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制服下的名器

第10章

    这哪里是在shè精,简直是在迸发小宇宙,欢爱多日,只是几天前射过一次,每每蓄积,今天又背负起传递名器阴精的使命,数理并驱,空前不绝后,划时代的正能量风驰电掣地飞奔进小蝶花心深处,她只能嘶喊着承受这足以使她的世界天塌地陷的激射。

    她嘴里喊着“受不了”身体却如久旱逢甘雨的土地般倍享滋润,子宫口箍紧ròu棒,滴水不漏,阳精灌进去便没了踪影。

    他们都说,shè精后被女人舔洗ròu棒是再美妙不过的事,现在我要说,边射边被女人的花心吸噬才是王道!浑身的剧烈颤抖也掩盖不住花心如婴唇般的紧咬唆吮。

    小蝶口中胡乱叫喊呻吟着,微微上扬的嘴角和不时滴洒的眼泪让我对她的感受似懂非懂。

    我想,这也许就是“痛并快乐着”楚菲雅抓着自己的巨乳,手指已经把rǔ头捏出汁液,看到借助着我的力量已经把小蝶和自己深深联系到一起,可以拥有同样的名器,交集的百感渐渐融化为向往和欣慰。

    这次,我持续了长时间的shè精,具体多少下,已经不能计数,只盼经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把剩下一半实验成功,我享受快感的同时,把所有精神都集中在ròu棒上,细细感觉着。

    皇天不负有心人,小蝶的嫩穴果真开始了变化,原本的肉刺慢慢集中再分散,形成一层又一层的肉舌以至肉环,紧接着yīn道开始变深,花心的小嘴从棒身退向guī头,我及时描述着自己的感受,母女两个听了更是大喜,纷纷表扬我不辱使命。

    工作完成,快感消退了,疲惫和酒精开始上涌,和上次不一样,我是真的困了累了睡了……

    一夜无梦,据科学家说,并不是没做梦,而是睡得太沉,根本记不得,总之,是天昏地暗地睡了一觉。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一阵小心翼翼的敲门声唤醒了我,我缓缓睁开惺忪的二目,还是在这房间里,被子被踹到一边,低头第一眼就看到如雨后春笋般苏醒的ròu棒,我定了定神,拉过旁边的被子盖好,头还是有点疼,昨天真的喝太多了,开口让门外人进来,没成想嗓音嘶哑,没能发出声音,这时敲门声已经停止,我赶忙清了清嗓子,费力地又喊了一声,“请进!”

    高级木门没发出半点声响打开了,门外站着一位少女,定睛一看,原来是小艾,一双大眼睛向屋内望着我,见我还在床上就站在门口,毕恭毕敬地点头示意,开口道:“陈先生,您醒了,我可以进来吗?”

    好几天没见到小艾,让我这再次一见不由得看了又看,眉目还是那么清秀,样子愈发乖巧,像极了女佣甚至小管家,入神半晌才意识到我的失态,忙招呼道:“没事,没事,进来吧。”

    我努力从床上坐起来,但浑身疲劳显得很狼狈,小艾端着茶点,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把托盘放到床头柜上,拿起我旁边的一个枕头,为我垫在身后,并盖好被子。

    我裸着上身,被美女伺候,实在不好意思,接过她手中的被角,自己往上拉了拉,又清了清嗓子,打起精神,问道:“小蝶她们呢?”

    “小姐和夫人一早就去公司了,临走时告诉我不要打搅您,我怕您昨天喝酒太多,睡觉口渴,所以轻轻敲门看看您醒了没有,没想到还是吵到您了,请您原谅。”

    她说着,冲我微微一笑,表示歉意。

    我连忙否认,绝对没吵到我,是我正好口渴,她就送水进来,还夸奖她的及时。

    她把盛着食物和茶水的托盘端过来放在我腿上,接着说:“小姐在您手机留了言,您方便时听一下。”

    我拿起手机一看没错,按了播放键刚放到耳边,里面就传出小蝶那嗲嗲的声音说:“你这笨猪真能睡,自己爽完了就不管妈妈了,害得我陪她玩到半夜,累死了,一早又被她叫去公司,真得叫你好好补偿我,可惜我们来例假了,先放过你一星期,起床了就给我打电话,妈妈说如果时间早,就让你到公司来一趟,昨天的合同在客厅茶几上,一起带来,好了,不说了,我们得走了,哦!对了,告诉你,我的xiāo穴穴真的变得和妈妈一样了,爽死了!嘻嘻,拜拜!”

