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妻欲  人妻俱乐部

第 2 部分阅读

    那个领头的猪一样嚎了一嗓子,显然是被弄伤了。

    但是这些保安都是吃黑饭的,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受挫,就害怕了。反而像煮饺子一样,七里啪啦涌上来几个。  屋子太小,张凡就是有天大的能耐,那也施展不开,结果对方虽然四五个被他弄得哭爹叫娘的,甚至有的腿都好像被弄断了,但是自己也被警棍、狼头和砍刀狠狠的给了几下子。

    血水在衣服上、胳膊上染红了……

    门外的没有一个看热闹的谁吃饱了撑的,敢凑这个热闹,只有那么110事主女孩,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被群殴。

    又一个保安被踹了出去,张凡抢过来一把砍刀,顺手就给了再次抡起椅子的家伙一下子。

    可当他再拍起腿的时候,忽然一个冰凉的东西顶在他的额头前面,“来,砍啊!砍啊!草,老子崩了你!”

    一个沙哑嗓子的声音站在他面前。

    一把冰冷的枪管支在自己的脑袋上。

    最新研发的92式手枪,发射5 8毫米子弹的QS2…92…58,使用的子弹为DAP92式5 8毫米普通弹,对防弹护具的穿透力比9毫米弹高。属于军用型号!

    他在部队呆了五年,对于枪支熟悉得就好像自己的孩子,不,比对自己的孩子都熟悉。

    这款枪是最新的,而且是军用枪支,确切来说,没有特殊的渠道,此枪支不可能到市面上。

    便是他十个脑袋连在一起,都可以瞬间洞穿!

    “来,砍啊!不是吃霸王鸡吗?老子叫你吃!”

    那个保安叫嚣。

    “92制式手枪,军用!我脑袋没这么硬!”

    “喔,不错,标准的大兵!怎么样,想不想给钱!”

    这个时候,张凡再硬挺,那就是找死了,能够有这种厉害背景的,杀个人,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

    “我不是不给,但是口袋没这么多钱,你可以压我身份证,我回家取卡,然后给你!”

    “取卡?压身份证?丢丢小姐,您看呢?”

    这个持枪的家伙,回头问门外的女孩。

    “好,答应他!身份证留下,也别难为他,利息就用小时计吧!一个小时内两千,过一个小时,每小时涨五百!叫他去吧!”

    这个叫丢丢的女孩子,不可捉摸的看着张凡这个德|生,忽然笑了笑,“这是我的手机号,拿到钱,电话我,身份证给你!不过相信你的聪明和你的棒棒一样,让我惊讶和喜欢,别做什么傻事,到时候,就没这么简单了。下次来,小妹还是你的!”

    “去你吗的,我还来,来你个鬼!”

    张凡一把接过那个写有电话号码的卡片,推开面前的保安,心里愤愤的从门口挤了出去。

    从浪淘沙出去,东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在高楼大厦的缝隙中,看到曙光一点点的流了出来。

    马路上几乎没什么车,更不会有什么人。

    他也有心思,想要报警,但是理智告诉他,这种地方都不平凡,人家既然敢放他出来,那么自己就已经没有任何机会,恐怕一个110打过去,就立马会有人摆平这件事,接着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他这个小人物,没权没势没地位,刚从部队出来,连生活费都得单位给,更不用说买房子、讨女人,孝敬爸爸妈妈了!

    吗的,算老子倒霉了。

    他招了二十多分钟的手,胳膊都酸了,总算拦住一辆夜行的的士,立刻直奔自己的“蜗居”将银行卡从抽屉中摸出来,还好,里面一共真有一万多一些,加上身上的,还算够了,不用半夜求别人。

    一边从家门出来,一边爬上的士,打通了“13411  ”的手机号,果然是那个丢丢,听着她的声音,张凡就一阵恶寒,真想,把她弄过来,狠狠的强爆一百遍,叫她哭爹喊娘的。

    可惜现在被气的,宝贝早已经不争气的蜷缩在两腿之间,无精打 采了。

    浪淘沙门外,丢丢一点都不惧,一个人出了来,还是那身清纯的装扮,黎明的曙光罩在丢丢的脸上,玉润一样的白皙,若不是有了这一晚的经历,谁会知道,这个女孩子会有几个面孔,一会璧立玉人,一会化身魔鬼,一会还可以在床上成为荡.妇呢?

    “好了够了!”

    丢丢接过钱,“这是你的红包!”

    丢丢从怀中掏出一个大红包,里面一沓子钱,“你的棒棒我喜欢!如果你喜欢,可以电话给我……”

    “你喜欢?但是哥不喜欢!”

