嗯、哼……”

    他又拿起精油倒在我自豪的白皙玉腿上,美腿的按摩比先前还要有感觉,我发出的娇喘声也就越来越大。

    “啊、嗯、哼嗯、嗯嗯、啊嗯!”

    外劳的手掌一路来到脚掌,这时他改用手指来按摩我的纤细脚趾与白皙脚掌,还把粗大的手指插进脚趾之间。

    我的美脚沾满精油后,外劳让我翻身向上,开始按摩美腿的正面。跟之前一样,他听著我的娇喘声一路来到了鼠蹊部,我以為他会开始爱抚我的淫穴,而我也满心期待地挺起纤腰等著他的爱抚,但是他却把泳裤恢复原状,然后把我拉起来。

    外劳先是坐在躺椅,再让我美脚大张地跨坐在他身上,裸背紧贴著他壮硕的肌肉胸膛。他一手捧著我的柔软乳房,一手拿著精油来到我傲人的乳沟上。

    “嗯哼!啊、嗯嗯!”

    精油倾洩而下,流进让许多男人色心大起的乳沟,他还移动精油瓶子,让精油可以流满我的奶子。

    外劳先是让我那没有赘肉的腹部与纤腰涂满精油,最后才来到傲人丰满的双峰。他隔著泳衣轻轻揉弄我的奶子,征服我淫穴跟子宫的大肉棒隔著两件泳裤将阴唇微微顶开。

    “啊、嗯嗯、哼嗯嗯!嗯、嗯啊!”

    我跟柔恩的淫叫声在泳池边迴响著,她已经被脱得精光,只剩泳裤还掛在戴著脚鍊的脚踝上。

    然后我们同时被爱抚送上了高潮,外劳放开全身颤抖瘫软的我,温柔地用健壮的双手将我抱著。我的泳裤吸满了精油与淫水,因為性感而分泌的唾液则沿著嘴角流下。

    “舒服吗?”

    外劳低头吻上我的樱唇,我也自动伸出舌头再一次热吻。直到高潮餘韵退去,我们才依依不捨地放开各自的嘴。

    “现在换我来让你舒服萝。”

    樱唇轻轻吻了一下外劳的脸颊,我以肉体完全贴著他的姿势转向,被大肉棒顶得高高的帐棚就在眼前。

    第19章、淫乱的週末─樱桃小嘴的奉仕

    上次在公车上还没有做完口交就被拉起来干了,所以这次我决定好好弥补一次。纤细手指爱怜地隔著泳裤轻抚著肉棒,我把外劳的泳裤脱到大腿。

    征服无数女人的入珠大肉棒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我伸手摩擦那巨大的入珠龟头,然后抬起傲人的双峰,让我的奶子藉由泳装的夹力将大肉棒夹住。

    因為精油的关系,奶子很顺利地滑到大肉棒的根部,压在装满精液的睪丸上。我的奶子紧紧夹住粗大的肉棒,但是肉棒却还有一半从我的乳沟中窜出。

    我轻轻地在龟头的马眼上一吻,然后伸出香舌划过马眼,小嘴贴在马眼上开始舔弄吸允。从旁边来看,我就像是在跟龟头接吻一样。

    旁边裸体的柔恩贴在外劳身上,性感的肉体摩擦著满身肌肉的外劳,柔恩的小嘴正在帮肉棒口交。我也跟她一样,整个人都贴在外劳身上,翘臀刚好落在他厚实健壮的胸膛上。

    “嗯……真软。”

    外劳让龟头大大地跳了一下,藉此来表示他很舒服,马眼也开始流出前列腺液,我当然一滴都不剩地吸进嘴裡。

    小嘴开始转移阵地,我爱怜地舔著整根大肉棒,把它当作宝贝一样珍惜对待,同时也不忘伸手按摩那两颗装满精液沉甸甸的睪丸,奶子也稍微上下移动摩擦肉棒。

    外劳拉开泳裤上的绳结,把我那吸满淫水与精油的黑色泳裤给脱掉,让一片狼籍的淫穴曝露在空气中。

    “Beautyful。”他看著我滴著淫水的白虎粉红淫穴发出讚叹,粗糙的食指挤进淫穴裡轻轻挖弄,这让我不自觉地摇摆起纤腰翘臀。

    当然我没有因此停下口交,只是唾液大量分泌,让整根肉棒还有我的乳沟都是精油跟口水、前列腺液。我尽量张开小嘴让自己能把肉棒吞进嘴裡,不过可惜只能让龟头前面的部份进来。

