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家追妻:帝少老公不离婚

1369.第1369章 1365晕倒5

    “是呢”点点头,算是接受了我的理由。

    付了钱,走人。只是在我送了他戒指以后,他硬是拽着我要送一份回礼不可,丫丫的,这家伙怎么就那么别扭呢。不过,回礼啥的,也是应该的吧。被他缠的烦了,每看到一样东西,都来一句,这个怎么样,不烦才怪了。所以,我就随便指着那个画画的地摊,郑重其事的说道,“呐,让人家给你画个素描,送给我吧”其实,俺心里想着,这在他成名以后该多值钱啊,再让他签个名上面。

    “一起”这样的地摊不止一个,所以,他将我也拉到旁边的椅子上,分别让他们作画,不是吧,要好久的啊,我坐不住的啊。我可真是没事找事啊。

    当民间艺术家勾勒完最后一笔,已是日落西山之时。手里捧着这栩栩如生的作品,感慨万千。果然是很像的啊,就连眉宇间隐隐含着的一股抑郁之气。还有那嘴角迷人的线条,上仰的幅度,微微抿起的性感之涩。那大大的眼睛,黝黑而明亮,透露着智慧的讯息,隐藏着,浓密的睫毛,遮挡不住的诱惑的光芒。仅仅只是简单的对视,却也逃脱不了的脸红娇羞之情。剔透的肌肤,找不到半点破坏美感之物,如玉无瑕。至于那触感,不好意思,我还没摸过的啊。整体一派清透之色,正像是邻家弟弟一般的存在。无论是上辈子,还是如今,他一直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值,不蔓不枝,仿佛一眼就能看透其根本。

    “来,把你名字签上啊”这副画作我很满意,将之递到他的面前说着。

    “恩,好”然后,洋洋洒洒的写下吴庚霖三个大字,只是。

    “你的签名怎么那么难看啊”不是说人如其名的吗,这字写的,难道是比划太多了的缘故,跟鬼画符似的,“我说,阿布啊,看你长的那么帅,怎么可以写出这么丑的签名呢,所以啊,赶紧多去练练吧”语重心长的教育着。

    原本在听到我说难看的时候,他的脸,因为窘迫而再次变的红润,只是在听到的谆谆教导之后,那脸色有像青黑发展的趋势,满头黑线的说了句,“那么果果也来签个吧”话说,乃这是啥心里啊,啊。被带坏了啊,悲催的娃。

    “哼哼,小样,想看我笑话,啊”我也不多说,要说,我对自己的签名还是很有自信的呢,怎么说也练过一段的啊,只是因为我写字的习惯,总喜欢在最后的比划上多绕个弯,所以,璃字的右下半部分就显得很大,但是很具有美感,“咋地,你还まだまだだね。”台湾有教日文的,所以我知道他听的懂,这句越前龙马的名言。

    吴童鞋已经被打击的绝对无言了。

    今年暑假,学校组织去上海旅行。我个人对这些旅行啊什么的并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原本也就不打算去的,可是经不住老妈在耳边的喋喋不休,经不住自家小妹一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只好收拾上几件衣服,跟上大部队了。我有航空性中耳炎,所以对于要乘飞机,就是更加的感到不爽了,因此对于此次旅行,我终究还是抱着一种抵触的态度。

    台北离上海不远,没几个小时就到了。对于班里其他同学的兴奋雀跃之情,我选择无视。带队老师好不容易压下同学们如火的热情,带着众人前往下榻的酒店,车厢里掩盖不了的叽叽喳喳议论之声。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几小时的飞机还是让我感到不舒服,脑袋还处于嗡嗡嗡的状态。

    “吴庚霖,你怎么了,没事吧”坐在旁边的班长小声问道。

    “没事”我也没睁眼,就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下午的行程,我也推托了没去。只是第二天,还是被自己的哥们给拖了出去,连续几天。只是我应该感谢他们的,因为我们的相遇。