    张凡白了一眼丢丢,但是却也没跟钱过不去,一把抓过红包揣起来。  丢丢看他这个样子,忽然噗嗤一下乐了。

    “不就是有背景么?等老子有那么一天,有势力了,有地位了,爬上去了,浪淘沙,必须给我关门!”

    张凡,放了句狠话,像孔乙己一样似乎胜利了。

    “爬上去?你当兵久了,你知道这社会是谁的天么?”

    丢丢也不算是嘲笑的看着张凡。

    “我爬上去了,就是我的天!”

    张凡不服气。

    “丢丢也不跟你说这个,不过,你有这个志向,我倒是很新奇,因为我觉得你还不算是控放狠话,我见过的人多了。你是心里有股不服输的气儿的,而且脑子也灵活,再加上,你那活儿也给力,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可以很快爬上自己地位的圈子,只要你有灵气……”

    “什么圈子?”

    这个丢丢,张凡是没理由相信的,一个援交女孩而已,但是偏偏还是听了下,恐怕还有对方还过来的那一打有点厚度的钞票的缘故吧。

    丢丢放低声音,而且很神秘的道,“一个非常私密的高层专属交往圈子  人妻俱乐部!”

    +1加载中

    第九章 垂涎欲滴

    “人妻俱乐部?”

    张凡一愣。

    “你永远想不到现在的社会,别的不敢说,在海怡市,它能够帮助你实现一切,但是要想进去,有条件,而且进去了,还有规则……”

    听丢丢说的这么神秘,而且好像还不想叫别人知道一样,肯定不会是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儿!”

    “算了,我还是上我正经的班儿去吧!这浪淘沙,哥也来不起了,估计下次再来,我的宝贝得留这儿了!”

    张凡冷嘿了声,看了眼没时间包扎还在从西服袖子裂口上渗血的胳膊,“走了,去医院了。”

    丢丢还不忘抛了个媚眼,“兵哥哥,再见哈。”

    “哎,别,别再见,咱们还是不见吧!”

    张凡掉头,拦了出租车便上了车。

    “去人民医院!”

    张凡给司机丢个话儿,一把拽出来红包,用手捏鼓一下,抽出来,一数,“嗯?一万元……”

    竟然给我包了这么多红包!那她,岂不是没有赚我钱,自己赔那么点,估计去掉店里抽水,岂不是得搭上许多!

    张凡立刻就一愣。从车窗望出去,那正在逐渐甩在后面的“浪淘沙”  丢丢……

    眼前立刻出现了丢丢的摸样,一会儿是清纯的站在面前,一会又是冰冷的讥笑,一会却又是在床上裸色生香、娇喘连连……想着想着,下边又有了感觉。

    “老板,到了……”

    的哥的声音打断了思维。

    张凡下车,直奔外伤科。在医院挂了号,包扎好,就立马回单位上班了。

    他转业到了地方,虽然也是经过了三五道考试关,但都不过是走形式而已。    一起转地方的同志,好一点的有进了海关,有当了城管,差一点的多半是做了警察,仍旧跟枪台作,不过是保卫国家变成了保卫人民生活了。而他张凡也算是连队拿过二等功勋的,在这和平年代,能拿个奖不容易。要么是发洪水了,遇到地震了,或者是缉毒,死里求生才有的拿,一个搞不好,命就丢了。

    他算是幸运的,在红蓝对抗演戏中,靠着自己的本领,拿了个二等。

    祖坟冒青烟了,必须的。

    虽然没有混个海关,但建设局拆迁办一样是牛差,只是悲剧在自己不过是个司机,因为有空的地方都被大人物的小家属给排满了。  他每天到了单位,也是坐着没事,想自己这个本来没有资格配司机的办公室副主任上司都安排了个司机,就是因为编制不够,人太多了。

    张凡下车进了金鼎镇行政办公中心的大门,拆迁办在第十九层,进电梯按亮了“19”电梯就开始晃晃悠悠爬起来了。

    神马西服,害死老子了,要不是这衣服碍事,昨晚没准就把那个92制式给弄下来了。

    张凡,拧歪了一下领子,但不小心牵扯到了袖子里面包扎伤口的绷带,疼得他一咧嘴。  他这一咧嘴,电梯里跟他站对面的那位还以为自己的衣服,哪里有什么问题呢,赶紧低头看了看,把胸口上啦了一下。

    嚓,正点!