    我边听边笑,想着小蝶说话时可爱的模样,突然,余光瞟到旁边的小艾,她强忍着笑,站在那里。一定是手机声音太大,被她听到,我赶忙放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浓浓的香茗之气顿时四溢,上好的铁观音正适合酒后醒神。

    她也意识到偷听的尴尬,忙向后推了一小步,微微低头,等待我的指示。

    我开始藉机打量她,今天穿的还是休闲装,牛仔短裤、紧身T恤、不知道线条如何的两只脚穿着棉质拖鞋,但可以肯定,身材无可挑剔,双腿笔直,丰乳细腰,俏丽的脸庞瘦削略显坚毅,恐怕就是这种坚毅才驱使她不顾小蝶母女的包容接纳,而坚持做一个报恩的佣人,伺候这一家上上下下的琐事,如果不是做这些,她也必定是个雷厉风行,豪爽飒丽的女人。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迳自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一套西装,说是小蝶替我买的,看看是否合身。

    我目前是全裸的,就吩咐她先出去,她走后,我赶忙穿好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真的很合身,俨然一个职场精英甚至情场浪子的样子。

    看了看表,已经快十二点,现在去公司正好午休,就给小蝶打了个电话,她张口就是一通催促,告诉我下午要开例会,正好把昨天签的合同说一下,让我带着业务入职,不用从底层干起,可以服众,我边说边下楼开着车一溜烟直奔LANCOME公司。

    公司坐落在市中心一间写字楼之中,从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到巨大的霓虹灯LOGO,我不知多少次从这里经过,也曾感叹过它的实力规模,没想到如今要在这里展开新的工作。

    车子蜿蜒来到地下三层车库,一路上安保人员笔挺的站姿和规范的动作表示这是个高档的地方。

    停好车,旁边就是电梯,小蝶说高层办公区是在写字楼的顶层,我按下了八十八层按钮,电梯飞速上升,速度即使比台北一零一大楼的电梯慢,也不会慢太多,正享受着飞升的感觉,电梯缓缓停下,门开了,门外的世界明亮透彻,四处的光线包围着前台边一位身着制服的美女。

    只见她一张标准的锥子脸,皮肤白皙自然,黑棕色的浓重眼影和长翘的睫毛簇拥着一双深邃的眼睛,瞳仁又黑又大,可爱中充满神秘,鼻梁直挺,笑不露齿,尖尖的下巴不禁让我有咬上一口的冲动,细长的脖颈上装饰着一条亮晶晶的项链,制服双肩微微上翘,是很时髦的款式,胸部不算太大,但依然可以挤出一条乳沟,小蛮腰很细,但隔着衣服无法与小蝶做比较,不过双腿看起来要比小蝶略丰满一些,踩着高跟鞋十分有力,站姿优美地向我微微点头示意。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她开口问道,露齿洁白如玉的皓齿。

    “你好,是楚总叫我过来的。”

    “先生贵姓?”

    “免贵姓陈,陈正天。”

    “您就是新来的陈经理吧,楚总交代过了,请跟我来。”

    说罢,她单手轻向后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点头致意,大踏步地跟在她款摆的娇躯后面绕过前台的屏风,迳直向走廊深处走去。

    两边全部是办公室,每间全靠玻璃隔断,透过走廊的玻璃可以直接看到楼外,难怪整个办公区光线如此协调自然,员工大多在自己的电脑前办公,和我预想的一样,化妆品公司,性别阴盛阳衰,比例严重失调,妙哉,妙哉!

    但仔细留意每张脸孔,又呈两极分化之势,丑的丑,俊的俊,似乎很难找到一个“平常人”我一路走一路看,不知走了多少步,才来到尽头的总经理办公室,与其他房间不同,私密性很好,而且非常气派,红木大门左右对开,前台小姐简单通报一下,把我让了进去。

    楚菲雅的态度,严肃中透出点热情,毕竟有外人在场,不能张扬,待门关好,笑容才绽放出来,起身迎接我。

    我则单手插进口袋里,过去握她的手,她一怔,显然不习惯这简单的同事间的礼节,顿了一下,才和我的手握在一起,并上下打量我几眼,开口道:“陈经理,穿西装还挺帅嘛!”

