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家追妻:帝少老公不离婚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370.第1370章 1366晕倒6

    哪怕这里我已经完全逛过,哪怕逛的不止一遍。只是为什么,本来应该觉得烦躁的事情,在和她一起做来,却是只有开心。一起吃着小吃,看她咬在嘴里,呈现一派幸福不已的情景。一起流连于各个小铺,看她为了一样喜欢的小饰品,与店主讨价还价的情景。在堆满各色娃娃的小屋,她也会把玩一番,一手一个的满足。在挂满华丽旗袍的店铺,她也会比划一番,然后唉叹自己的某些不足。一举一动,一形一态,跟普通的女生毫无半分差别,只是为什么,我的眼神确是不论如何离不开她的身边。我刚想说,汤包里面的汤汁很烫,她就已经猛的一口之后,吐出了舌头。我才想说,这帽子不错,她就已经利落的罩在我的头上,还不住的点头,表示满意。阳光很美,她笑的很甜,这种简单而平凡的生活步调,让我很是满足。

    在一个精品屋,她为我挑了一枚尾戒。上面的线条很简单,一目了然。我喜欢这份素雅,干净,清爽,低调的奢华。只是为什么是尾戒,那所包含的意思不是自由,单身吗!只是在她加上了一句,“这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啊”之后,一切都变的无所谓了。不过,所谓定情信物之类,不是应该有男生送的吗!似乎,跟她一起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处在颠倒的位置啊,比如拥抱,比如逃跑,比如现在的定情信物。该说她太男性化,还是该说自己跟不上她的步伐,不论是那种原因,我都甘之如饴。我不存在什么大男子主义,只是和女生出来逛街,男生付钱什么的,该是天经地义,所谓的风度啊,就是这样然而,她却打破了这个规则,在她的概念里,既然这是送给我的礼物,那么就应该由她出钱的,不然就失去了送这个字的意义,原则与原则的撞击,显然败下阵来的肯定是我了。(显然已经忽略了俺后面的那句“诶,这样啊,那么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做个纪念吧”)一句“警告你啊,即使它生锈了也不准拿下来啊,听到没”霸道的可爱,那么就一直戴着吧,直到她说的给我买个更好的的时候,只是怎么能让它不会生锈呢。

    作为回礼,是的,我也要送点什么给她才是,不然,我怕她会忘记(乃对自己也太没有自信了啦,话说俺过了一世了都没忘记你呐)。很后悔怎么就没带相机,连照几张相的机会都没有。不过画张素描也不错的啊,只是不怎么好保存。拉上她一起,一个小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余光已经瞄到她好几次挪动位置了,真是个静不下来的人啊(哪有啊)。很像,就像照片拍下来一样的效果。那透亮的眼神里,泛着调皮的光芒。还有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呵呵,恐怕是因为坐太久,而不自觉产生的不耐之感吧。嘴角也是有些嘟起,可爱的样子,真的是让我欲罢不能。各自签下自己的名字,当然,其实她对于自己被画成这样,是有些不满的,只是看我执意要这张,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我喜欢她这个样子,那么的自然。说到签名,又是被她笑话了一翻,我觉得惭愧无比。她的签名很有个性,收尾处还会绕一个大弯,就像她一样的淘气。回去一定要把这张画像裱起来呢。一句“咋地,你还まだまだだね你还差的远呢。”说的我无地自容,好吧,还得苦练我的签名。

    这一天,我玩的很疯狂,很肆意,感觉从没有像这样放开过自己了呢。我知道,她的身影,在我心里已经成为一道无法割舍的风景。正如昨天所说的,“虽然不会预知未来,但是我相信该是会有你”,只是,究竟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我想问一句,我是你的谁,你把我当谁呢(亲亲炎亚纶啊)。不想这么突兀的就问出这一句,毕竟认识的时间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怕吓到自己,更怕吓到你。不曾想到,只是这一句,我是你的谁,居然会拖到那么久以后才问出口,而那时,早已尘埃落定。