    原来还与几个美女同电梯上来,今儿运气也没坏到家。

    对面三四个女的,看上去都应该是成家立业,有夫之妇,从其各自站立的姿势和双腿叉开的间距便可以猜得七七八八。

    熟女,总能比淑女更让人垂涎欲滴,光那股子女人味和浑身浓烈的香水味,就叫你神情游弋不定。

    一个身材窈窕、面貌娇媚,一席贴身的女|生职业装将她女人骄傲全部凸显了出来,尤其是被张凡看得赶紧拽胸口的女人嘴唇红艳艳的惊人,但一双大波明显是挤出来的,不够档次,没法跟昨晚丢丢比。

    在其身边还有一个则是穿着一袭长裙,更让他目不暇接的却是其长裙竟然几乎透明的,若隐若现的总是露出一片耀眼的瓷白熟妇的肌肤,让张凡几乎无法移开目光。

    忽悠忽悠……

    连着停了几次,极为高档的电梯,却也还是有着微微的失去重心的感觉,偏偏每次一停,张凡都会感觉到,脖子后好像有暖暖的气儿在吹……    回头,却发现也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比较潮,苦夏的闷热给了她暴漏的理由,肉色的小吊带,稳稳的拖住了,胸前的两块布……

    颤悠悠的一对儿36d的大尺寸奶子隔着薄薄的罩儿,把汹涌的波涛一起往张凡上堆……

    传说中的齐b小短裙,连大腿根上黑色的蕾丝边沿都没有遮盖住,跟别说,在两腿之间,如果仰头,估计总会是那么撩人的挪威森林。

    张凡竟然把持不住,每次都在电梯的震动中貌似无意但却有心的朝着那对奶Zl子撞了上去。  绵绵的肉感让张凡欲仙欲死。

    目送着美女一层层离开,张凡无不依依不舍目送着她们风隋万种的背影离开电梯,并且在心里嘀咕:“擦!这是哪个科吃皇粮的,让我在电梯里都艳色无穷。怎么我上了一个月的班,曙是没见过呢……凡哥应该弄个女人了!”

    “叮……”

    的一声响,电梯数字显示区域的“19”这个数字上的橘黄色的灯灭了,同时电梯也停了下来,他要到的十九层楼到了。

    第十章 二号人物

    回到办公室,一个女人满脸瞎懒的神隋,及其不隋愿的抬头看了眼进屋的张凡,又好像极为藐视的将头低下去了。这是办公室的文员,文员都是吃青春饭的,公务员也是这样,年轻美貌加眉来眼去,没多久,文员就会变成文员的上司,没有人见过会有三十岁的文员,但是这个女人就是文员。不知道是怎么考进来的,反正才进来不久,每天没精打采的。领导说这是建设局规划单位的人,就好像上面下达文件定的死杠子一样,顶着萝卜进来的。

    从这文员的后面的门进去,再一转就是是拆迁办主任的办公室,也就是我们这个分局下属拆迁办的头头,我们老大的办公室,可陪他在张凡来之前便离任了,原因不详。总之,张凡连一面都无缘一见。只是那象征着权利的门牌,每天被擦得锃明瓦亮,时刻等待着迎接它的新主人。

    张凡所在这个办公室,是集体性办公,也就是除了主任和副主任外,大家都在这里。张凡座位旁边一侧,则是一个小青年,叫刘冰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正在苦战dota,他是办公室唯一看不出想法,整天没心没肺的人。

    在刘冰的旁边,本来是一个独立办公室来着,现在不知为什么打开了,老板椅上整天坐着一个妖艳的女人,叫钱海英,办公室的二号人物。

    说她是二号人物,不是因为她权利大,而是她心计多!办公室这几头人,很少有敢轻视她的。

    今天打扮的甚是醒目,脖子上纹了一条吐着信子的小蛇,让人觉得妖艳中更带着一股神秘之感。

    二十七八岁的熟女一个,姿色却极为不错,还真是属于那种比较性感迷人的,尤其是那坐在凳子里的臀部,张凡每天都会扫上几眼,圆润的很,看上去也十分有弹性,因为是坐着的原因,将那穿着的裙子绷的圆鼓鼓的,很具有吸引力!她穿的又是那种开胸很低的韩装上衣,几乎一对儿奶的百分之八十都被露了出来,以张凡的经验,她穿戴的应该是塑胸半杯文胸,这种文胸照杯仅遮盖过前方那一点,胸围线部分不是直线型的,曲线度特别好,塑胸效果很好,能将不大尺寸的胸也挤出一个深深的沟壑!