    那一天下午,太阳不大,还有风。我站在上海的外滩,江的对面就是东方明珠电视塔,脑子里也都不知道还在想着什么,突然一个东西就撞到我的脚上。转过身,正是一个蹲在地上的女生在捡着掉在我脚边的苹果,无意识的就问了一句,“没事吧”。

    “呵呵,没事,我的苹果太淘气了啦,跟我玩捉迷藏来着”声音很好听,就像是黑白键弹奏出的美妙音符。同时,整个人散发着一股亲切温和的味道,像是大自然的纯净气质。只是,在看到我的刹那,她呆立原地,僵硬的面部表情,告诉我此时的她是如何的震惊。她的双眼,直直的看着我,看透我一般,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般的注视,像是酝酿了一世轮回般的执著,让我的心脏狠狠的撞击。哪怕一眼,仅仅一眼。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奇怪啊,即使是那个为了要见我一面,而在雨中苦苦等候的女生,都是无法让我有这样的感受的。

    停顿是短暂的,之后,她又奇迹的说出我的名字,学校,出生地,生日等等,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恍惚中还以为是同校的学生。感觉她挺有意思,然后我就说叫她果果,她的脸上立马就出现三个字,我不要,显而易见的,直接的可以。原来她姓王,叫王璃,琉璃般璀璨。然后她也报出一大串的名字,可是怎么看怎么都跟我没关系的啊,为什么要按在我的头上,不解。还给我取了个艺名,炎亚纶,只是我从来也没想果要进演艺圈的啊。还说到三围什么的,真是让我吓了一跳。然后,之后的交谈,就让我更加确定了,果然她淳良温和的外表是假的吗,简直是一典型的无赖啊,只是,为什么我并没有对她反感,反而还是理所当然的样子。还说自己是预言师,当时听到这里我只是觉得这个女生真的很有趣,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真正的发现,预言师什么的果然是她吗。

    最后突如其来的一个拥抱,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尤其还是在有认识的人在场的时候,果然是有预谋的犯罪呢,这家伙正是看到班长过来了,才上演的这么一出。“嘿嘿,这是我送你的礼物”耳边还能听到她那调侃的声音,真的是很过分的啊。只是,为什么我却不觉得生气,反而是因为这样近距离的拥抱而感到欣喜与雀跃。就像之前,她突然的就抓住我的耳垂,感觉一下子变的好烫,不论是耳朵,还是身体各个器官,一种幸福的感觉,只是为什么我要脸红啊,堂堂男子汉。

    回到酒店没多久,这件事就被传的沸沸扬扬了。几个哥们,不住的调侃着,还打探着她的消息,还说着要见见之类。私心里,我不想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更不想将果果介绍给他们认识。我知道我自己长得还是可以的,毕竟在自己学校还是有很多女生跟自己告白的,只是不论是哪一个,我都没有那份雀跃的感觉,那种心心念念,那种强烈的独占之欲,只是,在这件事上,我却产生了刹那的胆怯之感,我只想让它成为我一个人的秘密,一个人的美好。只要想到她说的明天再见,我就开始期待着,那又一次的邂逅。此时此刻,我是多么感谢老妈跟小妹,要不是她们的眼神攻击,我也不会硬着头皮来参加这次旅行,也就不会遇到这么有趣,这么让我有好感的女生——果果。

    没有约定具体时间,也没有任何通讯工具能够让我跟她联络。一上午的时间,豫园,已经让我逛的熟悉无比。下午是由我们自由安排的,我坚信她一定会来,所以,在这里继续等着,明天的早晨,我将离开。这一次,我是多么不想走,当然,私心里更想把她也带走。果然,她还是来了的,而且,还是奔跑着。我知道,她也是在找我的,心里那份再见到她的忐忑与不安,渐渐消失。今天的她,穿着一身休闲运动装,身材真的很好啊,穿什么像什么的,活力四射的样子。