    “嗯哼呼……嗯、哼嗯……呼……”

    樱唇与双颊紧紧夹住口中的肉棒,香舌像是在跟龟头接吻一般灵活地舔舐,同时也上下晃动我的头,让外劳有像是在干淫穴的感觉。

    我也不忘用纤细的手臂夹紧奶子,让奶子把肉棒夹得更紧,按摩睪丸的手指也加强适当的力道按摩,还会轻轻扫过、甚至插入外劳的菊花。

    被我这样弄的外劳开始有了反应,嘴中的肉棒激烈地抖动,我就更加强频率。而他也不输给我地卖力挖著我的淫穴。

    结果没出多久,小嘴中的肉棒忽然暴涨,龟头在我狭小的口腔中射出大量灼热浓稠的腥臭精液,我死命地不让精液从嘴巴中流出,但是我也被外劳挖弄淫穴到了高潮,小嘴不受控制地放声淫叫,嘴中的精液就这样流了出来。

    “呜……”

    “哦……真舒服。”

    等到高潮过去后,我张口把肉棒上的精液给舔掉并细细品嚐。本来就发情的肉体开始变得发烫,手指已经没办法减缓淫穴的搔痒感了。

    外劳将我从他身上拉起,解开泳装胸前的绳结,让我跟柔恩一样将性感的肉体完全裸露,身上只剩下脚上的脚链。两名外劳也将还留在身上的泳裤给脱下,“学姊,差不多该吃午餐萝。”

    柔恩双手抱著外劳的脖子、外劳把她像公主一样抱起,全身上下只有脚链跟高跟凉鞋。

    “嗯,好呀。”

    才刚说完,外劳也把我像柔恩一样抱起,高跟凉鞋则是吊在他的手上。

    他们抱著我跟柔恩走到客厅后放我们下来,说他们负责做今天的午餐,要我们上去换衣服。我跟柔恩就手牵手地上二楼,回到柔恩的房间。

    我马上就从行李箱中找出一件粉红色的连身窄裙跟黑色丁字裤。这件连身窄裙的胸口是V字低胸,几乎让奶子的内半球都露出,背部则完全裸露出来,一直到股沟上方。

    这件裙子原本是膝上三十公分,只是我买衣服都会故意买小一号,所以这件裙襬刚好到阴部附近,翘臀也被刚好包住,整件连身窄裙被我火辣的身材撑得紧紧的,将身体曲线完美地呈现出来;这件丁字裤也有奥妙,乍看之下没什麼,但是在淫穴口的部份却可以把布料分开,恰巧就是淫穴口的形状。

    原本这种打扮是我想引诱男人来强姦我时才会穿,不过现在我打算让外劳好好品嚐我这块美肉,我也打算好好享受那根兄猛的大肉棒。最后我在性感又不失清纯的脸蛋上了点淡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美艷性感。

    柔恩则是走运动美少女的风格,简单的比基尼上衣跟热裤、布鞋,把长髮绑成马尾,整个就是给人可爱活力女孩的印象。

    穿上高根凉鞋,我跟柔恩手牵手走回一楼。这时我才知道,我那个外劳叫做阿德,她那个叫做阿政。

    外劳们已经做好了满桌的菜,依然一丝不掛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著我们。一看到我们出现,他们就用火辣充满欲望的视线看著我们。

    而我跟柔恩也不约而同地摆出性感的姿势,让他们看个过癮,那两根大肉棒也就翘得老高。我跟柔恩牵著手走下楼梯,然后分别走向外劳。

    我打算坐在阿德身旁,但是他却一把拉我坐在他的胯下上,粗大的肉棒刚好贴著丁字裤的隙缝,裸背也贴著那壮硕的胸肌,白皙的美腿就这样夹著那根兄猛的肉棒。

    柔恩则是面对跨坐在阿政的身上。

    这时我才发现,客厅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放两名妙龄美女跟两个黑人接吻的画面,虽然身材比不上我跟柔恩,不过她们几乎是贴在黑人的身上。