    坐在回去的飞机上,奇迹的,半点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傻傻的注视着手里的手机,期待着它的响起。你没有来送我,这是必然的,只是,心里还是泛着空落落的滋味,很不好受。还没走,就已经泛起相思了呢,我一阵懊恼。

    “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班长问道。

    “没事”没有理会她的关心,现在的我,很是烦躁,因为离开,因为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紧紧的捏着手里的手机,靠在椅背上假寐。

    还是走了呢,飞机,起飞。

    我是你的谁,告诉我。

    回到家,仔细的将这张很是具有,不论是收藏价值,还是货币价值的画作,小心翼翼的收入自己的背包之中。或许,还是藏在什么空间袋里妥当吧,只是,空间袋太多,只怕到时候不好找的说。

    祢纭照例将我带进异世空间,只是,从头到尾,他的过分安静,让我觉得很是诡异啊。难道我又哪里做错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看吧,现在的我,已经被他们训练的有神经反射效果了。

    “女人,”其实我还是女生啊,“你怎么可以随便去亲一个普通人类”月,爆发了,看那刻画分明的脸部线条,还有那因为过分生气而张扬着的双翼,一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的感觉。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而已”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将受害程度降到最低,才最实际啊。

    “你都没轻轻碰过本王”好吧,月,你是在吃醋,是吧。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就让他给产生了这样不正常的观念,话说,作为远古神兽啥的,怎么都已经喜欢同类的吧,可明明俺跟乃不是一个级别的啊,还不是一个种群的呐,要是生个后代出来,算杂交的吧,晕死。

    “好吧,就只是轻轻碰一下啊”说到这里,月那家伙,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连身后的双翼都忘了收回去。还乐的没边,没边的。看着这张诡异的脸,放大在我眼前,话说,真的很符合我的审美标准啊,颜控什么的,最给力了啊。

    “看来璃璃是真的不喜欢我呢”才亲完月这边,祢纭那哀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这都啥事啊,一个个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给我送来这么两个家伙,要是我真的哪里错了,我改还不行吗。打又打不过,就月那能力,还是算了吧,外加还是一个无赖的典型,所以,我是被吃定的分。说又说不过,就祢纭那嘴上功夫,外加一个眉头一皱,我就不忍心的主,所以,投降的还是我。两人又是那么的符合我的美型观,这日子是没法过了啊。结果很明显,一人一下,谁也不偏袒谁。

    “哼,幼稚”总算是让他们两的气都消了一些,眉开眼笑的,比四周的花儿都要来的艳丽,只是这突然冒出来的是啥声音,真的很破坏美感啊。

    “炙,你个家伙,有种就出来跟本王单挑”窘,月啊,乃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了呢,真是被猜中了啊,诶,都多大年纪了。炙,理都没理他,连一个鼻音都懒得欠奉。

    “额,祢纭,我们是不是该开始修炼了啊”顾左右而言他,反正他们两个的矛盾已经是上万年了的,调和什么的都是浮云啊。所以,俺们还是该干吗干吗吧。

    “今天教你召唤术,以你现在的等级,完全可以召唤出暗黑空间低等的生物了”祢纭说着。然后将不知道是什么语种的咒语,细细的念了一遍,还分段说明。话说,这啥狗屁到遭的咒语啊,怎么那么长,还来个分段的,吓人的啊。“记住了吗”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只是,啥,什么记住,我都还没听到什么呢,那单词什么的,也太拗口了吧,虽然你念出来的时候很好听,像是唱歌一样,搞的我都要睡着了。

    祢纭看着我一副朦胧的样子,轻叹一口气,然后,无奈的又重新念了一遍。话说,乃叹什么气啊,不就让你再念了一遍吗,虽然这花费的时间是有点长了的。然后,装模作样的坐在那张石床上,开始嘀嘀咕咕。小黑母子,就坐在不远处,看着我们的互动。小小黑们现在已经长的很大啦,虎头虎脑的样子,超级可爱的呢,那水汪汪的碧绿色眼睛,像翡翠一样的,很是漂亮。好想带一只出去养养啊。可是又不希望他们母子分开,毕竟小黑那个造型怎么也不像狗的吧。长翅膀的狗!