    不知道嘀嘀咕咕的,在说些什么。我伸手想跟她打个招呼,岂料差点就被袭击。是的,她居然还会功夫?!为了不打到我,她将我推离她的身边,而自己却必然的往地上倒。我怎么可能看着她摔倒呢,快步走上前,伸手一捞,拉进自己的怀抱,还是那种好闻的味道啊。(味道,啥味道啊)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她,前几次我都没那个勇气的啊,如脂的肌肤,光洁白皙,没有半点的瑕疵。眼睛很大,泛着活泼又调皮的光芒,一看就是很喜欢算计人的那种捣蛋鬼。眼睫毛一翘一翘的,吸引着众人的视线。鼻梁坚挺。嘴唇红润,泛着诱人的光泽。真的是像苹果一样的吸引着人的品尝啊。

    “呵呵呵,你就当我脑抽,自个儿在演动作片来着”当她玩味的回答我的调侃之时,我开怀的笑了。说真的,跟她在一起,总能让自己很开心的呢。只是,在她脸颊泛起可疑的红晕之时,我才发现她居然也是会害羞的,真是让人惊喜的发现。只是我偶尔的调侃几句,居然换来她的一个亲亲,想着以后是不是应该多来几次啊,虽然,我也是如她愿的脸红了的。她亲我的速度很快,没有半分停顿,也很淡,就像蜻蜓点水一般,但是这一份感觉,这一次欣喜,还是深深沉淀在我的骨髓里。当四周的掌声响起,我们才发现居然给那么多人上演了真人版,然后,她拽起我的手就跑了。拉着她的手的感觉,让我像是通了电流一般,惊喜。脑袋后面还是扎着跟昨天一样的马尾,从辫子的长度来看,她的头发应该也就及肩。发质浓密而乌亮,一摆一摆的,随着她身体的跑动而上下起伏着。隐隐的,还能闻到空气里传播而来的一阵清香。诧异于自己脑袋里突然蹦出的一个念头,或许永远这么被她拉着奔跑也不错,紧紧的,注视着她的侧脸。

    看似很远,其实很近。看似很长的一段路,其实仅仅只在一瞬间。

    在她带着我冲出人群之时,明显的感受到另外一个拉力。对于突然出现的第三者,我觉得很是不爽。瞥头看去,一个男生的背影,年龄应该跟自己差不多,见她对他没有半分的排斥,我知道他们肯定是认识的。作为一名男性,有着与生俱来的战斗天性,无意识的会将出现在周遭的同性视为假想敌,何况还有一个中间因素的存在,敌意更甚。只是在还没弄清楚他们的关系之前,烦躁,敌视,只会恶化我们之间的距离,所以,冷静是我现在的武器。

    气氛很压抑。面对眼前这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男生,一个一眼看上去就是很严肃的那种类型,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显露,另一个从始至终都带着温和的笑容,要是别人看到,一定以为他的情绪也是如此飞扬,只是,哪怕对方只是一丝丝的敌意,我还是敏感的可以感受的到,这都是虚假的做派啊,用来迷惑人的。果果将我介绍给对方,只是冠以台湾同胞的前缀,我听了不是很爽,虽然这是事实。我很想知道,在她的心里,我究竟是她的谁,在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以后。简简单单的朋友两个字,是否还合适!

    我们三人进行短暂的交谈,当然这也是我所希望的,有些话毕竟不能在她的面前提及。他们的问题很简单,不外乎是两人怎么认识的之类,只是,言语之间带着浓浓的敌视意味。当我坦白的讲明一切之时,那股味道就更弄了,居然有着笑里藏刀的肃杀之感。不可否认,我就是故意的,我要让他们嫉妒,当然,作为等价交换,我也问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所谓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什么的,也是一种危险的羁绊。所以,我更加纠结于明天就要回台湾的行程,尤其是在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明显气温回升的状态之下。当然也同样的得益于此,他们两人还貌似好心的同意让果果陪伴我一个下午,其实,我想即使他们阻止,果果还是会不顾一切的陪我的,我相信。乃哪来的自信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over--></div>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