    “真美呀。”

    阿德把手放在我的纤腰上,在我耳边轻声说。

    “这可是為了你喔。”

    我对阿德露出媚笑,涂上淡粉色口红的樱唇轻轻吻了他的脸颊。我决定这两天把自己这副性感的淫荡美体献给阿德。

    柔恩那边似乎还在小声地说著什麼情话,我打算做第一件事来仕奉阿德。伸手拿起碗筷,夹了一点菜后,我把一点饭菜放进小嘴裡。

    然后吻上阿德的嘴,并把小嘴中的饭菜送进他的口腔中。阿德马上就知道我的用意,在我把饭菜送进他嘴裡后,马上将我的小舌吸住热吻,而我也情不自禁地回应,一直到他把饭菜咀嚼过吞下才放开。

    “嗯……好吃。”

    “嗯哼……讨厌……”

    我害羞地挥动粉拳,然后又重复刚才的模式,当然这次还是一样一直到阿德把饭菜吞下去才解放我的小嘴。

    我们把阿德这边的饭菜全部吃完时,已经下午三点了,而柔恩那边似乎是在学电视中A片男女主角的动作,现在柔恩隔著热裤摩擦著大肉棒,小嘴则在跟外劳热吻。

    阿德轻抚著我的白皙美腿,我让白皙粉嫩的大腿夹紧双腿之间的肉棒。

    “宝贝,用你的美脚帮我服务吧。”

    阿德提出要求,同时让大肉棒在我大腿之间大大地跳动一下。虽然我的肉体非常地性感,但是男人们通常都只被坚挺的奶子给吸引,所以除非我主动,通常都不会有男人要求我用美脚来服务。

    “好呀,不过要等我一下喔。”

    我在阿德脸上轻轻一吻,然后就离开客厅走到柔恩的房间,从我自己的行李箱中翻出昂贵的黑色超薄过膝袜。

    这个过膝袜薄得跟丝袜一样,但是质感却比丝袜还要好,弹性也很够。帮自己的美腿穿上过膝袜后,我走回阿德身边。

    第20章、淫乱的周末─交换爱人的马拉松浓厚性爱

    我回到阿德身边,脱下高跟凉鞋在他面前双手撑着玻璃桌坐着,右脚轻轻踩在阿德那根直直挺立的大肉棒上,左脚则像槟榔西施一样跨在右脚上。

    灼热的肉棒大大地跳了一下,阿德脸上满是舒服的快感。我也露出淫荡的微笑,如同玉葱般白皙的脚趾分开,隔着黑袜夹着肉棒颈部慢慢地往上移。

    一直来到入珠的龟头,拇指压在已经流出前列腺液的马眼上轻轻搓揉。然后伸出左脚,用脚背去托弄射了一次却还沉甸甸的睾丸。

    就在这时,我整个人忽然被抬了起来,然后翘臀感觉到结实的腹肌,一根和阿德差不多粗长、但是龟头特别大的凶猛肉棒就顶在我的双腿之间。

    应该在旁边跟柔恩亲热的从后面阿政抱住了我,一手伸进连衣裙里粗暴地搓揉我的奶子,另一手抓着我的下巴,将大嘴吻了上来。

    阿政粗暴的舌吻技术马上就攻陷了我,像是要把我整个人吃下去一般地吸吮着我的小嘴,而我也将樱唇紧紧贴在他的大嘴上,任由阿政蹂躏我的小嘴。

    柔恩双脚大开地坐在阿德身上,阿德一手隔着热裤爱抚她的淫穴,一手把玩柔恩饱满的丰胸,当然他们也在热吻中。

    阿政放开我的下巴,大手一路来到已经湿漉漉的淫穴,粗长的食指中指分开丁字裤的隙缝,轻松地插入如同处女般的湿润淫穴,并触碰到我的G点。

    我的身体马上大大地抖动了一下,股间像是淫水泛滥一般,阿政马上猛攻我的G点,身体高潮的瞬间脑子变得一片空白。淫穴紧紧夹住插进来的两根粗长手指,樱唇疯狂地吸允阿政的舌头。

    “嗯……揪、嗯嗯……哼嗯!嗯嗯!”