    挤吧,你就是挤成奶牛,哥也懒得搭理你。

    再说说这个拆迁办,其实也不是什么大单位,名字起的很大,不过是海怡市建设局唐家湾区分局下属拆迁办在金鼎镇设置的一个小办公室,一个拆迁办公室主任,不过是一个科级干部,下面六七个人,负责规划、拆迁、测量、统计、财务、行政等各项工作,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现在主要是五脏虽在,头没了。

    头没了,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去哪找头?或者说谁最有机会成为未来的头张凡来的时候,正是节骨眼,办公室的气氛十分的诡异,本来都是闲的蛋疼,却在几天的时间里,都变得正经起来,工作也多起来。

    除了那个整天DUTA的家伙外,大家都有忙不完的工作,勤快的不行,就连那个整天抹红嘴唇的钱海英,也就只能抽空拜四方抛个媚眼,其余时间也在鼓捣着,不知在忙啥。

    张凡来的是时候,正好赶上了。

    他刚到办公室的时候,大家都用异样的眼睛看他,办公室副主任的司机,那就相当于秘书级别的存在。所以,大家先是戒备,接着从虎视眈眈变成了哇心思套秘密,在这办公室主任一职出现的前夕,张凡举足轻重。但却偏偏只是一个司机。聪明的就态度要好,有的则表面套近乎,但眼皮子却忽闪下把眼睛盖住一半,不屑于此。

    对于张凡真的个司机的职位也是比较窝囊的,想当年自己在军队开军车,那也是特种兵级别的。技术空前,但是现在到了一个挂空的单位,顶尖的技术竟然变成了日常的打杂,别提多郁闷了。但是郁闷归郁闷,一想到还有那么牛学历的一样在这里“雪藏”心就平衡了。

    论学历,玩duta的那哥们第一,正规的211工程大学的博士生,别说这个破拆迁办,就是唐家湾区拆迁办也没几个。但可陪此子毫无斗志,所以他最强,但也最弱。

    论能力,郑诗云无疑是最厉害的,工作再第一线五六年了,无论是规划、测量还是统计工作,都是她强项,去年还拿过海怡市先进个人,人涨的更是漂亮,往哪儿一站,范冰冰会自愧大粗腿,粱咏琪会遗憾飞机场……但是这个人有个最大的坏毛病,就是太清高,太自傲,能够放在她眼里的人,不是没有,但是用大海捞针来比喻,一点都不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郊诗云人也变化了许多,好像每天行动都是神神秘秘的一样。

    论资历,当属张凡的上司,林副主任,在机关混了十几年了,名副其实的元老,希望最大,而且理所当然的会当上主任。但他的绊脚石也不是没有,钱海英完全算一个,这个女人!恐怖。跟某局长走的近、市里的某机关更有其亲属坐镇,本人也不含糊。

    所以,张凡昨天被其拦住问林副主任的事,张凡直接一句话便将其憋了回去。

    事后,她也没含糊,借个机会,叫张凡开着公司的车子一直跑了一整天,直到晚上才有机会窝火的去喝闷酒了,也才有后来嫖娼的事儿。

    第十一章 偷窥

    “小张,早啊!”

    钱海英眉开眼笑的打招呼。

    张凡心里明镜儿似的,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钱姐早!有事啊”“没,哎,小张,你这大男人,怎么?还在记恨钱姐昨天麻烦你跑公文审批的事儿啊!”

    钱海英倒是直接。

    “哪里?钱姐,这是工作,应该的,我的意思是今天用不用过去局里了。”

    张凡道。

    “年轻人,多跑跑,对以后工作有好处。”

    好你妹啊,张凡心里这个气,自己是给副主任开车的,完全有理由不乌她,那还是刘冰给自己眼色,自己才去的,“谢了钱姐,本来刚从部队出来,应该熟悉的,不过下次再去,可能要先请示下林主任,要不,我算开小差了。”

    张凡不软不硬的回了句,下次没门了,我是给你面子。不就顶撞你一句么?至于么?自己也讨厌每天跟这些人混在一起,每天只有林副主任有事了,才会叫自己出车,否则,就只能在办公室上网、或者看报纸,浪费人生大好时光。

    钱海英却没有想到又吃了个软钉子,但是脸色却没有大变化,反而像是想起了什么,  ‘昨天局里来了一个文件,麻烦你现在送到分局的张局长处……’“不好意思,钱姐,我不是办公室的司机,我只负责林副主任的起行!”