    “呵呵,要是脱了西装呢?”

    我挑挑眉,色眯眯地问。

    “去,小点声,别让别人听见。”

    楚菲雅白了我一眼,过去把门锁好。

    我不管她,环顾四周,问道:“楚总不带我参观一下?”

    她会心地一笑,一阵香风扑面,过来挽起我的胳膊,带着我往右侧的一扇门走去。

    打开门,原来是一间书房,书架、电脑、沙发、摆设井井有条,风格现代,书架上满是时尚杂志,五颜六色,电脑屏幕上闪烁的是办公区实时监控录像,沙发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套精美的茶具,茶壶在“呜呜”冒着热气。

    “你平时在这里休息吗?还是‘垂帘听政’?”

    我打趣地问。

    楚菲雅放开我的胳膊,去点击电脑屏幕上的监视框,说道:“没那么严重,员工自觉性还都不错,只是这样更心明眼亮一些,至于休息嘛,光靠这个沙发肯定不行,休息室在另一边。

    说着,她又挽起我,开门向对面房间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低头看她,有种莫名其妙偷窥的感觉,从衬衣的开口间,可以领略双峰高耸的挺拔和鸿沟深陷的无际,随着步伐的节奏,两颗乳球上下跳动,与刚刚窥视过前台小姐的那两颗相比,更显风浪汹涌,波澜壮阔。

    生香双莲,迈步行一直线,小腿纤细而大腿矫健,黑色高跟与透明丝袜反差出迷人的线条,摇而不颤。

    发髻高挽,眉梢鬓角万种风流,一双凤眼楚楚动人,英气中夹带妩媚,皮肤吹弹可破,鼻尖翘挺,两片香唇娇艳欲滴。

    我对她这难得的正统打扮正看得出神,她已推开房门,原来是一间卧室,整个房间淡紫色基调,壁挂宽幅液晶电视,一张大床柔软舒适,单人沙发的造型很特别,线条呈波浪形,没有扶手,在上面可以半卧半躺,看起来就是个休息的好地方。而最吸引我的是墙角一扇半开的门,在这有些昏暗的房间里射进一束刺眼的光线。

    “还有一间?”

    我指着那扇门问道。

    楚菲雅笑了笑,没回答我,迳直走去。

    我跟在后面,等她把那扇门完全推开,向内看去真是别有洞天,这是大楼顶层的一角,房顶和两面墙都是透明玻璃,两面玻璃墙的夹角正好摆设一个三角形的超大浴缸,与其说是浴缸,不如说是个小游泳池,里面荡着清澈的池水上面还漂着花瓣,透过玻璃看去,城市尽在脚下,一览无遗,也难怪楚菲雅有如此非凡的气质。

    门侧还有个小酒柜,看来她还喜欢在舒缓神经之余喝上几杯。我环着她的纤腰,头侧在她耳畔,想像着美女泡在浴缸里神情自若酒杯沾唇的样子,都有些醉了。

    “看够了没有?”

    楚菲雅磨蹭着我的脸颊,轻声地问。

    我没回答,把她侧过身来紧抱入怀,一口吻住她的香唇,她先是一惊,很快就进入状态,把舌头伸进我嘴里纠缠起来。

    她的津液是那么香甜可口,鼻息如兰,被我紧紧抱在怀里,胸口相贴,很快就感觉到她一对巨乳的起伏。

    楚菲雅修长的手指在我脑后摩挲,用一条滑溜溜的香舌与我的舌头搏斗,终将我的挑逗进她口中再加一番吸允才罢休。

    我则把双掌抚在她圆润的美臀上,时而捏弄,时而挤压,像是要把她榨出水来。楚菲雅调皮地轻扭圆臀,把我手里的丰满触感弄得若即若离,我等不及了,一手揽住柳腰,一手“啪啪啪”连打在臀肉上,声音清脆撩人。

    “啊!变态!你打疼我了……”

    楚菲雅娇嗔道。

    我揶揄道:“忘了昨天晚上怎么求我打你了?反倒说我变态?”

    说着,我打得更起劲了。

    楚菲雅不干了,单手下来一把抓住我早已勃起的ròu棒,上下抚弄着说:“你别忘了,我可是你老板哟!”