    一直到我的高潮过去,阿政才将手指抽出,放开我猛烈求吻的小嘴,把沾满淫水的手指塞进我的口腔。

    我马上将沾满自己淫水的手指细心地吸允干净,就算把淫水舔光我依然吸吮舔舐着手指,甚至还移动到整个手掌。

    因为我经常被强奸的关系,所以比起温柔,粗暴对待可以让我马上屈服在男人的脚下,或许阿政比较适合我也说不定。当然,我也喜欢阿德的温柔爱抚。

    这时柔恩全身只剩下上身的小可爱,粉红色的淫穴骑在阿德的龟头上准备插入。阿政帮我穿上高跟凉鞋后,把我整个人用公主抱抱起,走到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

    我跨跪在阿政身上,大龟头刚好顶着我湿答答的淫穴,小嘴主动吻上他的大嘴。

    “嗯……揪啧……嗯嗯……”

    浑圆饱满的美胸隔着连衣裙压在阿政厚实的胸膛上,阿政的大手则从连身裙上粗暴地搓揉我的翘臀、不时轻拍。

    现在完全是我主导接吻,香舌与阿政的舌头紧紧交缠,小嘴不断吸允阿政的唾液并吞下。除了做爱时的猛烈快感,我也喜欢接吻时的浓密感。

    一直到阿政的唾液都被我吸干,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他的嘴唇挺直身体,害羞深情地看着阿政,整根大肉棒都流满了我的淫水。

    “想要就自己来。”

    阿政放开我的翘臀说道。

    “讨厌……嗯……哼……”

    我伸手从前后一起用手指将淫穴给掰开,沉下腰身让跟处女一样紧的淫穴可以将粗大的肉棒给吞进去。

    硕大的龟头慢慢撑开我那狭窄的蜜唇淫穴,身体充满了被撑开的充实感,大肉棒一点一点地往我的深处挺进。

    “嗯嗯嗯……哼嗯、嗯嗯!”

    一边忍耐着逐渐上升的快感,一边慢慢沉下腰身,我感觉到龟头就快要到达子宫口了。

    最后性感的肉体大大地抖动一下,龟头碰到了子宫口,整根大肉棒都埋入了我的淫穴之中。

    “咿……啊……”

    我跪坐在阿政大腿上,一吸一吐地娇喘,身体不停微微地颤抖,淫穴蜜唇紧紧夹着肉棒,子宫口也欢喜地咬着龟头,淫穴几乎变成肉棒的形状。

    “喔……真紧,听柔恩说你很淫荡,没想到却比她还要紧。”

    阿政扶着我的纤腰,大龟头轻轻摩擦了一下子宫口。

    “嗯哼……”

    我看到另外一边肉棒也完全插进了柔恩的淫穴中,她整个人软倒在阿德身上,娇小的火辣身体不停地抽蓄着。

    这时电视上的A片已经播放到黑人大力抽插少女的片段,淫叫声充满了整间客厅。阿政跟阿德似乎不急着抽插,而是想慢慢享受不一样的美肉。

    “筱惠,我想看你的裸体。”

    “讨厌……明明就看过还上过人家……”

    我发出娇嗔,然后开始脱下连身裙,让自己火辣的身体曝露在阿政的视线中,全身就只剩下湿透的开洞丁字裤、过膝袜与高跟凉鞋。

    “真是个淫荡的美女。”

    阿政抓起我的奶子,张开大嘴尽情地吸允那充血的粉红色乳头,还不时故意用牙齿轻咬。

    “嗯、哼嗯、呀……不、不要用咬……的!嗯嗯!”

    虽然我这么说,我的双臂却抱着阿政的头,纤腰也不自觉地扭动。

    不久,我的一对奶球都布满了阿德种的草莓与口水,乳头上还有一点齿痕。这时身体被撑开的满足感逐渐转换成搔痒,我死命让淫穴用力夹紧肉棒,但是搔痒感却没有减少。

    “想要了吗?”