    张凡面色有些温怒“我已经给林副主任电话了,不信,你可以问下……”

    钱海英得胜似的忽闪着殷红嘴唇。

    “你……”

    吗的,明显还怀恨在心,草。不就是示意我告诉她主任的行踪,被我一句“不好意思,这是工作,不方便”给顶了么?我就不信你跟老子较劲一辈子。

    “不用了’我这就去!”

    张凡,抓起桌子上,明显是已经准备好的档案袋,看也不看。

    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胳膊上的伤口上了药,好多了。虽然还隐隐有些痛,但不碍事,一样开车。

    唐家湾区建设分局张默生局长的办公室,他跟着林副主任去过几次了,轻车熟路。

    分局要忙很多,而且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除了保安例行询问了一句后,就放行了。

    这个本家的张默生张局长的办公室在走廊的最右边,紧靠着小会议室。

    到了门口,他敲了两下门,但是没动静,这时有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子,正是张局的秘书徐晓茹,走了来问,“您找张局长?奥,是金鼎的小张!”

    “是我,张局长今天出差了么?”

    “没出差,他刚开完晨会,在休息室呢,您有事便直接去吧……”

    “奥,谢谢!我这就去”张凡点头谢谢,顺着徐晓茹手指的方向,绕过走廊……

    张凡人走了,那个徐晓茹却把小鼻子紧了紧,看着张凡离开的背影,狠狠的哼了声,“狐狸精,你们就瞧好吧!”

    门没关,虚掩着,他轻轻的敲了两下门,没应声,算了,估计是睡着了,我进去放在案子上,就回,反正我送到了。

    张凡缓缓的推开门,这个休息室是个套间,外面是客厅,有沙发、茶几还有书架等,里面是一个午睡、看书的地方,有床有沙发。

    吗的,当官的真知道享受!这也跟我首长的差不多了。

    忽然里面传出一个女的声音,而且很是熟悉,“张局……你好坏啊!人家,人家都……”

    “我哪里能坏过你啊,都坏出水儿了!”

    “不知道门挂了没,外人看见了不好。”

    女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

    “还用挂,本局的休息室,谁敢进来!”

    男人操着很重的鼻音。

    嚓,这声音,这么熟悉?

    谁的?

    怎么就好像在耳边,难道?

    张凡本来听到女的说话声,一愣,正自要退去,但是这熟悉的语音,又叫他充满了好奇,难道是……

    好奇心驱使着,缓缓向内室门走去,  这内门就好像是给人留着窥探的一样,竟然中间还是玻璃窗,本来是糊着玻璃纸的,不知道被谁抠破了一大片,不用开门就窥见了里面……

    啊!

    暗金色的双人床上,纠缠着两个人。

    半身赤裸一身肥肉的男人侧躺着,正对着张凡的却是一条莹润白皙的女人,白色近乎透明的小内衣里面隐约神秘的小小乳头正再被一只大手爰抚着,清晰的乳沟就好像两座伟岸的山峰之间的峡谷,在峰峦涌动着一松一紧的喘动。再往下则是平坦、细嫩的小腹下,是被男人遮住一半的茂密森林,上面还闪动着晶莹的露珠,让张凡看得兽  血沸腾、心率加快。

    第十二章 办公室翻滚

    竟然是她  郑诗云!

    局长侧着身子,一只手揉捏乳房,一只手正不停地在她的森林上面抽插。

    原本每天冰冷着脸的她,却在这一刻变得如此的放.荡,一边嬉笑,一边扭捏着姿势,把阴部芳泽不住的往张局的右手手指上送。

    “张局,你的手指好灵活,是不是嫂夫人晚来元阴吸得你技巧大增啊”“切,还不是规划局小雨那浪蹄子,不过她可不如咱云云,小穴就好像一张小嘴,简直活了,把我的手指裹的真个紧!”

    肉虫张局猪一样拱起身子,那一啃胡茬子开始不停地吻着郑诗云的脸,唇,耳等处,堵住了她刚要出口的话,左手灵活的揉动托大而饱满的乳房,像在揉捏着一个汽球一样摸玩着,舌头舔开她的牙齿,伸进了嘴里,和她的香头搅在一起,探幽的手不停也在阴阜内进进出出,啃里自言自语地  “云云的肉包子好肥呀!

    张凡看着那流着水的馒头峰,想着每天在自己身边不远处冷若冰霜的女孩子,“擦得,早知道你这样,我何苦去花那么多钱去嫖,还差点没被打残了,我就先把你拿下算了,正好中午单位午睡的房,现在也没人在单位休息,那长条的办公桌,把丫的衣服拔下来,从后面插进去,噗嗤噗嗤的干她,她可以对着单位的窗户,一边呻吟、一边浪叫……”

    想着想着,下边不争气的又直了起来!