    “那还不给新员工来个欢迎仪式?”

    我捏着她尖尖的下巴说道。

    楚菲雅心领神会,却皱起眉头道:“可惜我和小蝶都来了例假,改天给你补上好不好?”

    我低头看着高高撑起的裤裆,自言自语道:“那你就要问它了。”

    楚菲雅的手始终没离开我的下身,她自然明白这根东西一旦性起有多么难对付,抬碗看了下手表,眼珠一转,叹道:“真拿你没办法,给你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吧,可要速战速决哟!”

    我连连点头。

    她掏出手机拨了电话:“小蝶,咱们的新同事来报导了,在我房间里,快过来帮我!”

    挂断电话,她把手机随手往床上一扔,看着我的双眼蹲下,双腿向两边大大分开,手指轻盈地拉开拉链,从里面很费力地掏出我那根青筋暴怒的ròu棒。

    “昨天晚上刚射过,还这么吓人啊!”

    楚菲雅脱口而出感叹。

    我一把抓住挽在她脑后的发髻,本想让她先舔一舔,没想到她张大朱红的丰唇,一口吞下半截ròu棒,舌头不动,用喉咙前段允吸起来。虽不是深喉,玩起来一样有乐趣,楚菲雅的喉咙竟然在被ròu棒抵住的情况下可以蠕动,时松时紧时进时退,把guī头上每一寸神经都蹂躏一番。

    要知道,男人也是需要预热的,这突如其来的新玩法我还真的有些难以招架,双腿发软,腰眼酥麻,扶着门框的手不由得用力抓紧。

    轻轻地,门开了,小蝶倚着门唆吮着自己的手指,一副渴望舔舐的样子,双眼直盯着进出在楚菲雅嘴里的ròu棒。

    楚菲雅也看到了,吐出ròu棒,擦了擦唇边的口水说道:“小蝶,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我给陈经理开个欢迎会!”

    她说着,站起来,五根纤纤嫩指牵着我的ròu棒,来到那个波浪形的单人沙发前,扶着我坐下,屁股刚一挨上坐垫,那软绵绵又充满弹性的质感就传上来,整个人躺上去,身体轻飘飘的好像浮在云端。

    小蝶也走过来,边解衬衣的口子,边问道:“妈,咱们两个都来例假了,怎么……”

    楚菲雅白了她一眼,嗔道:“真是个傻丫头,忘了昨天咱俩怎么说的了?”

    “哦!对了!嘿嘿……”

    小蝶坏笑着已经衬衣和前扣式内衣的钮子,一对饱满的乳球挺在胸前,过来帮我脱裤子。

    楚菲雅也开始解自己的钮子,还把小嘴凑过来和我深吻着。

    很快,两人似乎都准备妥当,分左右蹲在我腰间,四只巨乳晃荡荡露在制服外面,两人开始接吻,丝毫没有以往的亟不可待,而是那种轻柔暧昧的吻,四片娇唇轻轻碰触,楚菲雅涂着深红色唇膏的那两片比小蝶粉红色的那两片稍稍主动一些,慢慢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正好滴到我的ròu棒上,而两人四只巨乳也挤靠在了一起,把我那旗杆一样的ròu棒牢牢夹在中间,她们rǔ头相交,已经被对方撩拨得勃起,深深的乳沟夹着ròu棒上下套弄。

    巨乳就是巨乳,完全不用手,单靠挤压,就能做到密不透风,而且胸前的皮肤滑腻柔软,与插穴相比是另一种美味。

    母女二人越吻越向下低俯身体,直到guī头上方才分开一点,很准确的一下就把guī头夹在中间,继续吻着,视觉上比刚才的力道稍大了一些,慢慢的,两人侧过头,张开檀口,一人一半把guī头含在嘴里,这感觉简直太新鲜了,以前都是由一个人含入,用湿热的小嘴把guī头和一部分ròu棒完全包裹住,上上下下套弄取乐。而现在,两个绝世大美女一边接吻,一边为我的guī头做着口交运动,快感是横向的,围绕guī头和冠状沟轻吮,弄得更加麻痒。