    阿政马上就注意到我的小动作,手臂抱住我的纤腰,大龟头往上顶轻轻摩擦着我的子宫口。

    “嗯、哼啊……嗯、啊……嗯嗯……”

    我才被顶一下就全身瘫软,搭着阿政的肩膀、靠在他的胸膛上喘息。

    “想要吗?”

    阿政在我耳边吹气轻声问道,不过这次只是揉弄我的翘臀。

    “嗯、嗯……”

    我害羞地点头。

    “想要谁的什么做什么事?自己说出来,说清楚一点。”

    他抓住我的大奶用力搓揉,然后用龟头一直摩擦着我的子宫口。

    “嗯、哈、嗯!让、嗯啊!我、说、嗯嗯嗯哼嗯!呀!”

    阿政才停止龟头摩擦子宫口的行为,袭击全身的快感也就停止了,只是他依然搓揉着我的奶子。

    “嗯……哼嗯……筱惠、嗯嗯、想要……阿政又粗又大的大肉棒……嗯啊……用力乱插筱惠的淫穴……嗯嗯!然后……呀!在子宫里射出满满的精液……嗯哼!”

    “想要就自己来。”

    阿政放开我的奶子,双手放在我的纤腰上。

    “嗯……讨厌……哼嗯嗯!嗯啊……”

    我娇嗔一声,开始扭动纤腰来套弄淫穴里的大肉棒。先是抬起翘臀让肉棒只剩龟头还在里面,然后沉下腰身慢慢吞入肉棒、享受身体又被撑开的感觉,直到整根肉棒都回到淫穴之中,在龟头前端嵌进子宫口后,我扭动纤腰让龟头研磨子宫口,全身被快感袭击抖个不停。

    或是一边转动纤腰一边套弄肉棒,并死命夹紧淫穴,深怕肉棒跑掉一样。

    阿政则一脸享受地看着我这个绝色美女主动套弄他的大肉棒,看了就有气。于是我把自己火辣的肉体整个贴上阿政,双唇也跟着贴上去舌吻,没有男人可以抵挡我这样的攻势,他一定马上就会主动插我。

    “嗯、揪啧、嗯嗯、哼嗯、啧、嗯嗯、哼、嗯揪。”

    阿政把我的翘臀紧紧抱着,开始用大龟头研磨、冲撞我的子宫。这让我抱着他的双臂抱得更紧,全心全意地投入舌吻之中。

    身体忽然地紧绷、抖动,脑子变得一片空白,我才知道我高潮了。高潮的期间我依然吻着阿政,而阿政则是让龟头顶着子宫口不放,一直到我的高潮过去。

    “嗯……嗯嗯……呼、呼……嗯哼……”

    我躺在阿政的胸膛上娇喘着,纤细的双臂依然挂在他的脖子上,我跟他混在一起的唾液从嘴角中流出。

    “对了……我的肉棒跟阿德比起来,谁的好啊?”

    阿政把我拉起来面对面,开始小幅度地往上插我的蜜唇淫穴。

    “嗯哼、嗯嗯!嗯啊!为、为什么!要、嗯哼、问这种、啊嗯!问题!”

    以前我也常常被问这种问题,但通常男人们都不管我的回答,拼命抽插之后就射精。

    “你不回答的话,我就不让你高潮。”

    看准我高潮余韵未过,肉体还在敏感状态容易高潮的这点,阿政高速抽插十几秒后马上就停下,正要迎向高潮的我马上被失落感给充满。

    “嗯嗯……讨、讨厌……”

    我想扭腰继续,但是阿政却抱住我的翘臀不让我套弄。

    “你回答的话,我就让你高潮到喊不要。”

    阿政轻轻顶了一下。

    “嗯……讨厌……现在跟我做爱的是你呀……”

    我吻上阿政的嘴唇,像是对待恋人一般将香舌伸进他的嘴里,温柔地轻抚阿政的舌头。

    阿政马上粗暴地吸允我的香舌,双手交叉抓着我的翘臀,大肉棒一下一下扎实地狠狠干着我的淫穴;我纤细的双臂也紧紧抱住阿政的脖子,将自己紧紧贴在阿政身上、努力扭动纤腰与翘臀来迎合阿政的抽插。

    我很快地就迎接第二次高潮,这段期间阿政则停下来爱抚我的肉体,并放开我的小嘴,享受着我那爹死人不偿命的娇喘。

    “嗯哼……嗯……呼……嗯嗯……”

    我软摊在阿政身上娇喘,几乎整个人都贴着他,我们的汗水都混在一起、前列腺液跟淫水也是。

    “老婆,舒服吗?”