    这时,张局二人估计谁都不知道,正好有一个偷.窥的。

    张局迫不及待地起身脱掉裤子,撅着大黑腚一下压在了郑诗云的身上,郑诗云正在允吸着男人的舌头,吧唧吧唧的响,却在被扑倒的同一时刻,感觉到一根像铜筋棒一样的东西抵在小腹上,热呼呼的,她虽然不是第一次品尝张局了,但却还是感觉这一次,对方的肉棒有一些变化。

    “张局,张哥,你慢点,小妹妹的水还很少,别弄破了。”

    其实她的内心却希望张局三下五除二,把目己干完就完事了,别说张凡,就是张局都没有看到,在张局掰开她双腿的瞬间,她的脸色一度又极为冰冷。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儿。

    哪知大肉虫张局却不慌不忙的握着大肉棒在她的阴阜上蹭来蹭去,就是不进去。

    郑诗云,感觉那个地方麻酥酥的,说不出来的美妙。心里的那种期盼,逐渐升级为渴求,渴求那份充实。

    “快点儿进来吧,生哥!”

    郑诗云迷离的张开双眼,一把握住那热乎乎的家伙,就要往自己的小穴中送进去。可对着自己的肉洞连着顶了几下,对准了,噗嗤一下,却发觉,他的龟.头抵在洞口,好像被卡住了一样,没法进去。不知道是水太少还是头太大。于是,她腾出两只玉手,去拨开两片唇,尽量把洞口拉大。

    张局见状,嘿嘿淫笑,“云云,你好久没尝到我的宝贝了,今天给你一点惊喜!”

    说完,屁股一哈要,屁股往前一挺,肉棒猛的进去了一半,啊!

    郑诗云惨叫一声,感觉就像撕裂了一般,“哥啊,你的鸡巴怎么这么粗了!插死我了!”

    “嘿嘿,爽不!后半截来了。”

    接着再一用力,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进去这肉捧不知有多粗,郑诗云只感觉到他的阳.具把自己的洞穴塞得满满的,不过内心里却是希望他能早点射出来。

    “哥,你的大鸡吧插的好爽,”

    痛苦中隐含着娇吟,“要是干的爽,云儿的逼以后就天天是你的,只要能够为着云儿着想,别忘了答应云儿的,让云儿再往前迈那么一小步……”

    “放心,都是你的,反正你也是我的!”

    张局却极为老道,一边慢慢地抽插着他的肉棒,一边将他的手在两个肉球样的乳房上摸来摸去。一会儿又把晶莹的乳头捏来捏去。  为了让他尽快射精,郑诗云闭拢双腿,臀部拼命晃动,用力夹他的肉捧。

    一双本来很冷的眼神中,此刻竟然布满了娇羞和渴望,感受着张默生那活儿一伸一缩,一快一慢,一下下的戳洞着神经,本来干涩的蜜穴,竟然想起了哗哗声,一股黏黏的液体顺着两腿之间流出来。

    张凡在这里偷窥着两个人交欢,本来想退回去的,但是却被郑诗云那身白皙的皮肤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吸引住了,尤其是那顺着两腿留下来的液体,就好像要留在自己身上,从屌前滑过一样。

    用手隔着西裤摸了下,高高支起的帐篷,几乎要破洞而出。里面,郑诗云双手拄着床,屁股用力的往前送,来迎接它!

    噗嗤噗嗤的声音,伴随着双人床晃动的节奏,欢快而又激昂。

    一堆雪白的大奶子在张凡的视线内,上下跃动、让人馋湮欲滴。

    “宝贝,宝贝,云云的逼好吗?喜欢吗?”

    +1加载中

    第十三章 触电了

    一股股小水流了出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由私密深处传遍郑诗云全身,那人肉隧道好像还在变宽,感觉不到他的捧棒的强度,好像他的宝贝很小很小似的,郑诗云都说不清楚到底是她的隧道变宽了还是他的宝贝变小了,只顾拼命使劲地夹紧双腿。

    哇!太舒服了,二人都大汗淋漓,张局插得越快郑诗云的屁股就扭动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么有力地直闯郑诗云的花心,她的身体在战抖,好像触电一样,真很不得把他的肉棒连根放在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他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他的劲越来越大,她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模模糊糊的,已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么地方,完全忘了这是在和别的男人偷欢,在为了自己的目的做着肉体的交易。家人不知道,男朋友不知道,同事也不知道。

    张凡的目光变得火热。

    吗的,好涨,我得干了她!