    我舒服地躺在沙发上,不用怕像刚才一样腿软站不稳,可母女二人联口,比刚才还要刺激几分,而且愈演愈烈地伸出舌头,似接吻似口交地互相追逐,明显看到我的ròu棒倍受刺激一点点长了。

    两人好像把这当做游戏,一饱口中淫欲,还不住地闷哼嬉笑,玩得好不热闹。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人美臀送上一掌,抚摸拍打,为她们助兴,更为自己解围。臀肉玩够了,开始摩挲她们的丝袜美腿,摸着小蝶的黑丝腿,纤细中透着丝丝肉感,苗条而不枯瘦,再摸楚菲雅的透明丝腿,是成熟美妇中的极品。

    她们口舌纠缠,一人一边由上到下把我的ròu棒舔了个遍,口水像淫液般把我的阴毛弄得一片泥泞,这还不肯罢休,两人使了个眼色,小蝶的舌头便爬上顶端,张大嘴一口吞下guī头,毫不犹豫地插进喉咙深处,她早已掌握了其中玄妙,深喉对于她来说已然轻巧。楚菲雅待她一切准备就绪,就把玩起我的睾丸,并轻咬ròu棒。

    这种多管齐下的感觉妙不可言,多重刺激缠绕着下体,各有各的不同,再加上眼前这对制服母女共侍一夫的乱伦场面,我已自知很难再把持住。

    兴奋之下不知道ròu棒已经长到多长,只能看见还有一部分露在外面,整个棒身像烧红的铁棍,坚硬火热。

    “陈经理……这欢迎仪式怎么样?”

    楚菲雅忙里偷闲问道。

    我紧咬牙关:“好……楚总……舒服……”

    “想不想射出来?”

    她继续问。

    “早就想了。”

    我答道。

    “那好,小蝶,咱们快一点,帮他弄出来!”

    楚菲雅抓住棒根一用力,“咕”地一声把guī头从小蝶嘴里拔出来放到自己嘴里,翻身跨坐在我上面,性感的丝袜美臀对着我的脸,往前一探身,guī头顺利地插进自己喉咙,并用手撸着露在外面的那一截,而小蝶则举高我双腿,把肛门完全暴露在她面前,跪下来,舌尖在会阴处稍事舔弄,直奔肛门,双手各抓住一个睾丸,开始团弄。

    没想到母女二人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我下身完全被电流笼罩,腿不自觉地震颤,双手无所适从,抓住眼前楚菲雅的美臀,开始大力地揉捏,换来她一阵阵闷哼,这哼声从喉咙里传来,物理震动把guī头震得更加酥麻,而小蝶的温软嫩舌在肛门又舔又钻,更是要人命。

    不多久,我就到了忍耐的极限射意紧逼,抓起楚菲雅不堪一握的小腿,将将要把她丝袜扯破,全身紧绷,呼吸困难,大喊着:“不行了……我要射你们这两个骚货……射了……射了!”

    楚菲雅时机拿捏得很到位,在ròu棒几次鼓动下猛地拔出guī头,一股浓精激射而出,简直可以听到shè精时“噗噗”的声音,她大张着嘴去接,一连射了十多下,嘴里满是jīng液,已经开始往外溢,这时她把小蝶拉过来接替她,小蝶第一次被口爆,慌乱之中嘴里、脸上甚至头发上都白花花一片,索性把guī头含进嘴里,品尝人生的第一次“男人味”又射了近十下,这才缓停。

    久违的jīng液味道,让楚菲雅乐此不疲,眯着双眼把液体在口中来回翻搅,如同品尝美酒一般,而小蝶则像吃到冰激凌,舔着嘴唇咂着滋味。

    楚菲雅深得其味,饱尝之后如数吞下,见到小蝶脸上的那些残留液体可不敢浪费,在她脸上连舔带吻,全部收入口中,接着托起小蝶下巴,开始向外吐,只见那jīng液从楚菲雅的红唇中拉出一条长长的丝线向下滴,小蝶早就张开小嘴,如嗷嗷待哺的小动物,等待妈妈的赏赐。带着小蝶脂粉的味道,她并没有吞下,而是站起身来,用同样的姿势和方法,吐还给楚菲雅,混着jīng液和口水的液体,在母女二人口舌之间来回传递,渐渐地,两人又吻在一起,深情地给这次欢迎仪式划上句点。

    突然,敞开的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