    阿政已经开始用老婆来称呼我,看来这两天我都会被这根肉棒不断送上高潮然后被中出吧,说不定会一整天都插在里面呢。

    “舒服得快死了……好老公。”

    我躺在阿政的肩膀上,淫穴依然自主地吸含着那根大肉棒。

    “那就让我们一直待在天国吧。”

    阿政抱着我的翘臀准备再次抽插,不过我暂时阻止了他。

    “我们去床上做吧。”

    他二话不说轻松地把我整个人抱起来,我被吓得紧紧缠住阿政。他就这样抱着我一边摇动翘臀抽插淫穴,一边走到二楼柔恩的房间。

    走到二楼柔恩的房间时,我又高潮了两次,双臂与美腿依然紧紧缠着阿政的脖子与熊腰。阿政把我放躺在床上后,将我穿着黑丝袜与高跟凉鞋的美腿架在肩膀上后,抬起我的翘臀开始抽插。

    因为角度的关系,我可以看见大肉棒在我淫穴里进进出出、蜜唇不断被插翻的模样,这样让我更加兴奋。最后阿政大力一顶,大龟头狠狠地撞击子宫口,又让我到达了一次高潮。

    “嗯嗯嗯……哼嗯!嗯嗯啊嗯嗯!”

    身体大大地抽动了几下,阿政伸手搓揉我那就算躺着还是维持饱满挺立的双峰。

    “老婆我想看你穿别的衣服。”

    “咦……想看什么样的衣服?我没有带很多件育……”

    脑中闪过几件自己带来的曝露衣服与性感睡衣。

    “比刚才的性感就好了。”

    “嗯……好吧,我知道了。不过这样我要怎么换呀?”

    我故意用淫穴夹了夹大肉棒,阿政才把我的美腿放下,然后依依不舍地把肉棒给抽出去。

    大肉棒上沾满了我的淫水,而我的双腿之间也都是高潮时喷出的淫水,淫穴还保持着被肉棒插入时的状态。

    “把眼睛闭起来,在我选好换好之前都不能偷看育。”

    我在大龟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看着阿政在床上躺下闭上眼睛后,我走到行李箱前开始找比刚才那件连身裙还性感的衣服。

    第21章、淫乱的周末─甜蜜的高潮灌精中出

    最后我选了一件性感旗袍与绑带丁字裤穿上,脱掉了黑丝袜。这件红色旗袍跟刚才连身裙长度一样,左右两边却开叉到腰部,白皙裸背也完全露出,奶子被包得紧紧的,但是却让形状看起来更完美,而且也没有袖子。

    “好啰,张开眼睛吧。”

    阿政张开眼睛一看到我,那根肉棒就大大地跳了一下。

    “漂亮吗?”

    我摆出模特儿拍照的姿势,展现着我那被旗袍托衬出的诱人曲线。穿着无袖短旗袍的性感美女,踩着高跟凉鞋的修长白皙美腿,只要是男人都无法抗拒。

    “性感极了。”

    我走向坐在床边的阿政,拨开丁字裤将淫穴对准大龟头,背对他慢慢地坐下让肉棒插入淫穴之中,龟头又碰到了子宫口。

    “老婆你的腿真美。”

    阿政一手摸着我完全露在裙摆外夹紧的修长美腿,一手隔着旗袍揉弄着保持完美胸型的奶子,同时在雪白粉颈上种下鲜红的草莓。

    “嗯嗯……喜欢吗?”

    我让美腿迭在一起换了个姿势,因为双腿交叉的关系,使得我的淫穴将肉棒夹得更紧。

    “美腿总是特别吸引人,特别是像你这种淫荡美女的美腿。”

    “讨厌,老公只喜欢人家的腿吗?”

    我摸着阿政脸颊语气甜蜜地说,就像是跟真正的丈夫亲热一样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