    明天,不今天我就要干了她,谁拦都不好使!

    这逼太浪了。他的目光越过了那个男人,那条肉虫,只是看着她,一个让他浴火焚身的女人。

    一个在不顾办公室外的人办公而几乎带着哭声呻吟的女人。一个不亚于明星的女人。

    “啊!”

    张局的身子一阵颤抖,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接着又是连着打了几个冷战一样的抽屉。

    接着低吼一声,像一只失去战斗力的公鸡趴在了郑诗云的身上。

    两个人好久谁都没说话,估计都在感受着战后的舒爽。

    现在最难受的应该是张凡了。

    他的大宝贝空前涨大,但是却还没能射出来,人家就完事了。

    吗的,忍了。  他动了一下,有些麻的腿。

    不行得赶紧走,别被他们发现了。

    张凡,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是犯了大错了,这要被张局给发现了,饭碗碎了。

    再没节操,在军队憋的再久,也不能偷窥上司搞女人啊。

    张凡现在哪还敢停留,文件也不敢丢桌子上,那还是意味着自己看到了。

    想到这儿,赶紧掉头,高抬腿、轻落脚,可是就在到了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开着。咦?

    我记得随手带了门的,怎么会开着呢?

    张凡一愣,风吹开的?

    怎么会?办公室里有个屁风。

    难道……

    一阵香风扑面,一个女孩子身影一闪出现在了面前。

    “徐晓茹?”

    原来还是那个张局的秘书徐晓茹。

    “小张哥,里面的电影可是好看?”

    徐晓茹替张凡一把轻轻的带上了门,笑吟吟的道。

    “没电影,张局在休息,我站了会儿,见他没醒,所以便出来了……”

    张凡一晾,但随即几句话要掩饰过去。

    “是么?我还以为是在看你们男人喜欢看的岛国片呢,而且还似乎是现场版!”

    徐晓茹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张凡。

    张凡心一翻个儿,“你,看到了……你都知道?”

    现在就是再傻的人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自己偷.窥,肯定是被这个秘书看到了。

    而且,忽然他又想到,难道,自己来这里,也是她故意告诉自己的,那也就是说……

    张凡想到这儿,立刻脸一黑,“是你故意的,指使我过来,然后发现他们在……你到底要怎样?”

    “小张哥,咱们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这里可是随时会碰到里面出来的人!”

    徐晓茹一挑弯弯的眉毛。

    “我为什么要跟你借一步说话,我就是看了,你有什么证据?我是刚来,还没进去,文件还在我手上……”

    张凡冷笑,他可不吃这套。他奶奶的,还准备了个套叫我钻。

    哪知,他话一出,那徐晓茹却丝毫不慌,而且神态更是安定。  不好,张凡忽然意识到有问题,脑门有点见汗。

    这件事绝对不会这么容易躲过去。

    他把事隋的来龙去脉在一瞬间,像过电影一样,过了一遍。

    先是自己回到单位,接着跟钱海英说了一些话,接着就被钱海英指使来送文件,这都没什么。错就错在,自己太大意了,吗的见到了这丫的死秘书,就听信了她的话,更错在自己竟然好奇的留下来偷窥。

    不错,那么美妙的裸体看了个够,就差那一道清泉没有流到自己身上了,但却还是被人抓住了。  哥今儿个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不承认就是了。

    他主意一定,心也安定了。

    “你要没事,我就走了,至于张局哪儿,随你怎么说。”

    张凡一放横,“对了,这个张局的文件,你代收下好吗!”

    “张局是啥样人你清楚,既然你看到了,那就是看到了,如果你要证据,我也有,就是可惜,你偷窥的时候也太投入了,不知道背后还有什么比如偷排的、摄录的什么东西瞄着呢是吧!”

    “你?”

    第十四章 偷拍

    张凡这次栽了。而且再次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他的肠子都悔青了。

    跟着徐晓茹进了另外一个空的办公室。

    “做吧!”

    徐晓茹,端了杯荼放在茶几上,“请了。”

    “说吧,你是知道张局跟我同事在里面,却骗我进去,一定是有什么图谋吧。”

    张凡索性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你说呢?”

    徐晓茹,贴着张凡坐下,身上的香气拧着劲的往张凡的鼻子里钻。

    这个小妮子文质彬彬的,往那一站,身上着蓝色工装,里面是白色的衬衣,水嫩的脖子细皮嫩肉的,胸也不显形,显得不是很大的样子。估计即便不是飞机场,也是准跑道。

    “你要想要挟张局做事情,完全可以自己去偷窥、拍摄视频,何苦把我拉上呢?”