    咒语到了我的嘴巴里,就像是绕口令一样。而且还是国外的绕口令。有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发音,只能拿中文去拼凑。祢纭对于我的语言水平真的很是无语,绝对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了。只是善良!的本性,只能让他压抑住内心的怒火,还得笑眯眯的继续他的园丁工作。好吧,虽然他的面部表情有貌似抽经的现象,请华丽丽的无视吧。

    “璃璃,我真没想到原来你的嘴巴,那么的笨”其实他是想说,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人,只是为了我的面子着想,就改了台词。

    “哪有啊,是这咒语真的是太繁琐了啊,还有这都是啥语言啊”明显的推卸责任啊。我就推卸了,咋的,来打架,哼哼,我不怕(拽的跟个二百五似地)。

    “这是暗黑空间的上古魔语,现在的魔界,暗黑空间如今的通用语,还有冥界,他们的语言分别是由此演化而来”祢纭解释着。

    那不就是跟甲骨文一样的档次了,难怪我不懂啊,人家习惯了方块字的啊,还是简化后的那种。又默默的念了无数遍,嘴皮子都达到一个境界了,时间同样悄悄溜走。嘴巴干的,已经不是一次二次的问题了,还好上次那种果子还有,祢纭又给我弄了好些过来,嘿嘿。

    “试着将自己体内的暗黑元素融入到咒语里面,然后慢慢的念出来”遵循着他的执导,只是,我怎么融入啊,诶,可不可以说详细一点啊,俺不懂的说。怕被他们两个看扁,还有小黑母子,要知道刚刚在练习咒语的时候,小黑那家伙可是也拿鄙视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的呢,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小样。所以,我试着将暗黑元素融入丹田之内,然后,用丹田的气流来传出声音,念出所谓的咒语。

    咒语很长,早就说过了的,所以,在这段漫长的时间内,谁也不知道会发生啥事,结果就是,周围开始慢慢的升起一股白烟,就在我的身边位置。祢纭他们一眨不眨的看着,此时已进入入定状态的我,以免发生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所以,月也是紧张万分的,拭目以待着。要知道,如果换成是其他什么人,他们也是不会那么紧张的,这不是因为是我吗,啥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的主啊,诶。果然,未雨绸缪这样的事,还是绝对不能少的啊。身边的白烟越聚越多,就连一向淡定的祢纭,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对了。

    “怎么回事”月,早已在一旁叫嚣了,但又不能太大声,毕竟一旦进入入定状态,是不可以被打扰的,不然,入定者最低也会被伤成个白痴的啊。

    “原本以为就是召唤出低级的暗黑生物的,可现在看来,璃璃的例外之处又发生了啊,不知道会弄来什么等级的,只是等级相差太大的话,璃璃会控制不了啊”祢纭好看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啊”我身上一阵抽搐,感觉所有的力量都被抽空了一般,额头上密密的冒出一层细汗,脑袋也是一阵胀痛,忍不住尖叫出声。一口气扑出,整个人就像是散了架一般的无力,软到在床,昏迷。

    “璃璃”“女人”“主人”三个声音同时响起,月更是一个箭步上前,拥住我的身体。冒着必须加长自身修复时间的危险,不断的,从手心传灵力给我,只是,貌似他忘了自己是光明属性的了。

    “噗”一口鲜血吐出。

    “白痴,她现在缺少的是暗黑元素,你是光明属性的,笨蛋”炙,嚷嚷着,将月骂的个狗血喷头。只是,此时的他,完全没有那个跟他斗嘴的心情。

    晕死,这乌龙可够大的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over--></div>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