    这是个人都能够想明白的事儿。

    “跟你说了吧,本人懒得看那一对奸夫淫妇,再说了张默生敢肆无忌障的在办公室搞,就不怕被办公室的人看见,是不是!”

    “我知道为什么,他们干这事儿,竟然没关门了,原来是你搞的鬼,故意弄开,但是我奇怪,难道你是随便遇到一个人就安排进去被偷拍?”

    张凡皱眉。    “不是,这是专门给你准备的!”

    徐晓茹轻笑。

    “什么?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我跟你也不熟?你何苦害我?”

    张凡大怒,立刻站了起来。

    “张哥,你难道就没想想,怎么会这么巧?”

    徐晓茹咕噜噜大眼睛转动,“你不会连这个都想不到吧!”

    张凡又是一愣,是啊,怎么会这么巧?为我准备的?难道她知道我会来,送文件?

    送文件!

    张凡眼前的画面一下子定格到了钱海英身上。  吗的,是她!

    老子昨天被她弄去跑了一天路,晚上又被收拾,竟然今天还不放过我,“娘的,老子要弄死她!”

    张凡转身就要冲出去,吗的骚娘们,你真以为老虎不发威,你就当我是病猫呢!

    见张凡如此冲动,徐晓茹也不淡定了,赶紧起身,芊芊玉手一把抓住了张凡的袖子,“张哥,别,你怎么这么冲动呢?就你这脾气,就是把你们办公室的头头位置给你,你也坐不到三天!”

    “老子也不稀罕什么乌位置!”

    张凡冷笑。

    “不稀罕,那你稀罕什么?你洋活着么?一个大男人,别说房子、车子,要是混的,连出门兜里都没有千八百块钱,还有什么尊严。你说你不稀罕,但是社会稀罕啊,女人稀罕啊……你这是跟自己过意不去。”

    徐晓茹,这个女人真有一套,估计是在局长身边呆久了,不但会察言观色,更知道男人的心里到底装着什么猫腻,别的话在张凡的耳朵里,也没办法兴风作浪,但是他那两句话却是切切实实的触动了他的痛楚。

    吗的,别说老婆、房子,兜里没钱的时候,连命都是人家的!

    他已经扯到了门口的身子忽然停住了。

    这个时候他要忍!五年的军旅生涯,什么东西他能忍不了呢?

    荒岛求生、体能集训、在冰雪天的冰窟窿里都能脱光了呆一个小时,在池塘的淤泥里都能掩藏三天三夜,吗的,就这么一点逼事儿,我就不能忍吗?

    张凡深吸一口气,“说吧,继续说你的!”

    其实徐晓茹也没想到,张凡会消气如此的快,“想你也知道,你们金鼎拆迁办的主任空悬着对吧!”

    “我对这儿真不感兴趣,为什么要把我拉进来,我只是一个小司机,小司机懂不?”

    张凡一听就来气。    “跟你这么说吧。”

    徐晓茹喝了口荼,“可以说你们办公室每个人都可以不关心,但是实际上每个人都在其中,这就是政治,这就是官场。就拿皇帝来说,你觉得几个人在争皇位,有一个成功的,那么没有争皇位的会置身事外么?绝对不会。而且官场还有一个原则,非己即彼,队伍总是要站的,因为你的脚下总是要有地儿不是。”

    “你说的也是有道理的,看你如此深谙此道,那么不是你太聪明,就是你太有背景了是吧!”

    张凡,若有所思的瞟了一眼徐晓茹。

    “我没啥背景,但是见的多了。”

    “说正题。”

    张凡催促。  “你现在肯定是恨死钱海英了,对吧!”

    “那还用说?”

    张凡哼了声。

    “那,我要说,你更应该恨的人是林副主任呢?”

    +1加载中

    第十五章 内幕

    徐晓茹的话耐人深思,张凡虽然震晾,但是却没有去打断她,她知道她有话要和自己说。

    事情肯定没有表面现象这么简单。

    这不是一般的圈套。

    应该是一个阴谋他感觉自己正在一步步的迈进一个很大的阴谋之中,这个阴谋在官场上来说,很正常,就像每天都在喝的白开水一样平凡,但是在他来说,这就是阴谋,完全颠覆了他以前的生活观。

    但是他躲避不了,只要你生活在社会,只要你在公务员系统,只要你想混下去,你左右都躲不过去。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